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2章 有你羡慕的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计缘不是一个蛮横之人,现下也没有真正蛮横的底气,不过他却洞悉裘风的心思。

一条水精凝聚的银窍子鱼自然是珍贵的,至少对于如今的计缘来说可是宝贝,即便不知道怎么用最合适,拿来炖汤八成也挺补的。

但这样其实有些浪费,真正懂得利用这条鱼的人正在数十步开外的山林间一脸戒备呢。

“裘先生不必紧张,一句口角而已,计某还不会和孩子一般见识,况且孩童出言不逊自然该有家中长辈教训。”

计缘的声音平缓传来,提着包袱夹着雨伞,一根翠绿竹竿抗在肩上,巧妙的避开山间树枝和藤蔓,慢悠悠走来好似一个连拳脚武功都不会的普通百姓。

有趣的是,绿竹竿子尖端,一颗水球连着一条细细的水线,就这么一荡一荡的挑在计缘身后,每每总能差之毫厘的避过树枝,看得趣意顿生又极其悠然。

这是计缘天真洒脱一面的自然表现,让见者莫名心绪宁静。

走到近前,脸上笑容不减的计缘朝着那名叫“和儿”的男童眨了眨眼,这小家伙现在已经不敢出声了,也还没意识到计缘刚刚那句看似大肚的话有多厉害,回去绝对会有教训的。

计缘这俏皮的一幕被裘风捕捉到,反而心安不少,也暗定回去之后让男童吃点苦头,师兄舍不得他这个做师弟的就代管!

裘风没有点破更没有直接开口教训男童,而是先开口询问计缘。

“不知计先生追来有何指教!”

“呵呵,指教不敢当,只是计某一穷二白实在囊中羞涩,见你们如此中意这银窍子,拿来给我炖汤实在既是可惜又是浪费,不如就与你们换点东西吧?”

如果是刚才,乍一听到计缘的要求,裘风会率先以为这位未知的高人是在威胁什么,可现在却很奇特的没有生出这种想法。

“不知先生想要何物,若是在下方便拿得出手,自然不会吝啬!”

裘风想的是,对方这份善意就自有价值。

计缘从头到尾几乎没说什么假话,他是真的一穷二白,也真的动过炖鱼汤的念头,现在这状况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他也不知道这银窍子到底什么价值,只能尽量往心中想要的东西方面开口。

“计某不过是个乡野之辈,见识浅也不需太过珍贵之物,只是对当今修仙界的事情分外好奇,不论是功法术术,奇书异志,还是细碎妙法和有趣玩物,皆可以之换取这银窍子,嗯,就是最粗浅的练气诀也极感兴趣!”

通过通明策和外道传中了解,练气诀在基础阶段是没有高下的,既没有五行之别也无阴阳之分,虽各个仙府都有所谓独特的练气诀,但实际上大同小异,不会有什么差别,说白了就是修仙法诀中的大路货。

计缘恰恰最渴望就是这个大路货。

而这次不同于上次宋老城隍的误会,计缘很清楚知道裘风把自己当成高人了,可他也不点破,知人知面不知心,让人保持敬畏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更合适,尤其此时也算有那么一点利益纠葛。

“啊啊啊!基础修仙练气诀我有,我有的,师叔我们就用那个换!”

女童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依依~~!”

裘风哼了一声,顿时让女童收声,真拿基础练气诀来换和对方白送有什么区别?

想到给刚才见到的通明策,再回想计缘口中说过外道传,这种百年前的古董杂书裘风自己都是第一次见到,看起来这计先生是真的对稀奇的事感兴趣。

联想到这里,裘风心中也有了决断,一定要与这个深不可测高人结下一个善缘!

“先生雅兴裘风也是心向往之,只可惜身上也无什么稀奇宝物,但有篇古章先生定感兴趣!”

说到这,裘风袖口一挥,一根细长的白玉签子自袖中飞出,晶莹剔透大约中指长短。

“此乃拘神残篇,裘某参研十数载,虽不得异术,但却对术法理解和心神凝聚有些帮助,不知入不入得了先生之法眼?”

裘风介绍几句,白玉签子就朝着计缘飞去,被后者伸手接住。

拘神?最初那本修仙书中提到过的异术!

哪怕是残篇,但计缘也清楚这种东西可绝对不是白菜货,一条银窍子鱼怕是不值得吧,但要送回去计缘可舍不得,人家裘风自己都不在意了。

但虽然很开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计缘还是更想要练气诀……

“一条银窍子怕是值不得这么多,多谢裘先生美意,计某承情了。”

说话间,计缘肩膀一抖,鱼竿就甩动起来,那水球划过鱼线,好似渔人抛竿一般,在计缘高超的发力和平衡技巧下,浑圆一体的稳稳飞向裘风。

后者赶忙施法定住水球,却不免引得水球水花荡漾,这一下,即便是男女两童子也能看出高下立判,懵懂的知道了不得了。

裘风心中微微一叹,对方除了御水,依然没有展露丝毫法力,而自己施法承接水团却引得水波荡漾。

他没想到计缘顶多施法维持水球存在,其他一切用的皆是巧妙的力道控制技巧,和术法无关。

“计先生,既然此间事了,我们也就此别过吧,他日有机会,欢迎先生来玉怀山做客!”

“好,有机会定去拜访!”

双方都还算满意,一起拱手至别。

而那裹着银窍子鱼的水球,则到了女童手中,这孩子也是用的御水技巧,上下翻腾着逗弄小鱼,在裘风的催促之下,两孩子才随其离开。

不过大约走了十几步,女童像是和裘风交流了什么,转身朝着计缘跑来,走到近处才从袖内口袋里掏出一根略大的白玉签递上去。

“计前辈,这是我的基础练气诀,你刚刚说想要的,我可只有这个呢!”

说完不等略带错愕的计缘反应,小女童把白玉签一抛,赶紧开溜跑回裘风身边,后者也带着笑意朝计缘拱手。

计缘内心现在很是充斥着一种惊喜,不管是裘风指点还是小女孩自己会做人,对计缘来说都意义重大,接住白玉签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甚妙甚妙,女娃儿叫依依是吧,将来若是遇上难处,计某定会尽力帮你一次,我们后会有期了,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中气十足满怀喜悦,更充满计缘的气度和自信,即便现在还是一个小角色,可他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见计缘大笑之后朝自己拱手回礼,裘风才带着止不住的笑容牵起两童子跨步离开,百十步之后身形就已经越拉越远。

……

半刻之后,裘风牵着两童子在天际御风而行,依旧面露微笑。

“师叔,换到了鱼也不用这么高兴吧!”

见男童开口,裘风微微摇头看向还在玩着水球的女童,开口一笑答非所问。

“嘿嘿,世间有一种道妙高绝之辈甚为随性洒脱,无邪烂漫返璞归真,结识便是缘法,你不懂,将来有你羡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