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回到办公厅,迎蓝的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她一直想着祝采薇这个人物,那份细致,那份韵味,那份婉转的柔情……真令人心碎!难怪黎之伟会为了失去她而如疯如狂了。但,听她那番述说,那萧人仰也确有动人心处。火鹤花,真丝衬衫,这还罢了。最难得是输血救人那段。假若异地而处,自己换作采薇,会作怎样一种选择呢?不,她摇摇头,她谁也不选择,她选择阿奇!

阿奇,这名字从她心头一涌现出来,她就什么都顾不得了,一心只想着阿奇。不知道他怎么一天都没露面?或者,下班后他会在大厦门口等她。她那么想念他,以至于想打个电话给他,这才倏然想起,她居然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没有!她无奈地笑笑,如果给韶青知道,准会把她骂死!

桌上的电话铃响,她机械化地拿起电话筒,机械化地流水般先说话:

“您好,这儿是达远公司董事长秘书室。请问您贵姓?要找哪一位?”

对方沉默着,她可以听到那沉重的呼吸声。

阿奇!她想,这家伙又来恶作剧了,准是阿奇!

“喂喂,”她喊,嘴边已带着笑意,“不说话我就挂电话啰!”

“等一等,别挂!”对方总算开了口,迎蓝一怔,这不是阿奇的声音。“你是夏迎蓝吗?”

“是的。”

“我是黎之伟!”

“噢!”她大吃一惊,刚刚才和采薇分手,黎之伟又打电话来,这不是太意外了吗?他要干什么?难道也要找她帮忙?她想起他手上的刀,有点寒意。“你有什么事?”她的语气冷淡。

“我是特地打电话向你道歉的。”对方的声音低沉和缓而温柔,一点都不像昨天那个凶神恶霸。“对不起,夏迎蓝,我昨天莫名其妙地伤害了你,我希望……那些伤不会太重?”他语气担忧而内疚。

“不不。”她慌忙说,“一点都不严重。你不要放在心里。”

“我是喝醉了酒。”他解释着,“心情不好再加上酒一冲,就发起酒疯来。我吓到你了吗?”

“有一点。”她坦白地说。

他叹了口气,声音更柔和了。

“你下班后,可不可以和我谈一谈……”

“哦,不行!”她慌忙接口,下班以后的时间是阿奇的,她不要再卷入黎之伟和祝采薇的公案里。“我下班以后还有事!”她说得又急又快。

对方沉默了片刻,她几乎感觉出他又受伤了。

“你以为……”他慢慢地说,“我还会伤害你吗?我今天没喝酒,约你出来,纯粹是为了昨天的事道歉!能不能请你把昨天我那副恶劣的样子忘掉!”

“我已经忘掉了。”她慌忙说,“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不会怪你,我今晚真的有约会……”

“和阿奇吗?”他问。

她怔了怔,想起萧彬说过,阿奇和他曾是好朋友。

“是的,是阿奇。”她坦白承认。

“我懂了!”黎之伟在电话里大笑了起来。“我懂了!你还敢口出狂言,不会嫁给萧家人?哈哈哈哈!又一个女秘书,又一个自命清高的拜金主义!哈哈哈哈!好了,不打搅你了!去和阔家公子约会吧!”他似乎要挂电话。

“喂喂!”她急切地嚷着,又惊奇又慌乱。“不要挂电话!你说说清楚,什么阔家公子?阿奇只是达远的保安人员,或者是小职员,或者是工友……”

“哈哈哈!”黎之伟笑得她耳膜都震痛了。“你在说些什么鬼话?萧人奇是达远的工友?你大概还没睡醒吧?还是和我一样喝多了酒?”

“萧人奇?”她愣愣地握着听筒,脑子里纷纷乱乱的,什么思绪都整理不出来。

“是的,萧人奇,萧彬最小的一个儿子!大家都叫他阿奇!我早就猜到,你是萧彬为阿奇物色的人选了!”

她闭上眼睛,觉得脑子里所有的血液都往下沉。在这一刹那间,她明白了,所有的事都清清楚楚地呈现在她面前;那个荒唐的赌注,她输了,要嫁他,她赢了,也要嫁他!他从一开始就在戏弄她,她却一步步地掉进他的网里去。他的时而忧郁,时而快活,他的神秘身份,工友,科长,职员,不属于编制内的外围人员……去他的!她被骗了,被彻彻底底地骗了!

“喂,”黎之伟在叫,“你在干什么?”

“哦,”她醒过来,深深深深地吸了口气,迫切地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在你大厦对面的公用电话亭!”

“我马上就过来,你等我!”

她挂断了电话,抓起桌上自己的皮包,转身就向秘书室外走。在门口,她几乎和正跑进来的阿奇撞了个满怀。阿奇一把抓住她,惊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