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9章 真实而恍惚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计缘现在就想着,能够下山保证生命的情况下,想个办法能保障自己的生活,然后看看能不能治疗眼睛,或者能不能拜入什么修仙的地方。

当然,他很想搞清楚之前在陆山君刚走的时候,身上发生的变化,以及那一闪而逝的棋子影像是怎么回事。

计缘觉得那十有八九和之前的烂柯棋局有关,甚至说不定就是自己能赖以生存在这个世界的关键。

山风吹过,稍稍放松之下,让计缘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道是以前没发现,还是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才产生的变化,计缘突然觉得自己的承压能力居然还挺强的。

……

一行人在这溪边也就休息了大约十五分钟,等恢复了一些体力,也有人帮助受伤的四人再次调息处理之后,就再次上路了。

这一次,一口气冲下了山。

水仙镇上,一名更夫和两名穿着乡勇服的人正穿梭在寂静的街道和巷子,他们一人持梆子,一人提铜锣,还有一人提着灯笼。

“咚……咚咚咚~”

竹梆子声一慢三快。

“四更啦~~~”

“咚……咚咚咚~”

“四更啦~~~”

……

转悠一圈之后,望着静幽幽的街道,三人紧了紧衣服,打算回去了,顺便也闲聊了起来。

“昨个白天,我听说有几个江湖人上山去了。”

“去干嘛?”

“好像是接了县衙榜单,上牛奎山杀大虫去了!”

“啊?”

拿着梆子的更夫有些紧张。

“他们敢这时候进山?我听那些卖货的老猎户说,这山里头的可不是简单猛虎,八成是成了精的呀,就是那些老猎户都不敢晚上待山上。”

“哎,言过其实了吧?”

“宁可信其有啊!”

几人说着话题,顿觉天气都又凉了不少,脚步就不由的加快了很多。

在走到街尽头准备拐道的时候,其中一人忽然看到了远方有一群人接近,正是归来的陆乘风等人。

“那边有人!”

再近一点的时候,那张巨大的白虎皮看得几人脑门直窜凉气。

……

第二天天明,牛奎山恶虎伏诛的消息就以水仙镇为基础传播开来,宁安县衙也在第一时间派出捕快官差前来水仙镇查看。

这年头可不是计缘生活的信息化时代,哪个有钱人纳小妾都是了不得的八卦,居然有侠士进山诛除吃人猛虎,还是之前流传中可能是虎精的牛奎山吃人虎,那热度还了得?

一时间,民风淳朴的宁安县,其下辖的一个县城,大小22个村和一个山脚集镇的人,全都很快知道了有几个侠客上山除虎成功,不少人甚至赶着想去水仙镇看热闹,可惜大多扑了个空,因为人已经赶去了宁安县城。

一张带着血的白虎皮最后也被九名年轻侠客赠与宁安县衙,宁安县令倒也无愧于百姓口中的好官,行事端正,将榜单悬赏的八十两纹银交给几名侠士外,又拿出七十两纹银当做购买珍贵白虎皮的银钱。

……

时间是9名侠士归来后的第二天,也是虎皮到达宁安县衙的第一天。

县衙门公堂处,一张血迹已干但依然异味阵阵的白虎大皮就在放在摆着的一张八仙桌上。

这虎皮剥落的极有水平,头爪身尾都没落下。

“哎呦啊……牙都在呢!”

“哦哦哦,你看看这虎口,比我脑袋还大!”

“这东西吃了多少人啊!”

“妈呀太骇人了,我听说这猛虎都快要成精了!”

“那是,还好现在杀了,否则还真说不准!”

“啧啧啧……那几个侠客不但武功高,人也是够狠!”

“是啊,那伤得四个人,伤势一个比一个重,看着都吓人!县里医术最好的童大夫说,得亏了是江湖高手,不然早死了!”

一些捕快衙役和文职主簿书官都围着虎皮啧啧称奇。

县令陈升和县尉朱言旭也笑容畅快的站在一旁。

“哈哈哈哈哈,大人,这下恶虎已除,可算是了了我们宁安县一桩大心事。”

“不错!有劳朱县尉找些个好猎户,将这张虎皮好好鞣制,我准备将其在宁安县衙口展示一旬之日,以安民心!”

“大人高见!”

宁安县靠山吃山,除了基本的天地耕耘,物产丰富的牛奎山也是宁安县的宝,除去恶虎可不算小事,当地乡绅干脆还借此良机张罗起庙会。

……

受伤的四人伤势已经稳定下来。

燕飞和洛凝霜的伤口缝合后敷上金疮药,再两副调理气血的药下来,结合真气调息,算是问题不大了。

挨了虎尾一鞭的赵龙主要是内伤,但其本身有不错的硬功底子,所以也没有大碍。

只是杜衡的手臂虽然经过了正骨,但其实内里筋骨具碎,用童大夫的话说就是,运气好提个筷子吃个饭还行,想提刀是不可能了。

这期间计缘在干嘛?

