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万物盛开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计缘尝试过睡觉,越是想睡偏偏越睡不着,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向来乐观的计缘被孤寂感折磨得绝望。

“轰隆隆……”

一阵声势浩大的惊雷突然响起,将计缘吓了一跳。

这种状态下听雷声,带给了计缘前所未有的感受,仿佛置身天上,感受到了雷霆的舞动。

这种玄奇的感觉如同闪电透进心扉,将计缘心中的恐惧、焦虑、压抑和混乱感扫去,让他的心宁静下来。

“哗啦啦啦……”

没过多久,雨点密集而下。

计缘眼皮抖动着,耳中听到了一粒粒雨点落下,听清了雨点击打在地面、岩石、花草之上。

时间像是在这一刻减缓了流速。

“啪嗒……”“啪嗒……”“啪嗒……”……

一滴滴雨水撞碎在树叶和地面等处,将声音传递出去。

雨滴的碎裂在计缘的心间的黑暗中带起涟漪,每一阵涟漪带勾勒出一处声源信息,千万涟漪形成了画卷,树叶、树冠、地面、山石、房屋、瓦砾、花草和雨中逃窜的动物,万物的线条伴随着雨声在脑海中幻化而出……

没有色彩却立体生动,仿佛计缘正随着每一滴雨触摸大地上的一切。

雨落听万物,画卷自心开!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玄妙体验,计缘忘记了一切烦躁,甚至忘记了呼吸,静静的体会着,越是离得近的事物越清晰,离得远了则逐渐朦胧。

‘原来自己真的还在山中,原来自己躺在山间的古旧破屋中,是破庙吗……大雨来得很突然啊,好多小动物在仓皇逃窜……好美啊!’

虽然依旧不能动弹不能睁眼,但计缘的嘴角隐约带着一丝笑意。

心中的烦躁得到疏解,而且这种不同寻常的听力,也让计缘不由怀疑是不是自己在那棋局上得到什么好处了。

一小会之后,计缘心头一振,他终于听到了最期待的声音。

……

山雨中,一群背着盖篷大箩筐人正在快步前进,这种大箩筐有些像古代读书人游学赶考时的书箱,上面带着一块罩布,但体积明显要大得多。

计缘听不清他们的全貌,只能听出雨滴落下的范围,所以在心中感受到的是人的身体四肢、箩筐和罩子,脸部反而朦胧。

让计缘有些疑惑的不只是这种大箩筐,这些人有的披着蓑衣一样的雨具,有的则没有,总之完全不像是任何现代雨衣。

“快点快点,大家跟上,前面就是山神庙了!”

“小心脚下,雨天山路可滑得很呐!”

“后面的跟上,到山神庙避避雨生个火,快点快点!”

……

人群中不断有人提醒大家小心,也不断有人催促大家加快速度,也有人会停下来看看后面的人是否都跟上了。

拐过几棵大树绕过一块直立的山石,领头的男子终于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山神庙。

“大家伙加把劲,山神庙到了,看看有没有人掉队。”

“全在呢。”

“赶紧进庙,这山雨太凉了!”

一群人说话间加快了脚步,前前后后的冲入了山神庙。

“呼……这雨来的真邪乎,差点没把我淋死!”

领头的男子是个留着短须汉子,同大家一样身上也滴滴答答落着水滴,他先将沉重的箩筐放下,然后脱下淅淅沥沥的蓑衣。

活动了一下筋骨看看身后,一个个数过去,总共12个人一个没少。

“大家把货物放到那边,刘全和李贵把我们的柴碳拿出来,我们生个火暖暖。”

“好嘞。”

“那边干燥一点,走走,放那边。”

“我的衣服得烤烤干了,哎没来得及穿蓑衣。”

一群人或者搬动箩筐,或者取柴生火,还有人将一块干燥的地面用携带的拂字简单清扫。

他们是一群行脚商,翻山越岭是家常便饭,遇上恶劣的天气也是事常有的事,所以总会在箩筐内准备干柴木炭等东西,以应对现在这种情况。

领队的汉子叫张士林,父辈原本是渴望他能苦读圣贤书,将来考取功名踏入士林,为张家光耀门楣,他天生不是读书的料,加上后来家道中落,为了赚取钱财做起了辛苦的行脚商。

作为领队责任深重,需要顾及全队人的安危,自然也会有一些优待,比如现在大家都在忙,张士林倒是可以揉揉肩膀放松一下,这一点谁都没怨言,张士林的作用大家有目共睹,是个合格的好领队。

山神庙不大,也就几丈长宽,三面墙还算稳固,除了外头进门处的檐口有所破损外内部倒是没有漏雨,只是两扇大门早已倒塌且不翼而飞,让冷风不时就能吹进来。

山神庙里面更是破败不堪,到处都是蜘蛛网和野兽粪便,香案上香炉烛台翻倒,贡品更是不可能有的,就连山神老爷的泥像也已经残破到头颅都不见了。

“哎,亏了这山神庙还在,哪年要是山神庙倒了,在这牛奎山中就又少个落脚的地方了!”

计缘将这些人的脚步声和对话全都听在耳中。

原来自己在山中的山神庙里,牛奎山?应该是口误的牛头山或者方言?

这么看来这些人可能是驴友,背着敞篷之类的工具,至少绝对不会是绑匪。

但声音明明很近了,庙也不大,自己可能是在庙的哪个角落,不然他们不可能看不到自己。

“啊,士林哥,这边有个人!”

听到近处的惊呼声,计缘在心头狠狠松一口气,终于发现我了,接下来应该是报警求援然后送自己去医院了,自己这小命应该保住了。

张士林闻声赶紧绕过山神像,果然看到了后面躺着一个人,行脚商也三三两两聚拢过来。

山神像后面的这个人双目紧闭一动不动,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不知是死是活。

最先发现这个乞丐的年轻人走近一步蹲下身来,探了探鼻息摸了摸额头。

“士林哥,这乞丐还有气,但额头好烫,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脑子秀逗了啊?报警啊!

要不是现在开不了口,计缘真恨不得吼一声,他还没注意到这些人在叫他乞丐。

张士林皱着眉头,随后叹了口气。

“荒山野岭的,看样子这乞丐也是熬不了多久了,一会给他口热水看他能不能喝得下吧,哎,这该死的世道!”

“哎……”

“走吧走吧,生火……”

行脚商们摇着头叹着气,纷纷走开。

等等,等等啊!你们干嘛?你们走开干嘛?报警啊喂!

不是吧?不是吧!

这些人的反应和计缘想得完全不一样,令他既懵又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