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4章 偶见凶光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事实证明,有些事情,计缘的自信还是挺迷的,这当然不是指修行,而是更玄学的东西。

计缘敢百分之一百肯定,自己的方向绝对没有搞错,是出了城翻过一座小山丘之后就顺着山脊方向往南狂奔的。

但计缘现在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那就是可能自己了解的地图都未必准确。

到底还是上辈子的思维印象太深,忘了古代的地图有时候是很抽象的,精细度自然不可能和上辈子的实景拍摄和卫星定位相比。

计缘手上最大地形依仗是宁安县城隍司武判所刻,那么问题来了。

武判死后成为武判过了得几十上百年了吧,然后其生前其实也未必就出过多少远门,所刻的地图自然也是找图拼凑临摹的,而且这些图中可能还有一部分是城隍阴司所藏的陈年老图。

不能因为刻图的人是香火神道的鬼修,就认为刻的图也很神奇很准确,实际上可能精度堪忧。

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计缘止住步伐喃喃自语。

“和想象中的有些差别……所以……路呢?”

计缘有些茫然,跑跑停停狂奔了一天之后,越跑越慢越跑越慌的他,终于承认,他居然又一次迷路了。

一种‘我知道自己是谁,可我在哪?’的人生拷问自计缘心中升起。

本来应该早就能看到一条河道才对,可是一路跑来愣是没看到有显眼的水道,计缘也就放心大胆的跑了,直到现在。

眼前左右入目的全是一片不算茂密的林地,地势上都是些起伏不高的矮山矮坡,估计高的也就几十米,连峰都算不上。

不过地面倒是也有一些小道,有些像是野兽走过的,而有些明显是人留下的,虽然布满杂草,但计缘脚踩上去还是能感觉到一点车轱辘压过的痕迹。

话又说回来,论穿鞋的舒适程度计缘觉得两辈子各有千秋,现在的鞋都是绣坊或者百姓家姑娘贤妇一针一线纳的,鞋底都较为柔软,鞋面是多层布,穿起来舒适又不膈应,不过这可能也和上辈子计缘不懂鞋没啥大钱没买过高级鞋的缘故。

计缘倒也不担心什么,只要方向大致正确就行了,他现在好歹也不是个普通人了,肚子饿了凭着那一手闻声辨味的本事,也不愁找不到吃的喝的。

这会计缘没有再奔跑,漫步前行当做休息,挑了一条顺着方向,可能是野兽小径的细路前行,也从背后包里摸出那壶酒,打开封盖抿了两口,再收好放回包里。

迈过一片地面枯草的时候,刚要往下踏的计缘忽然心中微动的止住了脚步,把悬空的脚撤回来,蹲下身子伸手小心的拨开那些枯草,露出了一个捕兽的机关。

把脸凑近了勉力细瞧,模糊中能看到主体部分有两轮带尖锐锯齿的铁箍,中间有些小孔洞里立着好些像是油浸等法炮制的竹条,只不过现在竹条弯曲得厉害,似乎还牵着一些兽筋样子的东西,虽然和上辈子弹簧技术的有较大差异,但应该是个捕兽夹。

“这没有弹簧的帮助,能有多大力道?”

有些好奇的计缘从边上找来一根拇指粗小臂长的木棍,对着捕兽夹中间作为触发的铁片点了下去。

“咔……”

一声清脆的咬合声,手中的树枝直接被夹断。

“嘶……”

计缘倒吸一口凉气,明知刚刚自这么踩下去不至于受重伤,可免不了头皮发麻。

不过有捕兽夹自然也就有猎户,说明附近还是有人烟的。

想了下,计缘再次依着纹路顺序将不算太复杂的捕兽夹归位,这种竹片和兽筋原理的夹子,估计咬合次数应该不高,竹片会很快弹性疲劳的。

在覆盖上之前的杂草后计缘再次起身赶路,只是这回就不走兽径了。

待到翻上一座几十米高的矮丘,计缘眼前一亮,堪忧的视力虽然看得模糊,但却不缺乏对动态事物的敏锐性,能看到远方有烟雾升起,颜色偏黑,应当是正有人在烧火。

……

三里开外的土丘背风面一侧,有四个穿着轻便皮褂子,裤腿和小臂上都绑紧了皮革护臂的人正在篝火边休息,他们大部分都携带了弓箭,有的背在背后,有的放在一边,一些砍刀刺矛之类的也没少。

一只剥了皮的野兔和一只拔毛去脏的野鸡正由人串着在火上烤。

“哎,出来几天了,没猎到什么大货不说,还弄丢了娘给的串珠,真他娘的晦气!”

