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6章 当鸵鸟死路一条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计缘并没有将自己的整个头都蒙住,而是留了一条缝隙,然后他就看到一簇簇头发已经渗入房间的门缝,一点点在室内越聚越多……

心里发寒身体冒汗,崭新的被褥已经被计缘的汗水浸透得内面发潮。

计缘一动不敢动,脑子里急速思索着对策,好几次都想直接冲出去逃跑。

“嗬……”

不似人的声响在房间内想起,本就怕得要死的计缘身子都僵住了。

透过缝隙,他看到那一堆头发正在缓缓升高,出现了一个漆黑的人形轮廓,明明周围的一切都很模糊,却偏偏对此看得十分清晰,但他宁愿看不清楚。

彻骨的寒意不断弥漫,就算罩着被子也丝毫感受不到温暖。

‘怎么办?怎么办?这和伥鬼完全不同啊!这要不是厉鬼才有鬼了!’

计缘死死攥着被角,强烈的恐惧和急速的心跳,让他整个身体都不可控的微微颤抖。

这次没有行脚商在身边,也没有那些江湖少侠,对象更不是陆山君这种能交流的。

一股强烈的阴气死意在整个居安小阁弥漫。

“咯啦啦……咯啦啦……”

一种透着诡异阴森感的骨骼摩擦声越来越近,近在咫尺,仿佛同自己就隔了一层薄薄的被子。

那种欲将生命置于死地的恶意,那种对生机的贪婪和渴望是那么的明显,躲在被子里的计缘,苍白的瞳孔已经缩成了针状。

会死!逃不掉!

这可不是隔着屏幕看着恐怖电影或者港版鬼片,这种恐惧感和绝望感令人窒息也令人无力。

然后,计缘发现这种无力感并不是真的因为自己身体激素分泌过量,而是又一缕缕白气在离开自己的身体。

‘它在吸我的阳气!’

“嗬……”

身上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令身体逐渐不能动弹,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如果计缘没有罩着被子,或许就能看到一个污秽的黑影,伸着惨白扭曲的肢体,附着在自己身上……

这种令人恐惧的嘶声和身体不受控制的状态,却令计缘想起了当初才穿越的时候。

此时,计缘心中被莫名激起一股怒气。

‘老子在山神庙猛虎精面前那中绝死关都过来了,却不明不白的要死在这里?我他妈的不甘心!不甘心!’

死死咬住牙关,苍白的眼睛略微充血,眼皮剧烈抖动,抠着的右手手指竭力想要伸展。

‘我才来到这个世界,我才发现了自己的特殊,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还有很多事想做,我还想看看这个世界的神奇!’

不管有没有用,计缘不断观想着烂柯棋局,不断想象着那枚棋子,这是他目前能想到唯一手段。

计缘心下发狠,不顾疼痛将双眼完全睁开,被子内某种气息在恍惚间微微一震,身体刹那间恢复控制。

‘我!’

“不甘心!”

三个字从口中吼出,计缘在同一刻暴然起身,一把掀开被子,手臂成剑指状,带着绝死的抗争狠狠甩手捅向被子之后,臂内玄奥的气息流窜,在指尖化为一枚虚幻棋子。

“给我滚!”

嗡……

计缘的手臂好似弥漫起淡淡白光,下一刻,棋子和指尖点到了厉鬼。

“啊~~~~~~~~~~~”

