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5章 奇闻笑闻?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计缘很纳闷怎么回事,难道是这枚子来源于之前的魏无畏?

可之前告诉他玉怀山的时候,也没见发生什么呀,当时计缘的推断是要么是因为这次对象为“人”,要么那点程度影响其实算不上什么。

思索了片刻计缘就推翻了魏无畏那边的可能,又不是玩跨国网游,还带延迟的。

‘难道!!是尹夫子?’

计缘想起了自己留的一封书信,昨天到现在,他也就做了这么一件会对他人有影响的主动性事件,而且推算起来时间也对得上。

……

尹家屋前,尹青有些纳闷的看着自己父亲。

“阿娘,爹爹怎么了?”

刚从里屋出来的尹母看向自己丈夫,刚想叫一声相公却突然觉得自己相公此刻分外惹眼,看得她都有些面泛桃花。

“阿娘你怎么了?”

“别去打扰你爹,洗漱去!”

“哦……”

尹青本来还想问问自己父亲计先生写了什么,但想到前几天的教训,还是觉得乖点,等吃早餐的时候再问稳妥点。

“青儿,计先生已经离开了!”

“啊……”

尹兆先微笑着扬了扬同在信封里的钥匙。

“一会我们摘枣子去!”

这一提议,果然立刻将尹青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顿时兴高采烈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只是之后突然想去小阁发现计先生不在的时候,失落感就会重新回来了。

……

清晨,街上的孙记面摊早早的就开业了,孙老汉一天中基本忙活早餐和午餐,馄饨、面条和杂碎就是主营食材,下午则会早早收摊回家。

往往天才黑没多久就睡下,五更天不到就起床忙活准备小摊的材料,人老了睡得早起得更早,也很符合他的作息。

架起罩棚摆好桌椅,擦拭一遍,老汉在那等客上门,也琢磨着面粉肉料的价格变动和送孙子县学读书的费用。

等街上人流开始增多,摊子上也渐渐有了生意,忙碌间抬头,看到县学的尹夫子带着尹青朝着摊位走来,手中还提着一个小篮子。

“哟,是尹夫子和尹小公子来了!!我这吃早餐?有上好的馄饨和阳春面!”

尹兆先笑着拱了拱手道:

“不了不了,家中已经用过……”

说到这里尹兆先递上手中的篮子,并掀开盖着的布块。

“这是计先生家中枣树所结的果子,先生出门前曾言分予坊间邻里食之,其常来此处用餐,亦以为当送老汉一份。”

孙老汉看着这鲜嫩欲滴的枣子愣了一下,双手在围裙上擦了又擦。

“呃,这怎么好意思,怎么好意思啊……”

话虽这么说,但却很诚实的伸手去接了,拿到篮子后才反应过来尹兆先前面的话。

“计先生出门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尚不知晓,嗯,把枣子放到车内把,篮子我还要带回去的!”

“哦哦哦,对对!”

孙老汉赶忙将小篮子的枣子倒到面车上的一个淘洗盆内,又把竹篮递还给尹兆先。

“尹夫子,您的篮子!”

“嗯,我就不打扰了,你忙!”

“哎哎尹夫子慢走!!”

看着尹兆先夫子逐渐走远的背影,孙老汉才细看淘盆内的枣子。

“孙老头,这什么果子啊?”

“是啊,能让我尝尝吗?”

有食客耐不住好奇心,站起来朝着孙老头木车那瞅。

“奇了,这是枣子?这才不到芒种呢,计先生院子里的枣树就结果啦?”

孙老头啧啧称奇,递给边上的食客一个,然后自己取了一粒在衣服上擦了擦,就啃了一口。

口中舌上绽放鲜甜,一股淡淡的清香在附近弥漫。

“唔……好吃!孙老头,再给我几个再给几个!”

“这有股香味啊,也给我们尝尝啊!!”