“好了,你那串珠回头去庙摊上五文钱买一个就行了,至于念叨这么些回嘛!”

“你懂什么!那是我娘去庙里求来的,不是摊位买的,不一样!”

“你看你,我又没说一样,这不是买来骗骗你娘嘛,不然你还不被骂死?”

“呃……有道理啊!”

旁边两人闻言也是笑笑,倒也没有无猎物的沮丧,山林捕猎哪可能次次满载而归的。

“嘘……都别说话,那边有人过来了!”

火堆边的声音顿时停下,几名猎户不是顺手掏弓就是抄起了刺矛。

不过现在天还没黑,几人虽然警惕但不紧张。

“各位兄台,在下赶路的时候迷失了方向,见此处有火光,特来向你们问个路。”

计缘清朗的声音从稍远处传来,他也是特意动静大点好让几人发现,走到距离几人十几步开外就停下了脚步。

“你要去哪?”

一名抓着刺矛的猎户大声问道,同时几人也在观察计缘。

来者背着包袱提着伞,穿的衣服不太适合山林赶路,外貌虽然斯斯文文的,但依旧稍显可疑。

“敢问清水县是哪个方向,照理来说我翻过落月岭后顺着往南走,应该是能看到一条河道的,沿着走就能到清水县,为何一路行来并无河流?”

“河道?”

几个猎户面面相觑,都是一头雾水。

然后其中较为年长的那个突然好似想到什么。

“你说的不会是老清水河吧?”

计缘不知道那河什么名字,但这种情况估计就是了。

“应该是。”

“我听乡里老人说,以前的老清水河师从清水县流过前岭那片,只不过好像为了方便田地灌溉,二十多年前县令老爷发动乡人改了河道,就不往山这头流了。”

计缘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那此处距离清水县尚有多远?”

“往东走个二三十里差不多就能见到官道了,再往前走半天能见着人烟。”

二三十里,好像也不是很远的样子。

“多谢几位相告了!”

计缘拱了拱手,就直接走了,他不打算在这自找没趣或者死皮赖脸的蹭烤肉吃,人家明显防备他呢,二三十里也就是撒开腿跑一段时间的事。

见到计缘如此果断的就走了,其人又是一个斯文先生的打扮,几个猎户稍显错愕。

“呃,这位大先生,你这就去了?二三十里山路呢,天都要黑了!”

到底是心地不坏,最终还是有猎户出声朝着计缘喊了一声,正是那个弄丢串珠的。

也就是这一声喊,让计缘多看了出声者两眼,这一瞧就瞧出些事情来。

自法力成型以来,计缘的双目又有些变化,能瞧见普通人的某些“气火”,通明策上管这叫做望气,有天赋和术术都能达到类似效果,计缘自觉应该属于天赋。

为求确认,计缘眼睛微微睁大,模糊的感觉没减少,看到猎户们流露的“气象”却清晰了不少。

刚刚出声那位,头顶居然有一丝不显眼的红黑之气在索绕,就像是周身模糊命火在外烟上偶然窜过的一丝烟,若不细瞧还注意不到。

计缘停了下来,有些小心的朝着那人诉苦一句。

“没办法呀,不快点走难道晚上在这荒山野岭过夜?有野兽怎么办?而且几位手里的弓矛瞧着也叫人怕啊……”

计缘那略带紧张发慌的样子,反而倒是降低了猎户们的戒心。

“哈哈哈,先生放心,我们只是猎户不是强人,晚上有野兽也正好猎了去,先生要是不嫌弃就过来坐吧,明早我们也要回村的,离清水县城不算远。”

计缘一副大喜过望却依然不敢接近的样子。

“那,那合适吗?”

“哈哈哈哈……先生过来吧,有什么不合适的,瞧这山鸡野兔也快烤好了,尝尝我们这乡下猎人的手艺如何?”

其他猎人也发出带着善意的笑声。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相互”之间也算放下不少戒心,计缘自然千恩万谢的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