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0章 伏诛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规模比宁安县还要小一些的岁远县城内城隍庙中,常人不可闻招魂铃请神铃大作,城隍各司下属纷纷幻化而出,汇聚到城隍庙主殿城隍塑像之下。

归来的夜巡游立刻将所见所闻向县城隍汇报,三言两句就将所见所闻的一切说了个清楚。

“哼,仗着自己道行高深仙法高妙,竟对本县巡游阴使呼来喝去!难道这位仙道高人就不知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明面上是怒斥日夜巡游,实际上何尝不是连岁远县城隍体系全都批评了呢。

罚恶司主官当头一句话就是对计缘那一声暴喝表示不满,而一边的赏善司主官微微摇头。

“也不尽然,其人一剑令那蛇妖断尾求生仓皇逃命,却没有再度出剑,或是孤傲,但亦可能是敬我岁远城隍司法!”

“好了,此事稍后再论,当务之急是将蛇妖斩杀,巡游使已然代表我岁远阴司许下承诺,勿要让外人看了笑话!”

阴司主位的县城隍腰间挎着法剑,一步走出塑身,拖袍甩袖下达命令。

“随我封锁溧沟河,一条偷取凡人元阳的蛇精,又身受重伤,量它也跑不出去我百里岁远!”

蛇妖只要还没成气候,断去尾巴等于常人被砍断一条腿,根本跑不快,更别说那伤势也未必那么简单。

因为之前夜巡游描述的时候,可是说明了那一节断尾的状况,红光不退,内部火力游窜如同活物,威势内敛之下仅透出一丝凌厉锋芒,想必中了这么一剑断了尾也不会轻松的。

这也是上善司主官推断的一大根据,蛇妖中剑部分但凡再高上那么几尺,恐怕就必死无疑,可那高人仅仅烧燎其一尾,往好了想未必不是尊重岁远县城隍的管辖权力,罚恶司主官之所以恼也不过是因为那一声暴喝有些扫面子罢了。

在县城隍亲自带领下,七司主官随行四名,各司阴差几十之数几乎倾巢。

也存了彰显存在感和威势的想法,以城隍一县地祇的金身法相运转法力施展神通,带领城隍各司以几乎挪移般的速度飞速接近溧沟河,远远已经能听到另一名巡游使的招魂铃作响。

此时县城隍抬头望去,东方天际已经翻起白肚皮,同溧沟河两岸的黑暗形成鲜明对比。

“白日于我等也有些许麻烦,速战速决!”

城隍在前,四司主官在后,两侧阴差沿河两岸夹道而行,大队而行步履稳健却速度飞快。

“哼,那孽障果然身受重伤!”

河道被巨蛇搅动得十分浑浊,但其上的腥臭的血污却十分显眼,前方河滩有长蛇在水中挣扎。

“就在前面!走!”

随着城隍命令下达,四位主官随之一起徒然加速,各自法器依然现身手中。

“大胆蛇妖,受死!”

“纳命来~~~~~!”

在几息之后法光忽现,纷纷朝着河中打去,将本就浑浊的河水搅动得污泥翻滚,沿途岸边不断有浪花拍击而上。

“轰……”“轰隆……”

“砰……哗啦啦啦……”

本就身受重伤的蛇妖更是各处都皮开肉绽,在河面上痛苦翻滚。

“还未彻底炼化横骨就敢来钻空子,找死!勾魂使者,把它魂魄给我勾将出来!”

城隍收回法剑立于蛇妖蛇头,好似重物压顶一般将大蛇按死在河面上却诡异的沉不下去,对两岸阴差下达命令。

“领命!”

