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幕拉开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跪在那的裂冰道人仿佛被冰凉的寒玄之水浇在全身,全身冰凉,脸色都发白了,杀?剐?折磨魂魄?裂冰道人当即猛地磕头,嘭嘭撞击在地面上,额头撞出血来他都不管,连凄声喊道:“老祖,老祖,还有两位前辈,饶命,饶命啊,我绝没有得罪过这位纪宁前辈,一定是有谁在陷害我,一定是陷害。”

纪宁站在那,看着跪在那的裂冰道人凄厉的模样,却很平静。

一旁的延王则是开口:“说你该死,你就该死!”

裂冰道人心一颤。

是啊。

连身为天仙的华山老祖都得如此客气,这样的存在要杀他,还需要理由吗?

那在一旁的黄衣男子跪着,他很疼爱这个儿子,却不敢吭声,他很清楚现在面临的局面是何等恐怖。

“即便死,请前辈让我明白到底是为何。”裂冰道人还有着强烈的求生意念,忍着恐惧,抬头看向纪宁。必须得弄明白原因,只有弄明白原因,他才能反驳解释清楚,否则根本没法解释。

“你这些年,害的凡人还少吗?”纪宁声音平平淡淡,目光也很平静。

裂冰道人却是一颤,当即软倒在地,露出绝望之色。

凡人?

被他弄到手,甚至蹂躏至死的女子都不知多少,凡人就罢了,甚至都有修仙女子落在他手。只是他一直做的很干净。

“到底是谁,这个连老祖都得小心的少年,到底和哪个凡人有关系?是雀儿?暖儿?还是东莜?”裂冰道人脑海中掠过一幅幅画面,都是他印象深刻的一个个悲惨的女子。

“害的太多了,都猜不出了。”纪宁轻声道,“那就在炼狱中慢慢想吧。”

一股奇异波动落在裂冰道人身上,裂冰道人身体一颤,眼中还残留着惊恐之色,却一动不动了,顿时一魂魄从他身体中飞出,这是纪宁迷魂后强行将裂冰道人魂魄从元神中给抽了出来,纪宁手中则是出现了一个黑色瓶子,裂冰道人的魂魄瞬间便投入了瓶子中,瓶子内隐隐有着绿色火焰。

那跪着的黄衣男子看到瓶子的火焰顿时心中一颤:“儿啊,为父没有好好管你啊。”他也了解一些他儿子的龌蹉事,他也劝说过,裂冰道人在他面前也乖巧的很,可是转头又照样干,只是更加隐蔽。

他见儿子如此,且觉得一些凡人们,应该没什么,也没强管。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坏事做多了,逃得了一时,可却难逃一世啊。”黄衣男子直到此刻才明白这点,天理昭昭,因果轮回,自有惩罚手段。

“纪宁道友,这个裂冰道人为恶无数,我也是对门下少有管教才容这等贼子活到如今。这裂冰道人父亲‘鱼阳’也在此,没有他父亲庇护,这贼子岂敢如此嚣张?该如何处罚,纪宁道友无需顾忌我。”华山老祖说道。

一个返虚地仙,在天仙眼中的确算不得什么。

纪宁看了一眼黄衣男子。

裂冰道人和他父亲的情报,延王都搜集了,纪宁也看了。裂冰道人是伪君子,背后坏事做尽害人极多。可他父亲却还算正派,没有恶事,很受佩服,且天赋很高,如此才能成为返虚地仙,唯一的弱点就是有些宠溺儿子。

“走吧。”纪宁对延王说了声,随即看向华山老祖,“华山道友,此次叨扰了,我们就先回大夏了。”

“好好。”华山老祖笑道,“若是有时间可随时来我吴穹世界。”

延王也谢了下。

随即纪宁和延王便直接驾雾而去,飞出了华山仙门大阵后,这才穿梭虚空离去。

华山老祖这才沉下脸,看向黄衣男子:“鱼阳,养不教父之过,你儿子为我宗门惹下如此大祸,你庇护他,也难逃罪责。你还是自己了结,投胎去吧。”

黄衣男子一颤,不敢反抗,当即磕头,随即身体直接崩解,连金莲元神也完全消散,风吹过,便完全消失无踪,他的魂魄则在天道下被直接送到了小型地府去了。

“老祖。”一旁的华山宗主这才开口,“为何要让鱼阳死,那纪宁前辈不是没杀鱼阳吗?”

“纪宁道友不动手,只是冤有头债有主,不愿动手罢了。”华山老祖摇头道,“可是,若是鱼阳他心怀恨意,不自量力却报复,去算计纪宁前辈。那样便会为我华山仙门惹下大祸了。而且纪宁道友看似就这么走了,谁知道他对这鱼阳是否有怨气,如果我不杀,恐怕纪宁道友心存芥蒂!所以还是杀了好……纪宁道友也不会有芥蒂。”

华山宗主感觉到老祖的小心,当即问道:“老祖,这纪宁到底是何方高人,让老祖如此小心?我刚才仔细感应,却没有发现他有丝毫仙灵之气,他应该不是天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