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1章 无心之巧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计缘一句玩笑话结束,也看清了两个前来的孩子,是的,看清了。

两人一身淡蓝衣袍干干净净,一点灰尘都没有,就连露出的靴子上都是纤尘不染,脸上也是白白净净。

这可是从山路上穿过来的,又加上天色已黑,真是两个普通孩子会敢在这种时候往山里跑?还来到这种盯着看就有些恐怖的深潭边?

再看了看后头,确认并没有什么大人,这两孩子是普通人的概率大大降低,而且身上并既无妖气也无阴气……

‘山中之神?又或者说不定就是我计某人来此这么久之后,头一次遇到真正的修仙人士?’

计缘心头微动,但似乎又没之前想象中那么激动,假意回头继续看书,只是很好奇来者的具体底细。

不过计缘气定神闲,两个孩子却看不下去了,男孩道:

“喂,那渔夫,你什么时候走啊?反正你也钓不到鱼的。”

另一个女孩马上接上一句:

“天都黑了,你就不怕山里有野兽吗?”

站在普通人的逻辑范畴,两个孩子问这话其实挺有些意思的。

计缘再次转头看看他们。

“天都黑了,你们两个小孩子还在深山里晃悠,不怕家里担心,不怕野兽吗?”

“我们不怕!”

“对!我们不怕!”

像是为了增加说服力,那名女孩又加了一句。

“你别看我们小,我们有很高的武功!”

计缘笑了,点点头深以为然。

“原来如此,失敬失敬,不过我也不怕,我也有很高的武功!”

说完,计缘就又把头转回去看书,反正就是死活没有挪屁股的打算。

从短暂的交流看,这两应该真是和外表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不是外貌像孩子实则百八十的家伙。

“哼,你钓一夜都不会有鱼上钩的!”

男孩刚说完这句,计缘突然神色一动,虽然鱼竿没变化,但是在潭水中的鱼钩似乎被触动了一下。

下一刻,鱼线微不可察的一颤,计缘眯起眼睛,以手腕发力一抖,没见什么大动作,鱼竿就像变魔术一样弯曲然后向上甩。

“哗啦~”

原本碧绿平静的潭水被拉出一串水花,一条银白色半透明大约食指长的小鱼被鱼钩勾着,顺着鱼线和鱼竿的方向被甩上半空。

“银窍子!”

男童女童齐声惊呼。

在惊呼中,那男童几乎下意识的就从袖中甩出一块圆环形蓝色玉佩,刹那间,蓝玉由小变大,拖着一道淡淡的蓝光朝着还在半空的银鱼飞去,光在玉佩后兜出一个模糊的口袋轮廓。

“嗯!?”

计缘竹竿甩动,凭借着顶尖江湖高手的技巧感,鱼线牵着银鱼好似飞鸟般灵活,那蓝玉飞得不算慢,却始终罩不住银鱼。

在玉佩两次擦过银鱼之后,计缘直接杆子往下一抖,连着鱼线鱼钩的银鱼骤然往下,飞向了计缘。

一道水线自水潭中升起,在计缘身前凝聚成一颗皮球大小的水球。

“啵~”

银鱼恰好在水球形成的那一刻,极其准确的坠入其中,而上头的铁钩也在计缘的巧劲下从银鱼嘴中抖出。

那男孩眉头紧皱的收回了空中飞舞的玉环,和女孩一起盯着计缘,看着小银鱼在水球中游动却怎么也逃不出来。

“你是何人?敢来碧水潭偷银窍子鱼!”

计缘暂时将鱼竿收起来放在一边,转过半个身子看向两个一脸怒气的孩子。

“难道这碧水潭还是你们玉怀山独占的?”

一看到那蓝色环形玉佩计缘就知道是哪边的人了。

“你知道我们玉怀山还不把银窍子鱼给我们?”

男孩说得很是孩子气,和寻常百姓人家的孩子也没什么区别。

计缘也是笑了。

“我在这钓了大半天也就钓了这一条鱼,就算你们玉怀山是稽州仙府名门,也不能直接明抢吧?”

“你!碧水潭这就是我们玉怀山的!所以银窍子也是我们的!”

“我们每年都来来此守候银窍子鱼,都好几年了!”

