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微博520番外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九十二章 微博520番外

这天早晨刚起床,程非池的脸色就不太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叶钦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说没事,叶钦不放心让他今天别去上班了,他笑着问:“是不是想让我在家陪你过节?”

叶钦不好意思,眼神四处飘忽:“哪有,520算个什么节啊……”

为了显示自己真的不在意,叶钦亲自送程非池出门,白天也没打电话发短信骚扰他,乖乖待在家里等他回来。

下午程非池回来得很早,透过窗户看到熟悉的车驶近,叶钦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蹿到门口,开门把人迎进来,立刻发现不对劲:“脸色怎么更差了?”

“嗯?”程非池似乎没听懂,换话题道,“车子停在门口,我换个衣服咱们就出去。”

叶钦一把拉住他,掰正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去摸他的脸,掌心触到不同寻常的温度,瞪圆眼睛惊道:“不会发烧了吧?”

自打相识以来,叶钦从未见过程非池发烧。

或者更准确一点,从未见过他生病。

程非池身体素质好,好到让三天两头胃疼感冒的叶钦羡慕不已,总问他是不是铁打的身体,都没听他说过哪里不舒服。

老人们常说不能乱讲话,尤其是什么“从来不丢钱”“从来不生病”之类的,一说就打脸。叶钦现在后悔极了,总觉得程非池这次生病是被他的乌鸦嘴说中的,以前冲凉水澡都没事,这回怎么就发烧了呢?

程非池哭笑不得:“跟你没关系,是昨天晚上不小心着的凉。”

“那也跟我有关啊。”叶钦非要把罪名揽上身,“昨晚是我开的窗户,还、还把你的衣服都脱光了,我自己盖被子……”

因为害臊声音越说越小,最后脸都红透了,比躺在床上的病号更像发烧。

“也不全是因为这个。”程非池安抚他道,“主要是出了一身汗,又吹了冷风……”

叶钦羞得抬不起头:“别说了别说了。”

程非池想了想,继续说:“那不然下回你分我点被子……”

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昨晚的羞耻画面,叶钦抬手捂脸:“分你分你,下回我们俩都钻被子里!”

总算把这个话题揭过去了,程非池设了闹钟,闭上眼睛之前说:“我睡一个小时,起来陪你出去过节。”

叶钦满口答应,说自己正好去看会儿剧本。

醒来时窗外天已经黑了,程非池把胳膊艰难地从叶钦怀里抽出来,摸到手机一看,居然睡了整整三个小时,设好的闹钟不知什么时候被关掉了。

叶钦也醒了,哼哼唧唧地往他怀里蹭,脑袋伸向前,让两人的额头相抵:“再、再睡会儿吧,这样好得快。”

程非池不解:“这样?”

叶钦又往前凑了凑,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在一起:“这样,你身体里多余的热度就能分一半给我了。”

程非池第一次听说这个神奇的“医学理论”,不由得笑了,问:“你确定这个法子管用?”

叶钦闭着眼睛哼了一声:“不管用的话,哥哥就、就打我呗。”

一早计划好的520约会,最后在床上度过了。 程非池觉得抱歉,想换个日子补上,叶钦豁达道:“没事,定的座位我打电话去退掉了,只扣了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四舍五入等于没花钱。”

程非池又被叶钦独辟蹊径的安慰人方法逗笑,附和道:“嗯,有你在,挂号费都省了。”

叶钦把退烧药的作用忘了个一干二净,自豪地拍胸脯:“以后生病就找我。”想了想,又严肃地补上一句,“当然最好还是别生病。”

叶钦把程非池这次发烧看得很严重,鞍前马后地盯了好几天,直到用额头碰额头,感觉不到一点温度差异,这才放了心。

程非池让他不要过度紧张,叶钦满口歪理:“那怎么行?这是你第一次发烧,还是因为我,我必须负责到底!”

程非池愣了下。

其实不是第一次。

几年前的春节,程非池跟随母亲南下,来到比首都暖和许多的S市,却无缘无故地四肢乏力,紧接着便发起烧来。

起初以为是手上的伤口感染造成的,后来热度反复攀升,吃退烧药也不管用,办签证手续时险些晕倒在柜台上,他才意识到不能硬捱,去了趟医院。

连续好几个夜里,他都做了梦。

不同的梦,同一个人——叶钦在笑的,叶钦在哭的,叶钦写作业写睡着了的,叶钦拉着他的手叫哥哥的。

程非池烧得糊里糊涂,大部分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在昏睡。他把这当做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放肆地想叶钦,肆无忌惮地在梦里描绘叶钦的样子。

他想,已经说了分手,以后再也不能看他笑,不能陪他哭,不能教他做功课,也不能听他叫哥哥。

这是最后一次了。

程非池不知道的是,那个时候,远在首都的叶钦也发烧了,也在借着荒诞不实的梦境宣泄无处安放的想念。

他梦到程非池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在那里生活,在那里继续学业,交了许多朋友,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醒来后的叶钦躺在床上笑,由衷地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笑着笑着又哭了,胸膛急促而剧烈地起伏,源源不断的泪水涌出眼眶,顺着脸颊滑进发丝间,洇进枕头里。

他不肯睁开眼,不肯坐起来,固执地想留住这个梦。他抬手拼命擦眼泪,咬紧牙关不准自己哭的同时,还牵起嘴角强迫自己继续笑。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像个烧得神志不清的疯子。

叶钦觉得自己应该为程非池高兴,如果这一切都可以成真的话。

哪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为今年520提前做的准备也不是完全没用上。

这天晚上,程非池在枕边找到一颗纸星星,拆开看,里面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翌日清晨,叶钦也在枕边找到一颗星星,躲进卫生间里兴冲冲地打开,反复确认几遍,不得不接受程非池居然一字不落地照搬了他写的内容的事实。

【值此佳节,祝我的另一半天天开心,万事如意!】

叶钦气呼呼,但也只气了一会儿,手指触上那行与他的字截然不同的苍劲字体,尤其当抚过“另一半”三个字,嘴角向上翘起,笑容怎么也掩不住。

从前他不懂称呼对方为“另一半”的含义,他想要什么就必须得到全部,一半有什么意思?

后来他明白了,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耍闹,一个人发烧,只要心里是空的,另一个人不在,就都不值得被铭记。

你是一半,我是一半,凑在一起才能变成分不开的一颗心,斩不断的一份爱。

祝大家520快乐,生活天天充满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