随着剑指和棋子穿入厉鬼的魂躯,一声尖锐得让计缘耳膜极其痛苦的惨叫声在对面响起。

呜呜呜……

一阵阵阴风好似回旋,一团团污浊恐怖的阴气在绕着计缘的右臂旋转,好似滚筒洗衣机内的衣物。

计缘感觉自己整个右手好似被彻底冰冻,刺骨的寒冷好似一根根钢针不断扎入右臂皮肉,刺痛感和寒意已经再也忍受不住了。

也就是下一刻。

“砰~”一声。

一团黑影狠狠弹了出去,撞到房门后直接渗透过去,飞速逃入了院中水井。

而计缘则伸着右臂瞪大着眼睛,保持了这个姿势大约十几秒,随后站在床上摇晃了两下,身体一软向后栽倒。

“啪……”一声,计缘倒在了床上昏迷过去。

这凄厉的惨叫阴森至极渗人至极,天牛坊那一角的范围不知道有多少住户半夜突然被这一声不辨男女的尖叫吓醒,又纷纷躲在被子里不敢动弹。

甚至有一些原本还亮着灯火的人家,也在慌忙间赶紧吹灭蜡烛,生怕招来什么邪乎的东西。

而此时此刻,宁安县城偏西北的庙司坊,宁安县城隍庙所在。

庙宇中金身震动。

在常人看不见的表象之下,宁安县城隍已然伫立高堂之上。

“夜迅游何在?速去城南天牛坊锁魂井处查探!”

“领命!”

两名阴差一身黑色役袍,一个带长柄离钩,一个腰间佩刀,化为两道带着飘忽感的游离黑影离开城隍庙范围,朝天牛坊而去。

……

居安小阁,计缘揉着头从床上坐起来,刚刚昏倒的时候又在床沿上磕到了后脑,也亏了脑袋还挺硬的,不然非得脑震荡不可。

刚刚最后一刻计缘还是有印象的,那厉鬼模样的东西被自己一指击飞,然后逃了出去,从反应上看绝不是毫发无损那么简单,至少应该被吓住了。

经过刚刚那么一茬,计缘这会的胆子也大了不少,直接穿上外衣从床上下来。

右臂还凉凉麻麻的,整个身子也有些绵软无力,但基本上感觉没什么大碍。

抽开木插销,“吱呀~”一声打开正房房门。

头顶星光璀璨,院内大枣树摇曳着枝丫,树荫下的水井完全笼罩在黑暗中。

呜……呜……

一阵阵不只是凉风还是阴风吹得计缘略微哆嗦。

计缘站在正房门口心绪不宁,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好几次考虑这是不是趁现在直接逃了,毕竟下回未必有这运气。

“居安小阁竟然又有凡人入住?”

忽然间一声略带诧异的声音从院外飘来,随后两名一身黑色役袍手持兵器的身影诡异的穿透院门来到院内。

计缘心中微振随后瞳孔一缩,发现自己居然能清晰的看到他们。

‘又见鬼了!’

这两个黑袍身影显然全部注意力都在院中水井上,对站在正房门口的计缘只是瞥了一眼就将之无视。

“奇怪,锁魂井散溢之戾气居然消散大半?此处发生了何事?”

“城隍大人必是察觉异动!”

“居安小阁风水格局未破,那厉恶凶灵应该不能逃脱,我能感觉到其仍在井内!”

“嗯,而且气息不稳!”

“若如此,乃诛杀此獠之天赐良机,得速速回报城隍大人!”

两名阴差简短交流之后,那名手持长柄离钩者留守井边,那名佩刀者则化为模糊人形烟雾穿门飘走。

站房门口的计缘刚才好悬没直接跑了。

‘以为我看不见他们?厉恶凶灵?风水格局?城隍大人?’

作为一个博览二十一世纪网络信息大爆炸资源的青年,简单的几句话,就让计缘推断脑补出了很多事情。

居安小阁院子里的井可能锁着什么厉害的鬼物,宁安县城隍并不仅仅是庙里泥塑,来的两个可能是城隍下辖的阴差……

前面已经见过妖物鬼物,现在更是见到了本县城隍下面的阴差。

计缘心念急转。

‘那么这个世界有没有山川神灵神仙佛陀?我现在还要不要跑?36两呢……那井里的东西受创是我那一指的原因吧?’

这么一想,计缘觉得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当观众的底气。

而且骨子里,计缘其实也是一个怀揣中二梦的大男孩,庙中城隍等事物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见识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