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2章 溜了溜了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春沐江距离春惠府城南方大约百里外,便是一道长长的蜿蜒江段,其两侧依偎着山丘,江面虽不是整江最宽处却也宽超百丈,且此处江段绝对是春沐江最深处,水势也较为平缓。

在江底层层如迷宫般的水草石峦之下则另有神异,一个外部幽暗的巨大气泡附着于江底,这气泡之上同样满是砂石水草,可气泡之下内有乾坤。

一座比之春惠府外江神祠规模更胜一筹的府邸坐落于此。

整座府邸虽然有的是鹅卵堆砌有的是山峦巨石斧凿,却拥有一种融于一体的恢弘气势,类比凡尘建筑,同样有亭台楼阁,同样有大殿大室。

在后院中心的一处巨大软沙地上,一条无鳞的白蛟惬意的躺在上头小憩,单从外形看,除了无鳞,此蛟已经极为接近真龙。

若非白色的龙须偶尔一甩会带起一阵细微的气泡,有凡人肉眼能看到此府,还会以为并没有水,可见此处府邸所蕴之水是多么通透。

府邸气泡的入口处,一块带着微微荧光的晶莹牌匾横于高处,上书“春沐府”三个笔画工整的大字。

有一只老龟正驮着美酒游到此处,背上的十几坛美酒都被水法束缚使之不会飘走也不会被江水浸透。

老龟四足刚刚在江底落下,就有厉声传来。

“止步!此乃江神府邸,不得擅闯!”

一左一右两道幽暗的影子逐渐显现出身形,是两个连面部在内周身发青,有利齿獠牙的人形怪物,长长的头发漂浮于头顶水流中。

“两位夜叉大人,是老龟我,是老龟我!”

老龟连忙将背上的美酒卸下,由水流托着悬浮在前。

“这是来自大贞各地的上好美酒,除了千日春,也有那醉今宵和杜康,俱是好酒啊,老龟得之特来敬献给江神老爷,还望夜叉大人通融汇报一声,好让老龟能见上江神老爷一面!”

老龟仰起身子,在浪涛水藻间前足抱笼学人作揖。

“老龟,你还不死心,江神老爷在打盹,我们可不敢随便打扰!”

“夜叉大人,您贵人多忘事,江神老爷每年入夏游江,夏至已经迫近,定然是醒了的,求夜叉大人通融,喝上好酒江神老爷也开心的!”

老龟不断拱手,极尽口舌之能,终于将两位夜叉说动。

“那好,你且等着,容我去禀报!”

说完这句,其中一个夜叉向后隐匿,在水流中慢跑,进入了江神府内。

片刻之后,白蛟所卧沙庭处,夜叉刚刚到达,白蛟就呢喃着开口。

“是那龟又来了?”

夜叉赶忙低头拱手。

“回老爷的话,正是那老龟,今年又驼来诸多美酒,说是来自大贞各处。”

体长二十余丈的白蛟双眸睁开一条缝隙,露出内里的琥珀色幽光。

“喝他这么些年的酒,今年就见他一面吧,你去领他进来!”

“是!”

夜叉告退之后便快速跑回府门处。

“江神老爷让你进去,随我走吧!”

老龟闻言大喜过望,不断道谢中拽着美酒一同随着夜叉进入江神府邸。

这府邸中虽有亭台楼阁,但却分外冷清,好似只有老龟和夜叉在前行,而看不到别的鱼虾之辈。

“老爷龙气太盛,知晓寻常水族在待久了这会极不自在,令他们多在别府生息,所以这看起来比较冷清。”

夜叉像是知道老龟在想什么,这么解释了一句。

待到越来越接近后院沙庭,老龟也感觉到越来越有压力,在越过一个大门庭之后,眼前是一个屏风,视线往两侧扫去,已经能看到那可怖的龙躯。

“老爷,黑背老龟带到,属下告退!”

看到夜叉行礼又退走,老龟一个激灵,赶忙在对着屏风行礼。

“春沐江黑背老龟乌崇,拜见江神老爷!”

“嗯……过来说话!”

白蛟语速缓慢,老龟赶忙拽上美酒爬绕过屏风,心神一滞之下见到了一整条白蛟。

“乌崇这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吗?”

