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2章 阴差阳错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但对于这几纸契约,计缘也只是瞥了一眼罢了,就他这鸟视力还指望看清上面写了啥吗,反正对于现在的陆乘风,计缘还是比较信得过的。

此时突然间有一种麻痒感开始在周身蔓延,计缘忙继续将注意力放到身体内的感觉上。

奇怪的是他越想细细体会就越难以捉摸这种感觉,反而是放松心神摒弃杂念,就会有种意动而走的神奇。

一时间,好似身体在无限偶拔高膨胀扩大,好似能在身体内看到周身经络化为大江大河,周围身器血骨好似山川流水自然奇风……

随着计缘越来越无念无想摒除杂绪,那种目视天地般的感觉也更加自然,心神浸入之下,意识好似化为一道灵风,带着失重感畅游天地,有山川起伏,有潜流渊潭,有风雨缥缈,有天晴雾霭,此间种种异像,万千交错变幻莫测……

在这一片山河雾霭星罗璀璨的恍惚中,虽然没能看到,但计缘感受到了一枚虚幻棋子的存在,处于天地间游离。

“计先生?呃,那个,官府记录上说,这宅子可能是一处凶宅,您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

陆乘风还是没忍住,想要亲自找计缘确认一下。

不过现在计缘此刻心无杂念,全身心沉浸在这难得的内心观想之中,陆乘风的声音传来在心中化为一阵阵“轰隆隆……”的雷霆霹雳,随着音节雷声起伏。

这种感觉神奇至极,也令计缘非常振奋,这一刻,他第一次真正觉得自己绝对能在这一辈子活得精彩,脸上也不由露出笑容,那青灵之气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灵气。

陆乘风也笑了,计先生就是计先生,哪可能看不出来,别人买这宅子是嫌命长,到了计先生这里才是真的得了便宜。

“那计先生打算何时除去那里的脏东西,要不要我们帮忙?”

陆乘风有些期待的问着,见识一下玄门高人手段可比见识高明武者的武功难得多了。

不过这次他看到计缘只是微笑着没有回答,等了一会也只是看到计先生双目微闭,怡然自得的坐着。

陆乘风有些尴尬,想来先生应该是不言而拒了,而且刚才自己似乎打扰了计先生清修。

“那个,计先生有事的话尽管吩咐,这两天我们还会在宁安县,等燕飞和洛师妹等人伤势再稳定一点,才会离开……”

计缘还是没什么反应,陆乘风就有点不敢待着了,似乎自己在打扰先生,小心引起反感。

“先生请好好休息,乘风告退!”

陆乘风悄悄在桌上放下一个笔筒,然后赶紧小步离开,并且轻轻把房门带上。

……

足足过去一个多时辰,计缘才从那种感觉中退出来,不是不想继续感受,而是实在是感觉越来越弱,撑不住那种状态了。

逐渐回神之后看看屋内,几纸契约文书还在桌上,陆乘风则不知道什么什么时候已经离开,没办法,刚刚状况稍稍有点出乎计缘预料,没想过会一下子就变得浑然忘我。

当然也发现了桌上的笔筒,不由暗暗赞叹一句陆乘风有心了。

这会计缘倒是能细看这些地契房契了,买房的兴奋感强了起来。

拿起来细细端倪。

还别说,虽然计缘视力不行,但将纸张几乎贴着眼睛瞧,还是能在模糊中看出这些契约和文书工整的文字,一条条细则排布完整,以及大大小小的红印和最大的官印。

当然,在计缘眼中印章就是红色的一坨坨图案。

加上听陆乘风说官府还有备案,给计缘的感觉是类似的契约应该还算是比较严谨的。

不过因为只是一张纸,计缘想要摸摸上面写的具体是什么也挺困难的,这也让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现在的他无法通过购买书籍等方式来了解身处的时代背景,各地风貌和文化。

其实计缘一直在疑惑,自己算是在中国的古代还是根本处于另一个类似的时空,这两天还没来得及求证。

从现阶段的主观推测上讲,近距离接触过虎妖和伥鬼,见识过燕飞等人真正的武功,计缘更倾向于身处另一个时空的观点。

或许陆乘风等人离开宁安县后,找个博文通史的读书人请教请教更合适点?

