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就这样,连续无数个中午,她都和阿奇一起度过,他们不止吃了牛肉面,几乎吃遍了附近所有的餐馆。阿奇对他自己仍然谈得很少,迎蓝也下定决心不追问他。可是,她发觉他常在付账时略有困窘,他的服装也越来越名士派,她就经常抢着付账了。他也不和她争,大大方方地让她付。她是更加欣赏他了,欣赏他的幽默,欣赏他的对话,欣赏他的反应,更欣赏他那深深沉沉长长久久浑忘天地的注视。阿奇,啊,阿奇!她内心深处,总有那么个声音在低呼着这个名字,好像这名字已经用熨斗熨在她心脏上一般,挥之不去,抹之不去,就连上班时,这名字也在她心脏上熨贴地潜伏着。

另一方面,她的秘书工作已进入轨道,正像萧彬的,并不过分忙碌。她最困难的一件工作,是分辨他的客人的重要性和预排时间。往往,萧彬会有些不速之客闯上门来,例如,萧彬的太太就来过一次。迎蓝曾经认为,老板的太太一定架子很大,一定很难侍候,谁知全然不同。那是个贵妇人,集雍容华贵、安详慈蔼于一身。她虽然已不年轻,却依旧动人,风度翩翩,举止优雅,谈吐更是柔和慈祥而善体人意。迎蓝见到她的那天,萧彬正在房内和一个重要外商决定一笔大生意,所以萧太太就在秘书室待了很久。她始终用一种温柔的微笑注视着她,和她亲切地谈天,一点也没给她增加负担与压力。

“迎蓝,”她直呼她的名字,亲切得就像是她的姨妈或姑妈,“我听萧彬常常谈到你,早就知道你聪明伶俐,可是,真没想到你还这么小,这么纯,这么安静……”

“我不安静,”她脱口而出,“董事长总是警告我,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他会这样说吗?”萧太太有些惊愕,很认真地惊愕。“他真的警告你吗?”

迎蓝歪着头想想,笑了。

“不,只有暗示。”

萧太太很有趣地注视她,唇边浮着笑容。

“你不止聪明,而且很敏感!其实,当秘书并不坏,你等于是董事长的左右手。你知道吗?”她忽然笑了,眼睛里蒙上一层美丽的光彩,面颊上也绽放着一层淡淡的红晕。老天!迎蓝暗想,她年轻时一定美得“要命”!“我的名字叫徐海屏,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我是萧彬的第一任秘书!”

“哦!”迎蓝吃了一惊,张大眼睛注视她。

“那时候,整个公司只有一间八个榻榻米大的办公厅,所有的职员,连我只有三个人。”她调过眼光来看她,微笑得更甜了。“好好干,迎蓝,萧彬不是那种古板、爱摆架子的老板,他还很有人情味。至今,他并没有忘记他艰苦奋斗、三餐不继的日子,所以他特别爱帮助穷苦的、自食其力的年轻人!不止帮助,他几乎有些崇拜这种人,这是自我欣赏的移情作用。”

她心里一动,看着这老板娘,想起了阿奇。不知道萧彬肯不肯提拔阿奇?她打赌,阿奇如果真是达远的人,萧彬也不会记得这名字。

于是,几天以后,她向萧彬很自然地提起了阿奇。

“董事长,你认得一位名叫阿奇的人吗?”

“阿奇?”萧彬似乎吓了一跳,但是,他立刻就恢复了镇定。歪着脑袋沉思,然后反问,“是不是一个不修边幅,年纪很轻,整天吊儿郎当,晃来晃去的家伙!”

迎蓝的脸涨红了,一来因为董事长确实知道此人,二来由于他对阿奇那些“不公平”的评语。

“就算是他吧!”她哼着说,“他在哪一科?”

萧彬皱起眉头。

“怎么,你又来考我了?”

“不是,”她慌忙接口,脸更红了。“我只是好奇,想弄弄清楚。”

“他……”萧彬深思着,“他好像是外围的人。”

“外围?”她有些糊涂。

“不属于达远的人事编制里,不过,常被达远调用,那家伙有他某方面的能干,只是定不下心来做事。”

“哦?”迎蓝心中一松,原来阿奇跟她说的是真话!她正想代“阿奇”求求情,却发现萧彬眼光锐利地盯着她,似乎要看透她,看到她内心深处去,连她心脏上熨贴的字迹都看到了。

“你好像和阿奇很熟?”他尖锐地问,“当心,你涉世未深,不要随便和男孩子交朋友!”

她的“反感”顿时发作,像刺猬般竖起了浑身的刺。

“我交朋友不在秘书戒条之内吧!”

“当然不在。”萧彬仍然紧盯她,眼神里竟闪着两小簇嘲讽的光芒。“你爱上他了吗?”他一针见血地问。

“不干你的事!”她哼着,转身要走。

“你不觉得发展得太快了吗?”萧彬在她身后说,“我奉劝你眼睛睁大一点,要对人看清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