白蛟双眸微开,幽光之下令老龟不敢动弹。

“回江神老爷的话,正是老龟自起之名。”

白蛟之首微微抬起,龙嘴咧开露出其内冷锋,让老龟有种即将被吞吃的窒息感,龙蛟之属可是很有可能这么做的。

“你这老龟,虽久修不得精进,却也精通卜算,难道不知究其根本,我这落鳞之蛟较你也不过强上三分罢了。”

老龟匍匐在地,前足下压龟首杵地,好似叩拜。

“江神老爷,您知晓我妖族之苦,眼睁睁看着自己空耗余寿,除了求您指点一条路,老龟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呀。”

看着这老龟不断叩首,白蛟神色却无变化。

“你这些年也算助过一些凡人平步青云,为此不惜频频卜天而告,可有人回报与你啊?”

白蛟的问题让老龟沉默了。

“我是可以帮你在祠庙立一龟像,借香火民愿之力助你化形,可你知晓这样化形的代价吗……”

白蛟说话间抬起蛟龙之首,望着老龟龙须舞动。

一坛千日春悬浮起来,封泥自动打开,又晶莹酒液飞出,被吸入龙口。

“酒还是不错的……”

正在这时,一道玄黄之气好似水中游动的烟雾,自府邸上空浮现,白蛟心有所感才刚刚转头望去,这气息就没入了蛟龙头顶,一阵晕眩感传来。

“唔……”

沙庭水波骤然膨胀,细沙犹如遭受爆炸冲击,在通透的水流中朝着四面漫天掀起……

老龟四足死死抓地,却依然被水流冲击得向后滑移。

眼前的白蛟好似喝醉酒一样在前方摇来晃去。

‘这酒劲这么大?’

这个荒唐的念头才起,就被老龟自己否决了。

这府邸风波大约三四五个呼吸之后方才结束,白蛟依然有些晃点的摇晃着脑袋,犹如凡人一口闷了一大碗大补药酒。

老龟已经滑到了庭院角落,战战兢兢不敢动弹,前方龙气威势不断弥漫让他倍感压迫。

“老爷,您怎么了?”

有夜叉自外头赶来,声音分外惊愕。

“我也不知晓……只觉得如遭重击头晕眼花的……”

白蛟甩了甩脑袋,随着越来越清晰,更有种奇特感觉升起,看了看老龟和夜叉。

“你等且在此候着,我去去就回!”

说完,白蛟龙腾舞动,排开水波顷刻间就游出春沐府,化为一道虚白浅影朝北方游去。

大约一刻之后,春沐府近处江段某处水浪“轰~”得炸开,有肉眼不可见的模糊龙影化为流光升腾而走。

边上一艘楼船上有不少人惊愕万分的看着远方江面莫名炸开的大浪。

又过去片刻,一名年过半百衣着富贵的老者跨入了江神祠主殿,视线在周围香客人流中扫来扫去未能发现什么,最后走到神像前的大香炉中查探,视线在一瞬就死死盯住了一炷香。

此香已经被其他香断挤到了角落并倾倒在了香炉中,可以见到香身仅仅燃烧了一小节就已经熄灭。

“这位施主,请不要挡着其他施主上香,施主你干什么,当心江神老爷降罪~~!”

庙祝本来还好言相劝,却见到那名富贵老者居然把手伸向了香炉。

老者充耳不闻,只是手指刚刚触碰到那节香,其香身就化为焦黑粉末消散无踪,连灰烬都没剩下多少。

“这位施主休要无礼,快快把手拿出来!否则……”

这会庙祝已经过来,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老者一把抓住了手臂。

“庙祝我且问你,方才有什么特殊之人在此上香,他长什么样,什么时候走得,往何处去了?”

略微激动之下,老者须目间散发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吓得庙祝口不能言,周围香客也顿时鸦雀无声。

良久之后,老者才显得颓然,放开庙祝的手。

“你又怎可能知晓呢……”

而江神祠外的远处,计缘也是骇然的望向那里,那老蛟赶来的时候气息几乎是毫不掩饰,仿佛就是在向谁宣告一句“我来了”。

“呼……还好早走一步……”

计缘揉了揉胸口,最后望了江神祠一眼,赶紧加快脚步进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