计缘向来比较乐观,这辈子开端的死局都过来了,其他事情总会有办法的,用不着急着一次性解决。

看看另一边客栈桌案上自带的文房四宝,心情不错的计缘心血来潮,突然想试试“瞎子写字”。

只是磨好墨之后,这一拿毛笔,手感显得异常奇妙,就像是有身体记忆一样,在白纸上落笔如行云流水,隶书篆书楷书,繁简交错信手拈来毫不拘泥!

“卧槽,我他妈的太牛了!”

计缘都忍不住兴奋的低呼了一声,至于字好不好?有这份感觉想必也差不到哪去!

看来原本那乞丐落魄之前也是有一段故事的。

这一练字时间过得飞快,加上体力消耗,计缘都有些饿了。

计缘看看窗外光线,就算还没到饭点也快了。

他站起来舒展一下身体,将桌上的房契收好,准备去看看受伤的几位少侠,顺便提醒一下他们该吃饭了,可不是为了蹭饭,而是善意提醒!

都是在同一家客栈的上房,隔得距离也有限,从房间出来,沿着客栈三楼走廊走几步就到了几个年轻武者住的那一块。

毕竟是从小习武的人,身体底子都很不错,加上及时就医,几天下来已经稳定了伤势,甚至都已经能独自走动,也无需人时刻照顾。

计缘找去却发现都撞了个空,连带着陆乘风在内几个房间里都没呼吸声。

所幸略一倾听,就能从嘈杂的环境声响中分辨出那些独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客栈后院活动拳脚。

……

云来客栈后院有一大片空地,连接着两座同属于客栈产业的小宅院,马厩草料房柴房也都挨着这里。

这片场地可以留作以后扩建用,也是客栈日常晒晒床单被褥,搁置一下腌制菜品的地方。

此时几名伤者在边上坐着休憩,陆乘风等人则在对练,很多客栈的客人和一些暂时不忙的小厮也在客栈后门那块观看。

宁安县是个偏僻的小地方,武林中人不多,更没什么高明武学之辈,看着这些江湖侠士挪腾着打来打去很是带劲。

拳脚声中,周围几颗垂柳随风摇摆。

计缘来到客栈后门处的时候,后门已经被几个客栈小厮堵住,就连几个厨子和连客栈老板娘和两个帮工妇女都扎堆在这里观看。

陆乘风和另一名叫王克的青年正打得难解难分,没用兵器,双方以拳脚切磋。

王克会使剑,但更擅长掌法,陆乘风则擅长拳法和爪法。

“啪啪……砰~”

此刻双方正好手臂相互招架两击,同时伸腿踢向对方,脚掌重重交击之后,陆乘风斜身旋转滑向身后,王克好似蝴蝶一样飘向其后的垂柳,翻腾间踩在树干上身子一扭曲腿一蹬,猛然借力以掌劈向陆乘风。

刚刚站稳身子就感受到破风声迎面袭来,想也没想直接躺倒,顺势以手撑地,左腿踢向掌扑而来高一个身位的王克,蓄力更猛的右脚更是紧随其后。

“砰~砰~”

王克自觉已经变招够快,但这二连踢的速度和力度都很大,双掌扣住两腿就令手心发麻,整个身子更是被踢向空中。

“小心了!”

陆乘风一边大喝提醒一声,一边扭转身体,撑地的双臂青筋暴起。

“喝!”

左腿微曲右腿直立,身体抖动间好似弹簧一般弹出,追风般踢向空中的王克。

“砰~”

一腿踢开王克防守的双掌,点在对方胸口,但力度明显收去大半。

这一击胜负已分,双方各自凭借身法轻盈落地。

计缘面前的那些客栈伙计们不由鼓起掌来,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

“打得好!”“比庙前戏剧好看多了!”

“厉害,陆少侠真厉害!”

“王少侠也不差!”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

计缘也是跟着一起鼓掌,他虽然看不太清,但通过看到的轮廓和那些很有节奏感的击打声,还是清楚打算挺精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