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8章 为虎作伥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在计缘还处于因为坐起来而导致的乏力和晕眩感之中时,庙外突然有一个声音由远及近。

“士林哥,士林哥!”

庙里的人一下激动起来。

“是小东!小东回来了!”

果然,王东的身影很快就从外头跑进了山神庙,立刻被一脸紧张的张士林等人围住。

“小东,怎么就你一个人?老金他们没事吧?那个书生呢?刚刚大虫的吼声你们听到了吗?”

张士林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急于从王东口中得到答案。

王东只是一副喘着粗气的样子,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没有接过旁人递来的水碗,看了一眼张士林又移开视线,缓和了一下气息才开始回答问题。

“老金他们和陆先生在一起,挖山王参的事情很顺利,但是……”

“但是什么?哎呀小东你平时不是最能说嘛,现在吞吞吐吐的!”

“别打岔!”

张士林吼了一声,看向脸色有些苍白的王东。

“小东你接着说。”

“嗯,山王参在一个斜坡上,我们才挖出山王参,结果听到了远方一声虎啸,太吓人了,结果老金和陆书生还有刘全被这么一吓,没脚下没踩稳,给滑下去了!”

听到略低着头的王东这么一说,张士林等人大急。

“什么?滑下去了?”

“老金和刘全怎么样了?”“高不高?”

“小东你倒是说啊!”

张士林急了,抓着王东的手臂问他。

这一摇晃,似乎把王东摇清醒了,说话也更利索了一些。

“那坡不高,也不算很陡,老金他们都没什么大碍,就是脚崴得厉害,老金让我回来找两三个人去帮忙,一起把他们架回来,李贵在那边照顾他们呢。”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

“对对对!”“算我一个!”

既然没有遇上大虫,众人也就心下安定不少,纷纷表示要去帮忙。

张士林也是如此。

“这次我带小杜和阿华同小东一起回去帮忙,其他人留在山神庙内看好东西。”

说话间,张士林和边上几人已经拿出了几个火把,并取火点燃。

计缘手脚冰凉,一阵阵麻麻的凉意直窜头皮。

他认出了这个年轻行脚商的声音,但除了他的说话声,计缘根本没听到他来时的脚步声。

并且,当计缘用自己灰白的眼神望向那里是,模糊的视界内看到的王东是两个重影,一个很正常,一个的脖子诡异的歪折在一边,时不时还会抽搐一下。

这场景让计缘的鸡皮疙瘩根本无法消退。

偏偏边上的张士林等人对此毫无所觉。

这已经不是人了!

回想之前的虎啸声,计缘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他自然怕得要死,可听到张士林打算带人一起随着这个伥鬼出去,心下一急也顾不了什么了,除了不希望张士林死之外,也觉得若是庙里只剩下5人就危险了。

这边张士林他们点燃火把就要急匆匆往外跑。

“走走走,小东你在前头带路,我们……”

“慢着!”

冷不丁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吓了大家一跳,紧张的寻声望去,才发现居然是那个乞丐,他不知什么时候以及坐到了山神像一侧,正靠着神像望着庙门口的方向。

计缘此时的声音却和身体状态不同,吐字清晰且中正浑厚。

“张士林,王东有问题,你们不能跟着他走!”

在计缘眼中,自己的声音引得王东十分僵硬的转头,刺激得计缘后脑都麻麻得。

“那乞丐,你说什么胡话,士林哥,我们快走,老金他们还等着呢!”

“嗯好。”

相信自己的同伴还是相信一个烂乞丐根本就用不着多想,张士林还是一脚跨出了庙门。

“站住!!王东已经死了!”

这一吼立刻让张士林等人停了下来,下意识的望向王东,后者站在庙外看着他们,黑夜的阴影盖住了面部。

“士林哥,快走啊,老金他们等着我们呢,别听这烂乞丐胡说,我这不好好的吗?”

王东走近一步,火把的火光照亮了他的半张脸,看到了苍白肤色下努力咧开嘴的笑容……

很不和谐,很不对劲!

每一个行脚商都感觉一阵凉意上窜,要出去的几人下意识就将脚缩了回来。

张士林咽了口口水,看看王东又看看乞丐。

“小东,你,你真的没事?”

但王东还没说话,坐在庙里的计缘立刻冷声道。

“为虎作伥,为虎作伥,王东已经是一个伥鬼,和之前那个陆书生一样,是准备将你们引到猛虎边上吃掉的!!如果你们跟他去就回不来了!”

“伥鬼!”

张士林等人被吓得连退好几步,回想之前的虎啸,和一些王东回来后的不对劲,行脚商纷纷头皮发麻。

“士林哥,别信他呀,老金他们还等着呢。”

王东朝着庙门走过来,声音却没什么情绪起伏。

“小东,你先别过来!”

张士林已经将火把举到了身前,王东的脚步停下了。

他看着庙门口的人,庙门口的人也死死盯着他,沉默了一小会,随后的一幕吓得众人几乎窒息,只见王东突然模糊起来,呼吸间就化为烟絮往庙外飘走了。

“乓当……”

一把柴刀掉在地上,有两个行脚商被吓得瘫倒。

“鬼,鬼啊!”“啊!”“哎呦妈呀!”

“进庙!进庙!”

“对对对,快进庙,拿好家伙,拿好家伙!!”

剩下的八个行脚商仓皇间连滚带爬的逃回了山神庙里头,全都下意识的靠近山神像和乞丐。

张士林呼吸还有点紊乱,看看庙外的黑夜又看看计缘。

“这位,这位高人,您……”

没等张士林说完,计缘就举手制止了他,计缘现在的脸色很不好,嘴唇都在微微颤抖,只是环境略昏暗所以旁人看不清。

“沙沙沙……沙沙沙……”

风变得大了一些,草木在林中胡乱摇摆。

耳中,一阵阵沉稳有力的特殊脚步声由远及近,一种野兽咧嘴低嘶的声音自庙外传来,间或夹杂着低哮。

计缘咽了口口水,紧张的注视着庙外,在这几秒钟时间背上已经湿透了。

“别说话……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