要是以前的计缘,或许也就真的让这两孩子唬住了,可现在好歹也是了解了不少东西的。

“呵呵,这碧水潭无法无禁,又距离玉怀山有近七八百里之遥,这就成了你们山门之物了?”

计缘说完,心中微动之下,有意似玩笑又似认真的朝着两孩子后方喊一句。

“没长辈跟来吗?任由两孩子撒泼!”

本来这只是计缘带着一丝讽刺的试探话,可没想到话音刚落,真就有声响飘然而至。

“让阁下见笑了,确实是我玉怀山理亏!”

声音没有计缘的中正平和浑厚有力,却也称得上温文尔雅,随着声音落下,一名身着蓝衣流云长袍,头顶发髻插玉簪的中年男子飘然而至,像是从空气中走出一般。

在此之前,计缘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一丝此人存在的痕迹,既看不到也听不到,着实把计某人吓了一跳,只是几次锻炼下来使得计缘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而一双苍目更是从无波澜。

实际上,另一边的来人也被计缘吓了一跳,他看不透钓鱼人是何方神圣,身不见气顶无神光,仿佛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与周遭自然浑如一体。

尤其刚刚戏弄童子时腾转鱼竿鱼线那一手,举重若轻毫无烟火气息,甚至没有任何法力痕迹外露,御水功夫也是细润无比毫无匠气,仅用了最简单的御水技巧,多一分都没有。

而且虽然蓝袍男子是自己出来的,可望着计缘那一双特殊的眼睛,总感觉对方能看透化虚玉符后的自己。

“呵呵,我也就是随便一喊,也没想到真有长辈跟着,阁下倒是耐得住性子!”

说话间,计缘也顺势坐着挪转半个身子,好让自己不至于一直要转头面对后方,也使得膝盖上的一本《通明策》露出了出来,让蓝衣男子眼神微微一凝。

‘通明策?是天箓书!’

来人根本没把计缘那句大实话当真,对方边钓鱼边看书,也绝不可能是定中读书。

“阁下说笑了,是两个后辈童子胡闹了,只因这碧水潭一年方能孕育出一条银窍子,对我这两个后辈修行有所裨益,所以才着了急。”

说完这句,蓝衣男子挥手一招,两童子就像是被无形的线直接拽到了身边,看似是管教两人无礼,实则已经悄然提防。

眼前的钓鱼人道行深不可测,脾气看似温和却未必是真,还是小心处理得为好。

‘只是一条银窍子而已,找个理由退去吧!’

“在下玉怀山裘风,不知先生贵姓,来此可是专门为等候我等?”

裘风有意缓和语气,称呼上也改为敬称,朝着计缘微微拱手。

计缘当然也不敢托大,慢慢起身后才拱手回礼,犹豫半秒决定还是报上真名。

“鄙人姓计名缘,不必称贵,此番前来也不过是闲暇时看外道传,得知此处孕育水精,起了一探究竟的兴致罢了。”

‘不是专门等着的就好!’

不管真假,裘风多少微松一口气,脸上也带上笑意。

“既然先生已经钓到了银窍子,我们也不便多留打扰,这就别过吧!和儿依依,我们走。”

说话间,裘风再次朝着计缘略一拱手,就领着两个童子转身离去。

计缘能看出裘风面对自己带着小心和防备,可除了在水潭边拱手回礼,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第一次同修仙者接触就这么结束了?

两名童子依然心不甘情不愿,走路都踢着山石子杂草,在离开水潭一小段距离后,女童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嘀咕抱怨。

“什么嘛,还抢我们银窍子,和小孩子过不去……”

裘风也是哭笑不得,这孩子还真当碧水潭是自己家的了。

只是没想到男童又补了一句:“嗯,臭不要脸……”

本来前面几句话都没什么,但“臭不要脸”几个字一出,裘风脸色巨变立刻喝断。

“和儿!”

师兄的这两童子有些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这世上很多道行高深之辈六识异常敏锐,而且别的都好说,直接骂人脸面是非常犯忌讳的事情。

“哈哈哈哈……说得有点道理,和小孩子抢东西确实有些不要脸了!”

计缘中正的声音传来,虽然在笑,却反而使得裘风心中猛然一突,紧张之余已经鼓动法力,头顶玉簪更是已经由蓝色化出一股红晕,他一个朝元之境的仙门中人心中居然毫无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