孙老头还在回味,听到众人的请求,赶忙把半个枣子塞进嘴里,用手护住淘洗盆,然后小心收到木车柜子内。

“没了没了,没几个,一共也就一手捧的量,我得带回家去让我孙子吃呢,没了没了!”

……

除了孙记面摊,济仁堂的童大夫也收到了一份枣子,并且数量不少,大约有两三斤,给店内学徒吃了一点解馋之后,童大夫也是果断藏私,带回家与家人一同享用。

……

这一天到了傍晚的时候,天牛坊的街坊邻里每家每户都收到了一两捧枣子,那滋味真的是让人难忘。

而居安小阁的枣树居然提前几个月挂果成熟,也是让整个天牛坊的居民津津乐道,到了第二天,整个宁安县都对此事啧啧称奇。

第二天中午,云来客栈内,正在吃饭的魏无畏听到有店小二在和掌柜的聊居安小阁枣树的事情,不由好奇心大起,但却听不太真切。

“小二,你刚刚说的什么枣树结果,能否和我说道说道?”

八卦这种东西,说的一方和听的一方几乎享受同等层次的快感,这要求店小二哪能拒绝,屁颠的跑到魏无畏边上。

“客官,您不知道啊,本县天牛坊发生一件奇事,那里有间居安小阁,院中有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枣树,这枣子本该过几个月才会成熟,没想到这树上的枣子现在就熟透了,天牛坊的人都分到了鲜枣吃。”

店小二这会回味了一下。

“我姐姐就嫁入了天牛坊,她家也分到了,给了我尝到了三颗,那滋味啧啧,真鲜甜,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

店小二看看大堂里不少食客的注意力几乎全被自己吸引了过来,也有些自得,故意把嗓门放大一点。

“说到这,还有一件更奇的事,据说这居安小阁的枣子,是一夜之间成熟的,在之前一天,半个天牛坊都能闻到枣花香,后来突然消失了,有人说那会就已经熟了!”

“哎呀!有如此怪事?”

“小二,你不会瞎说的吧?”

“就是,哪有一夜间能熟的,难不成还是神仙施法?”

边上几桌客人起哄,把店小二憋得脾气上来了。

“哼,那是你们外地人不知道,都把耳朵伸出来听仔细了,好回去和友人吹嘘!!这天牛坊的居安小阁住着本县一位奇人,自此人入住,其院内的枣树开花之后异香扑鼻。”

说到这店小二卖了个关子,间大家都有认真倾听,才继续道:

“接下来的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说计先生前日打算离开本县出门远游,当时和尹夫子告别的时候在院中叹了一句,说是可惜吃不到今年的枣子了……‘可惜了啊可惜了~~’”

店小二装腔作势的学了一句想象中的文气台词,然后才揉了揉表情。

“你们猜怎么着?当夜枣树就开始挂果,到天亮计先生醒来,开门一看,独木满园的枣树结满了熟透的枣子!嘿嘿厉害吧!”

“还有这种事?”

“我说小二,你当客栈伙计真是屈才了,能当说书先生去了!”

“是极是极,照你这么说,居安小阁住的怕不是神仙,哈哈哈哈哈!”

客栈大堂一阵哄笑,掌柜的在那也是笑着摇头。

只有魏无畏心中悸动,匆匆去柜台结了餐食的账,然后急匆匆的朝着天牛坊跑。

以魏无畏的武功,跑到居安小阁前的时候居然都微微气喘,可见多其焦急。

“呼……呼……呼……”

一边平复着气息,一边抬头看去,果然见到小阁那颗枣树上已然无花,位置稍低的树枝上只剩零星的枣子还挂在枝头,而最高处的那些枝丫上则还挂着不少。

再靠近小阁一看,院门上挂着一把铜锁。

一种懊恼和暗悔夹杂的情绪在魏无畏心中升起。

‘计先生果然离开了啊!’

随即魏无畏念头一转,望向那颗枣树。

‘嗯,得想办法收几颗枣子尝尝!’

至于直接翻墙去摘剩下的?这种事是绝对不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