除了反复尝试引动自己是否有什么特意能力外,最大的事情就是洗澡!

也不知道身体原主人这破乞丐多久没洗了,反正让客栈伙计足足换了三缸洗澡水,身上老泥搓下来好几轮,洗完不但感觉人轻了不少,就连肤色都变白了一些,当真是恐怖!

……

入住云来第三天,全身收拾完一遍也换了一身衣服的计缘终于觉得自己能见人了。

这一天上午,陆乘风正陪着计缘在宁安县中走动,准备去寻找一间能让计缘在这里安顿下来的幽静房屋。

是租是买看了再说。

现在的计缘自认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远远不够,还是先别乱闯的好。

至于这钱来自哪里,宁安县衙不是有150两纹银嘛,9名少侠说什么也要把这银钱给真正的应得之人,也就是计缘了。

这种事嘛,计缘随便推脱了两下也就收下了,确实是应得的不是嘛!

在了解到寻常人家一年的开销也就几两银子,买栋民宅也就几十两的状况下,计缘还是更倾向于在这个据说民风淳朴父母官口碑不错的宁安县城买一栋住宅。

他就一个人,要求也不高,用不着几进几出,地方幽静,有个独立的院子,有厨房有卧室有茅房就行了。

换掉乞丐服,清洁整理过后的计缘样子文质彬彬,有些消瘦也有些修长,头戴一顶纶巾,虽然计缘自己看不清,但觉得自己应该卖相还过得去。

陆乘风也不是本地人,陪同计先生是应有之义,但找房子还需要地头蛇,所以两人身边还跟着个中年男子,是一个掮客。

最近几天县城内特别热闹,因为很多人到这里来看公示的吃人虎之皮,由于还是罕见的白虎皮就更让人趋之若鹜,加上庙会加成,甚至临县就近的都不乏闲人前来。

计缘也不纯粹为了住宅,也是存了借此见识一下这里的念头。

此刻的街道上也是行人熙熙攘攘,直接让县城跟过年一样热闹。

计缘现在的感觉非常新奇,即便眼睛不好,但是对声音的超高辨识度,使得他在大街上全方位收听各种人的讨论声、玩笑声、讨价还价,甚至一些口角骂架。

“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上等花布上等绸缎啊!!”

“胭脂水粉,卖胭脂水粉啦!”

“精雕笔筒,檀香木,沉香木,梨花木都有嘞,文房四宝也来看看啊!”

……

这里不论是固定店面还是街边摊位,都有伙计时不时吆喝一声,毕竟这两天城内很热闹。

原以为会吵得耳朵受不了,没想到计缘发现自己丝毫不觉得烦躁,反而让心思更加灵敏了。

计缘眼睛一直就只睁开一点点,睁开的多了时间一久就会很酸痛,可神奇的是即便这种视力,他走路也和常人也没什么差别。

走着走着,他们停在文房四宝的店面前,店外还摆着两张摊桌,上面也摆着各种文案用品,有一个伙计专门站在店外招呼。

“这位客官,您看看这笔筒,可是我们宁安县名声在外的文房用具,上等黄花木,老师傅手艺,雕纹可精细了,达官贵人都喜欢!”

陆乘风的劲装比较考究,计缘虽然衣着朴素但看起来很有气度,不太像缺钱的主,至于掮客,被当成仆人了。

计缘的眼睛看笔筒只能看到一片模糊暗黄色,眼睛睁大一点也没什么用,只好蹲下来伸手小心摸索,探到笔筒后才拿起来,侧着脸细细触摸,通过手指感受纹路起伏,并尽量细听指纹摩擦过笔筒的声音。

这过程让这个笔筒在脑中纤毫毕现。

‘这他妈手艺太精湛了!’

这个笔筒上有山水有人物,图文密密麻麻人物栩栩如生,甚至让他想到了核舟记这片课文。

计缘不过是一时好奇想看看这里的手艺技术,却被惊叹到了。

琳琅满目的商贩,流连的行人,周围的喧嚣,以及这些小工艺品的精细等等,带给计缘一种丰富而真实的感觉,能闻到一种生活的气息,出众的听力帮他一瞥各行各业人的喜怒哀乐。

计缘慢慢睁大有些酸痛的眼睛,状态略有些恍惚,直到这时,他才真正接受一个现实,自己真的不在原来的时空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