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4章 劝不住的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计缘这么一个瞎乞丐,本就不是这些人关心的重点,说明来意之后就各自在庙里头忙碌起来。

“砰”“砰”

两只大麻袋被放在角落,计缘早知道里头是什么,因为偶尔从里头能传出一点猪和羊的叫声。

“叫花子,这里的柴火是你的吗,我们用用可以吧?就当我们向你按市价买了。”

背着流苏剑的男子在不远处出喊了一声,愣神的计缘闻声反应过来,忙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随便用。

不过燕飞也就是这么问了一声,并没有拿出什么柴火钱给计缘,计缘也不会蠢到追问要钱。

其他人也没谁有兴趣再多理会庙里的乞丐,收拾场地的收拾场地,生火的生火,然后各自找了地方坐下来休息。

哪怕已经几乎认定了这群人在作死,但计缘也没有立刻站出来指正他们的行为有多愚蠢。

看他们那样子虽然不算坏,但比起张士林来可远算不上多热心,惹烦了他们不带自己下山了怎么办。

得先观察观察或者说听察听察。

万一他们真有大能耐呢,真能降服陆山君呢?

计缘这会静下心来仔细倾听这九人的任何响动,比如一些武器放在地上的金属碰撞声让计缘明白他们带着不少家伙,加上他们的绵长气息,应该真的是练家子。

这里的武林高手是前世现实那样的,还是如影视剧中一样能飞檐走壁?能不能对付得了成了精的老虎?是不是带了什么符咒之类的东西?

计缘既有些担忧也很好奇这群人会怎么做。

火堆再次燃起,烤火的人已经换了一批,有些人还将身上一些外面的罩衫脱下来用木杆挂在边上烤火,不论男女都没有太多扭捏姿态。

现在天还没完全黑,计缘推测他们的计划可能是要用诱饵引诱猛虎出来,但又不像是要马上动身的样子。

“听水仙镇的人说,闹虎灾已经有挺久了,到如今可是吃了不少人。”

坐在火堆边的洛姓女子用树枝拨弄着火种的木炭,抱着膝小声询问着。

燕飞用一块布小心的擦拭着自己的长剑剑刃,一边回答。

“不错,当然我认为在山中失踪的也不全是被大虫吃了,毕竟山林险峻,可笑的是水仙镇上还有人传言是闹妖邪。”

听闻燕飞说到这个,边上一个脚边放着鬼头刀的汉子也忍不住插嘴。

“可不是,当时我和燕飞一起询问牛奎山猛虎的事情,那水仙镇的人都缄口不提,还是茶馆一个老伯很忌讳的说山上可能有妖怪,哈哈哈哈,真这世上要真有妖怪,是你不说话就不会招来的?”

“简直荒唐,还不是照样有过山客往来山间!”

一个没有带任何兵器的男子给火堆添了一块柴火,也笑着说:

“好了好了,我们既然接了榜单,就帮他们把此事了了,若真有妖邪倒也好,我陆乘风还想见识见识呢!”

“哈哈哈,有理!”

边上人一阵笑着附和,年少轻狂身负武功,这次结伴出来,正是一展壮志雄心的时候,想要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头!

越是听他们聊得起劲,计缘对这伙人抱的希望就越低,看起来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山上是真有妖怪。

计缘觉得自己好歹得尝试制止一下,别到时候干不掉妖怪,还连累自己被迁怒。

9名年轻的武人仿佛把乞丐给忘了,所以计缘只能自己引起他们的注意。

“咳咳咳……几位莫不是来此打虎的壮士?”

计缘咳嗽几声后试探着询问。

听到计缘这么一问,几人全都把视线转过来望向他。

“没错,我们揭了县衙榜单,专门来此为民除害。”

“哦~~~~”

计缘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这声音他尽量不作出不带什么挑衅意味,又能引起这些人的好奇。

果然,乞丐的反应让燕飞等人都皱起眉头。

“叫花子,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燕飞下意识就问了一句,而计缘也顺着说下去。

“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对于诸位准打虎英雄,在下也是佩服得紧的,只不过上阵杀敌谋而后动,为民除害亦是如此,几位侠士可有定计?”

计缘尽量往高深了发挥,只要表现得和乞丐外表大相庭径,就能引起旁人注意。

果然,这乞丐一改之前的姿态,且出口振振有词,关键是出声厚重深邃中气十足,突然给了众人一种不简单的感觉!

长辈常教诲,出门在外不要小看任何人,燕飞看了看同伴,站起来朝着乞丐走近几步,再次细细打量这个乞丐,皱着眉头回答。

“听闻食人虎只在深夜出没,我们打算在山中以活猪活羊为饵,夜诱猛虎现身,然后群起而攻之。”

计缘愣了一下。

“就这些?没有其他计策其他手段?”

感情这些人连挖坑设网之类的陷阱都不考虑。

“我等都自幼习武,身具不凡武艺,猛虎虽凶也不过是畜生,刀剑在手,群起攻之,还能让它跑了不成!”

可以了,这群人不但是来白给的,而且很天真!

计缘有些悲观,看来还是得腔作势一番。

心中微微酝酿才开口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啪啪啪啪啪……”

计缘低声笑着鼓掌。

“好好好,好壮士,不过在下有一个小小的疑虑,若这山中的并非是寻常猛虎,而是一头成了精的妖物,列位可有把握啊?”

“妖怪?”“真的假的啊……”

“水仙镇上也有人这么说!”

几名侠士眯起眼睛相互看看,然后再望向乞丐。

“叫花子你别故弄玄虚啊!”

计缘现在也放开了一些,笑容不变的望着他们,那苍色的双眸让9人不由的就安静下来。

“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轻,贸然开口相劝会徒惹人厌恶。但观察你们许久,看你们确实都胸怀侠义心肠,是能为天下苍生做更多事的人,不该在此断送性命,也就忍不住开了口。”

劝人的时候小拍一下马屁,这是计缘以前就摸索出来的道理。

果然这话听得9人心里还是有些暗爽的,只是表面憋住没怎么显露出来。

“叫花……呃,阁下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我们既然揭了榜单,自当尽力一试,妖怪一事我认为多是以讹传讹,若我们真有什么不测,也怨不得别人!”

燕飞说的义正言辞,边上的人也是频频点头,计缘的赞美骚到了他们心中的痒处,燕飞的话差不多就是众人一致的表态,他们出来不就是为了博得一个名声嘛!

说完这些,燕飞再向计缘拱了拱手。

“谢阁下善意提醒了!”

随后就返回火堆边边闭目养神了。

得嘞,看着这群人一副更加干劲满满的样子,计缘干脆不劝了,否则到时候可能这边遭人厌,陆山君那边也容易造成误会,里外不是人。

至于跟着一起去打虎是绝对不可能的,计缘只能希望前一晚自己对陆山君的那一通忽悠有点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