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0章 合不合适,很合适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等水面波纹都已经平静下来,魏家的一众人依然如同在梦中。

尽管已经临近六月,可因为之前冷汗浸湿了衣物,在晚风下的众人还是觉得凉飕飕的。

魏无畏朝江面喊话感谢过后,就一直盯着江面陷入思索中。

“家主……怎么样?”

魏家大伯率先打破沉默,询问刚刚最后的情况,魏无畏闻言终于抬起头来,看看周围众人露出笑容。

“自然是成了,列位都是我魏家心腹之辈,今夜之事望大家守口如瓶,便是最亲近之人也不得提起!”

这话主要是对着另外那些人手说得,至于老管家和魏无畏父辈的两个兄弟当然是自己人。

说完这些,魏无畏才大手一挥。

“走,去码头不醉不归!”

这时间段,春惠府城门已闭,城外也就大码头一个热闹的地方,那里生活着不少水上讨生活的人,有酒肆饭馆也有客栈驿所,更有那画舫花船和游江船舟,是船客富户公子花娘聚集之所。

晚上的大码头,可比春惠府城白天还热闹!

等到魏家一众人怀揣着一种兴奋的情绪离开之后许久,计缘依然躺在远方杨柳上,一叶障目之下只是一片月光下的树荫。

那边横江杨柳之处的江面,只剩晚风和流水带起的轻微波浪,已经没有之前老龟闹出的动静,远处江上的楼船依稀有载歌载舞声传来。

从头到尾计缘只是旁观旁听,能看清的不过是那只老龟和魏家玉佩的一抹灵光,而他们说的话倒是一字不落的听在耳中。

老龟也没有为难魏无畏,最后感叹更是饱含情感,若非计缘自家人知自家事,真的是有种想要帮他一把的冲动。

可老龟所求之事八成与修行有关,计缘不觉得自己真有资格指点对方,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是抬头望着明月。

原本是看一场热闹,却让计缘心头有不少感触。

“望时有满月,心间存缺憾,你求缘,他亦求缘,我又何尝不是呢……”

没有挪屁股的打算,反正现在也不凉,以计缘如今的体格随便能抗住,就这么直到晨光渐起,弹指一瞬般抱着空酒壶在柳树上以似睡非睡的状态待了一宿。

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后伸了个懒腰,下意识摇了摇酒壶,四下看看却没找到垃圾桶,不由哑然失笑。

……

春惠府城,飘香坊西角的名店园子铺,掌柜的照例在台前算账。

外面有车轮滚动的声音和吆喝声传来,掌柜的抬头看去,是收酒的王三爷领着两辆牛车亲自过来了。

掌柜的连忙放下从柜台后面出来,跨出店面拱手迎接。

“三爷近来可好啊!”

那王三爷原名王子重,乃是春惠府中颇有财势的王家长辈,与这一辈王家家主是兄弟,家中排行第三,不过其人远在几百里外的周庄看顾王家产业,很少回春惠府。

听到掌柜的热情的招呼声,王三爷也是爽朗回应。

“哈哈哈哈,王某吃好睡好,就是念想着园子铺的千日春啊,卓掌柜别来无恙啊?”

“托三爷的福,在下也是精神抖擞,千日春早就为您备好,就等着三爷来取呢!”

两人笑着一起进了园子铺,不用掌柜的吩咐,店内的伙计就都开始忙碌起来,一个个从内库将一坛坛美酒搬运出来,两辆牛车那边也有王家人手帮忙。

“三爷,请您小酌一杯?”

“卓掌柜客气了,一杯怎么够呢!”

“哈哈哈,我这记性!”

卓掌柜走回柜台,从里面取出一托盘,上面摆放精瓷杯盏和酒壶,放到了店铺内的一张桌子上,然后亲自为王三爷倒酒。

“三爷请!”

“多谢了!”

王子重坐在凳子上,顺势就取过杯子饮尽,而一边的卓掌柜则细细盯着他喝完的酒杯看,发现上面和常人一样沾着不少酒液。

王子重察觉到卓掌柜的眼神,有些疑惑地问道:

“卓掌柜,你看什么呢?”

“奥没什么没什么,三爷喝酒!”

说完,掌柜的赶紧倒酒。

这样往复三杯,每次掌柜的都细瞧酒杯,看得王子重都浑身别扭,要不是熟知卓掌柜为人,又对自己武功有自信,怕是要怀疑是不是被下毒了。

“卓掌柜,你魔怔了?到底有什么事?”

卓掌柜这会也不推脱了,而是在王子重对面坐下,给对方倒满酒,又给自己也倒上。

“三爷,您的武功,在江湖上属于第几流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

王子重颇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了。

“真要论起来,当属第一流之上,距先天不过一步之遥,再有个十年八载,未必不能突破!”

“呃……那江湖上如您这般武艺者,多么?”

“呵呵呵……凤毛麟角尔!”

王子重颇为自得的将酒水饮尽,卓掌柜又赶忙倒满。

“三爷,恕我冒昧,您能做到一口喝干杯中酒吗,就是丝酒不剩的那种?”

“这有何难,你且看好!”

说完这句,王三爷,执杯在胸前手臂猛然一抖,右手好似甩臂般就像酒水甩到口中,然后举起酒杯给卓掌柜看。

后者见杯底确实干净,但好似依然不是白瓷本色,于是伸出手指抹了一下,发现指头上还是留存少许酒液。

“三爷莫怪,我给您换个杯子!”

“卓掌柜,你似乎是还有心事,怎么,刚刚王某这一手让你失望了?”

王子重这句并非讽刺,而是确实疑惑。

“三爷,要是这么喝酒,能否将酒喝干净,且指触杯底而觉干!”

说完这句,掌柜的做出一个喝酒的姿势,没什么特殊的,就是常人举杯喝酒的样子,先品一品,然后慢慢倒进嘴里。

王子重将卓掌柜的动作都看在眼里,皱起眉头回答。

“这怕是不行吧,你也见到了,便是运劲抖酒都有残余,何况是这么轻飘飘的,便是先天之绝顶高手能在两尺内隔空取物,也是做不到让无形之水如此听话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句“让无形之水听话”,将卓掌柜心头震了一下。

“原来如此,多谢三爷解惑。”

卓掌柜道谢过后,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可有时候,有些事,就是这么巧。

“掌柜的,若是自带酒壶买酒,是否可以便宜些,你们这的千日春喝了……它上瘾!”

计缘中正平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卓掌柜滕得一下就站了起来,把边上的王子重都给吓了一跳。

抬头朝门外望去,果真看到了前两日所见之人。

“有的有的,不不,便宜的便宜的!”

哪怕极力装作正常,可这激动的状态根本藏不住,看得王子重莫名其妙,倒是计缘略微皱眉,思索着是为何如此,反正一时间是没想到哪出了问题。

王子重看看门外之人,难道是因为此人很特殊?

待见到计缘也朝自己望来,王子重抬臂略一拱手致礼,计缘也礼貌性的微微拱手回礼。

“客官,客官您请进啊!这是二十年陈的千日春,您看合适不?”

“喂喂喂!卓掌柜,这不合适吧?你不是说二十年陈的所剩不多,都不卖吗!”

王子重嚷嚷着站起来,吹胡子瞪眼,自己的酒都顾不上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