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萧家这晚灯火辉煌。

这是迎蓝第一次走进萧家。

坐在萧家的大客厅里,她还真有些不自在,那客厅宽敞明亮,有两面都是玻璃窗,可从窗内直接看到窗外的小花园,那花园虽小,倒五脏俱全。有假山,有巨石,有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有挨着围墙,一排绿油油的、高大的“肯氏南洋杉”,阿奇告诉她,这种南洋杉,品种名贵,冬不落叶,永远长青。她对那南洋杉注视良久,树犹如此,人,能不能这样呢?她最喜欢那园中的一弯小水池,池中种满荷花,如今,天气已冷,残荷萍碎,更有种说不出的诗情画意,使她不自禁地想起“留得残荷听雨声”的诗句。水池四周,是巨石嵯峨;每块巨石的石缝间,都开着一簇簇小花,有海棠,有月季,有金盏花,还有棵小小的枫树,红叶,在树枝上映着灯光闪耀。

萧家的大客厅,倒看不出任何金碧辉煌的东西,简单的白纱窗帘,飘然曳地,墙上挂着两巨幅油画,另一边是古董架,架上有音响,有电视,有书籍,还有一些出自名家之手的雕塑。

迎蓝四面张望,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温暖之情。萧彬这晚是那么和蔼,笑吟吟地抽着烟,简直是个忠厚长者。萧太太握着迎蓝的手,亲切,自然,关怀,而且不停地低声埋怨:

“瘦了!瘦太多了!阿奇,都是你的罪过!”

阿奇在一边痴痴凝望,微笑挂在嘴边,怜惜挂在眉端,他低叹着说:

“妈,你没有发现我也瘦了吗?是谁的罪过呢!”

“是我的罪过!”萧太太出人意外地说。

“与你有什么关系?”阿奇惊异地。

“当然有关系,你不生在我家,迎蓝也不会生气了!”

“这么说来,”萧彬插嘴,“还是我的错顶大,如果阿奇不姓萧,就没这么多周折了!”

“哎呀!”采薇亲自端茶奉水,煮咖啡,女佣阿娟在一边侍候,“如果没有爸和妈,哪儿会有个精灵古怪的阿奇?如果没有精灵古怪的阿奇,我们这位精灵古怪的夏小姐,预备到什么地方去找这样合意的人呢!”

全屋子的人都笑了,和谐与温暖弥漫在整个大厅里。

这晚,也是迎蓝第一次见到萧人仰。奇怪的是,她在达远工作了这么久,萧人仰居然没在达远出现过。是采薇牵着她的手,对她介绍的:

“这是萧人仰。”她转头对人仰说:“这就是把萧家闹得人仰马翻的夏迎蓝。”

迎蓝抬头看萧人仰,他一身的白,白衬衫,白长裤,外加一件白背心,如果别人这样穿,迎蓝一定会觉得怪怪的,假假的。但是萧人仰这样穿,就硬给人一种玉树临风,潇洒不羁的味道,连阿奇,都被他比下去了。他和阿奇长得不太像,阿奇有些野,他很文;阿奇爽朗,他比较沉默;阿奇不是非常细心的,他却细腻温存。他的面颊比较长,眉毛没有阿奇粗,但是,他那对眼睛却长得真好,看着人的时候,总有种专注的神情,专注得令人感动。迎蓝一看到他,就知道黎之伟的失败,并不仅仅是贫富的关系了。

萧人仰亲切地看她,立即对阿奇说:

“能不能向你借一借迎蓝,我有几句话想跟她单独说!”

阿奇抓抓头,看看采薇,再看人仰,笑着说:

“你总不至于连弟弟的女朋友都抢吧,你已经有了采薇了,要知足啊!”

采薇笑得甜甜的,去倒咖啡。抿着嘴不语。

“没关系,阿奇,”萧彬开了口,“他抢了你的,你再去抢他的!”

“什么话?”萧太太对着萧彬又笑又嚷,“你是公公呢!也跟着小的一辈开玩笑!”

“别忘了,”萧彬正经八百地对萧太太说,“你也是我打倒三个情敌,才抢来的呢!”

“哈!”阿奇大笑,仰躺在沙发中,长手长脚似乎都没地方放。“如果我会写小说,我要把咱们家的事都写下来,题目就叫‘抢’!”

大家又都笑了,采薇笑得最不自然,似乎若有所思。

萧人仰没有疏忽采薇的表情,他深切地看了她一眼,就揽着迎蓝,走到客厅外的阳台上,这儿可以看到整个花园,可以闻到月季和桂花的飘香。

“迎蓝,”人仰开门见山,很诚恳、很真切地说,“你和采薇很早就认识了,是吗?”

“是的,是和——黎之伟差不多同时。”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出现在达远?”他忽然转换了话题,“我和采薇结婚后,我就主管了茂远公司,茂远和达远的营业性质不同,也做进出口,是药品的进出口,我们拥有几个大药厂的经销权。茂远在表面上和达远是两个机构,事实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