第十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高寒坐在可慧的病床前面。

可慧住院已经一个星期了,她进步得相当迅速。除了折断的腿骨上了石膏以外,其他的外伤差不多都好了。生理食盐水早就停止了注射,她的双手得到自由后就片刻都不肯安静,一会儿要削苹果,一会儿要涂指甲油,一会儿又闹着要帮高寒抄乐谱……她的面颊又恢复了红润,眼睛又是神采奕奕的,嘴唇又是红滟滟的,而且,叽叽喳喳的像只多话的小麻雀,又说又笑又叹气。她恨透了脚上的石膏,担心伤愈之后还能不能跳迪斯科。望着高寒,她的眼光里充满了同情和歉疚:

“高寒,你真倒楣,要天天来陪我这个断了腿的讨厌鬼!你一定烦死了。”她伸手摸他的下巴,他的面颊。“高寒,你好瘦呵!你不要为我担心,你看我不是一天比一天好吗?”她又摸他的眉毛、眼睛、头发,和耳朵。“你烦了,是不是?你不需要陪我的!真的,你明天起不要来了。你去练唱去!噢,你上了电视吗?”

“没有。”高寒勉强地说,看着可慧那由于瘦了,而显得更大的眼睛。

“哎!”可慧想踹脚,一踹之下,大痛特痛,痛得她不得不弯下腰去,从嘴里猛吸气,高寒跳起来,用手扶住她,急急地问:

“怎样?怎样?”

“我忘了,我想跺脚,”她呻吟着说,痛得冷汗都出来了,她却对着高寒勇敢地微笑。“没事,只是有一点点痛,你不要慌,我故意夸张给你看,好让你着急一下。”高寒看着她那已痛得发白的嘴唇,知道她并没有夸张,知道她在强忍痛楚。看到她疼成那样还在笑,他心里就绞扭起来了,他扶着她的肩,让她躺好。

“求求你,别乱动行不行?”他问,“好好的,怎么要跺脚?”

“你没上电视呀!”她叫着,一脸的惶急和懊丧。“都为了我!害你连出名的机会都丢了。只要你上一次电视,保管你会风靡整个台湾,你会大大出名的!喂喂,”她急急地抓他的手,摇撼着,“你有没有另外接洽时间,再上电视?不上‘蓬莱仙岛’,还可以上‘欢乐假期’呀!还有‘大舞台’啦,‘一道彩虹’啦……综艺节目多着呢!”

“可慧,”高寒轻轻地打断了她,“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生气。”

“哦?”可慧狐疑地看着他,伸手玩着他衣领上的扣子。“什么事?”

“‘埃及人’已经解散了!”

“什么?”可慧吃了一惊,要跳起来,又触动了腰上的伤口,再度痛得她眼冒金星,乱叫哎哟。高寒伸手按住她的身子,焦灼地说:

“你能不能躺着不要乱动呢?”

她无可奈何地躺着,大眼睛里盛满关怀与焦灼,专注地停在他脸上。

“为什么要解散呢?”她急急地问,“那已经成了学校里的一景了,怎么能解散呢?为什么?”

“因为我没上电视,大家都骂我,我跟他们吵起来了,连高望都不同情我,说我至少该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他们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我根本把这回事忘得干干净净。我们大吵特吵,吵到最后,乐队就宣布解散了。”

她瞅着他,手指慢慢地摸索到他胸前的狮身人面像。她一语不发,只是瞅着他。

“不要这样一脸悲哀的样子!”高寒笑着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乐队而已!我早说过,天下从没有不解散的乐队!这样也好,免得一忽儿练习,一忽儿表演,耽误好多时间!”

她仍然瞅着他。瞅着,瞅着,瞅着……就有两滴又圆又大的泪珠,从她眼角慢慢地滚出来了。高寒大惊失色,弯着腰去看她,他几乎没有看过她流泪,刚刚受伤那两天,她疼得昏昏沉沉还要说笑话。现在,这眼泪使他心慌而悸动了。他用双手扶着她的胳膊,轻轻地摇撼她,一迭连声地说:

“喂喂喂,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都是我不好。”她侧过头去,泪珠从眼角滚落在枕头上。“我害你被他们骂,又害你解散了乐队。我知道,你爱那个乐队就好像爱你的生命一样。你一定被骂惨了,你一定忍无可忍才这样做……高寒,你……你……”她抽噎着,更多的泪珠滚了出来,“你对我太好了!”她终于低喊出来。

高寒凝视她,内疚使他浑身颤栗,心中猛地紧紧一抽。幸好她失去了记忆,幸好她完完全全忘记了杏林中的谈话。幸好?他心中又一阵抽痛,不能想,不要去想!他眼前有个为他受伤又为他流泪的女孩,如果他再去想别人,就太没有心肝了!他取出手帕,去为她拭泪,他的脸离她的只有几时的距离。

“别哭!”他低语,“别哭。可慧,我发誓——我并不惋惜那个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