六名勾魂使鬼魅行进,踏至河面,腰间勾魂索变化而出,纷纷向河面之下甩去。

“嘶……吼……”

大蛇吼叫挣扎,身子却在某一刻徒然僵硬,一切反抗戛然而止。

一条大蛇虚影被六道勾魂索死死捆住,拖出了肉身……

……

天色逐渐从昏暗灰蒙到大亮,河滩边此刻早已聚集了大半村的人,全都带着惊恐和兴奋交加的情绪围在岸边看那一节卡在破木船边上的蛇尾。

此刻的蛇尾浮在水面上有些焦黑,这尾巴的最粗的地方犹如成人大腿,长一丈许,看得不少村人都直呼侥幸。

更有一些住在河滩边的村民,添油加醋的描述着当时的场景。

“哎呀真是吓人,昨晚上全村的狗都在叫,我就知道不对头!”

“这么说来这段时间的晚上,村里的狗总会有段时间叫个不停!”

“对对对,都在天亮前!”

“嘶……越想越怕!”

“要不是高人过境,村里迟早出人命啊!”

“我看呐,高人是特意来的,否则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昨天来?”

“就是说啊!”

……

“你们不知道,当时那高人就站在二壮家的屋顶,对着那美女蛇就是一声大吼,好多人都听到了。”

“对对,我当时差点吓得尿裤子!”

“我也是,我都吓瘫了,耳朵嗡嗡嗡直响。”

“那是,要不是那一声大吼,那倒霉催的商客早就被吃了!”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除妖啊,我都没看清怎么回事,那蛇妖身边就炸开火光,然后就在那痛苦的打滚。”

……

那边河边还在惊叹后怕,计缘已经随着村长等人来到了村长宅院中。

外头的多有村民假意路过或者远远眺望,要不是村长怒气冲冲的出来赶了几次人,怕是也会如河边那样汇聚起一大群围观的。

计缘是有些不自在的,他不是一个容易怯场的人,但同样不是一个享受舞台的人,围观也是如此,只是也不会过分表露出不满,不过村长人老成精,出去将围观的村民轰赶开的举动计缘觉得还是挺受用,清静不少。

此时那名商客才刚刚恢复清醒,方才最后已经被吓得魂不守舍瘫软无力,到了这里又是被掐人中又是喝下姜汤茶,这才回过气来。

这一醒来,除了看到同行的商客和此村几位长者,也看到了正坐在院中长凳上喝茶的计缘,立刻挣开边上的友人,踉踉跄跄跑到计缘跟前就跪下了。

“多谢仙长救命之恩,多谢仙长救命之恩~~!”

“咚咚咚……”

商客不断给计缘拜伏施礼,不停在黄泥地上磕着响头。

计缘也没有直接阻拦他,受了他这几拜,才伸手拖住了他的额头。

“以后记住了,色字头上一把刀,贪婪欲念害人命,不是害别人就是害自己,下次可未必会有人来救你!”

“是是是,仙长教训的是,经此一事,在下终生不忘,终生不忘!”

“好了,我也没什么资格称作仙长,就是有一点手段而已,更没有神仙大道的~~~”

计缘前半句是说给商客听的,后半句有点玩笑心思的稍稍扯了扯嗓子,是说给竖着耳朵的一众村民的。

商客点头称是,但却有一事没有说,昨晚松懈之后他真的被吓得魂不附体,所以也看到了阴差,当时那两阴差自称县城隍下辖夜巡游,对这位高人称呼“仙长”。

所以商客醒后也就下意识的称呼仙长并磕头。

这会许老汉也从外面进来,手上提着计缘的行李。

“计先生,您的包袱和雨伞!”

计缘随便一扫就知道并没有被翻过,接过包袱朝着许老汉点头笑了笑。

“谢谢老人家!”

“计先生折煞我了,您这是帮我们除去了妖怪啊……”

“嘿,你许老汉昨晚不也留我住了一宿嘛!”

计缘笑了一声,已经拍拍衣服站了起来,这村也不能多留,被村民围观事小,要是官府来人调查询问那就挺麻烦的,还是一走了之吧。

其实这种没成气候的妖物也不敢过分害人,山野老林还好,在正常城县,有百姓离奇横死,受死者戾气怨念所牵动,城隍司善恶簿和福寿簿都会出现异动,很容易被发现,蛇妖骗祭何尝不是钻空子的手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