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7章 计缘有些慌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村头篱门那种咯吱声还在身后,搀扶着计缘的老汉也不撒手,直接领着计缘往里走了十几步,到了一座外墙刷土浆的房前。

“先生当心,门槛很高,脚抬高!”

这门槛高可不是句笑话,是真的高,模糊着感觉都有自己小腿高了,计缘顺势抬脚随着老汉一起跨进屋内。

这屋子不像正常人家的住宅,因为仅有一室,既没有厨房也没有内堂,只有一张放着点着油灯的桌子和四张长凳子,和摆在边上的两张床。

‘嗯,更像一个临时寝室!’

到了室内,老汉终于松开了手,招呼着计缘坐下。

“先生请坐,老汉姓许,不知先生高姓家住何方啊?”

说话间还主动移开一张凳子,方便计缘入座,登脚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计缘心中拉出一条无色的线。

“好,谢谢老人家,在下姓计,是宁安县人士。”

计缘边说边摸着桌边坐下,将包袱和雨伞都放到桌上,一旁的老汉从一叠倒盖在桌边的碗碟上取一只,提起桌旁的陶罐壶给计缘倒水。

“哦宁安人,我们这儿到了晚上一般都不随便接待陌生人,老话说有影有温是活人,夜路呼名莫回头,这年头怪事多,总是得小心着点,刚刚让先生见笑了吧?”

茶水入碗声音清脆,倒满一碗溅起水花少许。

“先生请喝水。”

“不碍事,小心无大错,嗯谢谢了!”

再谢过一次,计缘嗅了嗅就也不顾及什么直接喝下了,这时候老人突然问了他一句。

“先生,你是鬼吧?”

“噗……”

计缘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咳咳咳……老人家说笑了,我当然不是鬼啦!”

这尼玛突如其来的硬核问题把计缘都给呛灌岔了气,咳嗽好一阵子,边上的老汉也连连致歉。

“先生勿怪,先生勿怪,老汉记性不好,突然才想到一事,下意识的就想确认一下,实在是我们这太偏,很少有人会晚上一个人过来。”

计缘咳嗽几声运转灵气,抚平气管的刺激,有些无奈又好奇的问。

“确认什么,老人家不是号过在下的脉了嘛?”

“说的也是说的也是,只是有的人死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是活人,这种就最难辨别,需要当着他的面说破,我们这管这土法子叫‘鸳鸯法’。”

‘什么怪名字?远洋?怨样?不可能是鸳鸯吧?’

甩去脑海里的想法,计缘直接就问老汉。

“老人家,你们这常常闹鬼?”

否则干嘛弄这么紧张,不过只要不是厉鬼倒并非什么大问题。

“前些年确实遇上过一回找替死鬼的,这荒郊乡野方圆几十里就我们一个村,大家都提防着呢,就怕有啥怪东西往这凑,不过鬼倒是还好,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人多壮胆,村里多得是火气重的青壮……”

老人顿了一下,稍作犹豫还是继续说了。

“只是我们这以前闹过美女蛇,这季节入了夜,大家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美女蛇?”

计缘心眉头一皱,难道是妖?

“嗯,据说是有个美人头的大蛇,喜欢把青壮男子骗过去吃了。”

“美人头?能开口骗人?老汉你可莫要诓我!”

计缘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牛奎山的陆山君,这是普通人用提防就能防得住的?

屋内油灯的灯火摇曳,室内却依然昏暗,晃动的光好似计缘的心情。

能开口说话的妖物精怪都是有道行的,已经炼化了横骨,可不是一不小心会被铁耙锄头打死的小精小怪了,而如果这蛇真的还有人头……

计缘都有些不敢想了,甚至有种离开的冲动,可去外面的话……胸口堵得慌啊。

这个县总不至于没有城隍吧?还管不管这里?

“哎,这事好多人都知道,以前让我们村慌了好长一段时间,怎会诓骗与你呢,不说了不说了……”

说到这,老汉从一边的凳子上站起来,去收拾另一张床铺。

“这位先生,我家还在内村,村头这房子是看顾村口的人暂住的,今天就请在此将就一晚吧,晚上若要上茅房,可以唤醒老汉我,我会搀你过去的。”

“对了,先生饿不饿,饿的话我去给你弄点吃食?”

“不用了,我不饿!”

计缘一边推辞,一边过去一起整理床铺,闻着上头的味道,应该是常有在晒的,不过就算味道重也无所谓,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也无心在意。

“汪汪汪……汪汪汪汪……”

外头一阵阵狗叫传来,还有几声咒骂响起,计缘细细倾听,似乎能听到诸如“难吃死了”“晦气”之类的词汇。

计缘看一边的老汉没啥反应,暂时抛开脑中的些许不安,询问自己的路途问题。

“老人家,你们这个村叫什么,是在顺宝县的哪个位置?往焦县怎么走合适啊?”

“顺宝县?”

听到老人家这疑惑的声音,计缘就有些感觉不好了。

“这位大先生,你这路偏得可有些远啊,这里是上河沟村,已经是岁远县地界的东北角,早就过了宝顺了。”

“啊!?”

‘岁远县?我特么跑过了两个县?’

镇纸地图精细是精细了,但线条太细密就导致地图刻度不好把握,只能通过这浓缩的地图了解各个地界的大致前后关系,超乎极限的塞下了大贞十三州,一个县在图上也就一个小点,刻下极小的名字标出官道已经是武判鬼斧神工了,想要距离感只能从一府之地上体现。

‘所以说我低估了自己的脚力?’

怕是当时施了障眼法以轻功追那三骑快马的时候,就已经不知不觉跑过了头了!

‘飙车误事啊!’

心中哀叹的计缘赶忙继续询问老人。

“那如果我要去春惠府,老人家以为是原路返回去好还是另选道路更合适啊?”

“这,老汉我也没跑过这么远,这样吧,计先生先行休息,明早可去问问同是村中留宿的商贾,我听说他们最终是要去杜明府城的,兴许知道怎么走合适!”

“哎……只能如此了!”

好想念手机导航啊……

……

夜深了……

村里人比城里人睡得更早,也没有打更的,室内的那个老汉已经打起了呼噜,室外偶尔会有村中的几声狗叫传来。

计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但却没睡着,一方面是因为边上的呼噜声在静夜中太明显,尤其是在他耳朵里,另一方面则是在摸着镇纸地图先自己重新规划路线。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

狗叫声突然密集起来,计缘几乎在闻声的同一瞬间就睁开眼睛,他能听出好多村犬是聚集在了某一处,一起朝着一个方向狂吠。

静待了片刻,狗叫声才逐渐安静下来。

养久了的老狗,往往会很有灵性,这一点当初在宁安县计缘就见识过一回,而且上辈子就一直听老人说狗眼通灵,所以狗叫声计缘还是有些在意的。

‘有些慌啊……’

……

村外河边,长长黑影在地上滑过,只是于沿岸区域呈现S形缓缓爬动,密实的鳞片擦过石块树枝都发出滋滋摩擦声。

在某处,黑影抬起身体遥望向村庄方向,露出粗壮身躯和腹部的白鳞。

“嘶~~~嘶~~~”

吐着信子伫立片刻,村中就响起一阵阵暴躁的犬吠,但其实那些家犬往往都只是靠近篱笆吼叫,却没有想要窜出去的意思。

“嘶~~~”

大蛇伏低身子,略显臃肿的身体在沿岸扭动几下。

“噗通~~”一声后,夹杂着水浪被排开的声响,长长的黑影滑入了河中,边上的一些小船也因为水面波纹的变化晃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