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矫情女的吃肉攻略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亭幽站在西洋镜前,将月白抹胸往下拉了拉,小小露出两个圆弧来,理了理绯红色的衣襟,“参汤可煮好了?”

“回皇后娘娘,已经好了。”

亭幽点点头,在耳后和手腕内侧抹了一点儿香膏,这才满意地接过宫女手里的食盒,“你们不用跟着了。”

亭幽径直去了前面儿。

乾元殿的正殿亭幽是许久不曾踏足过的了。可最近北边儿闹旱灾,定熙帝心里烦躁,前几日又是亭幽的小日子,后面虽然小日子过了,可亭幽也不见定熙帝有所动静儿,心里就难免就有些痒痒了。她这身子,虽然不能过多承欢,可偏偏生了和煦后,更加敏感起来,旷不得几日。

平日里,定熙帝勤耕不辍还不觉得,偏这回巧了,十来日不曾有过,亭幽按捺不住往乾元殿前殿来寻定熙帝。

“你怎么来了?”楚恪见亭幽提着食盒进门,起身接过她手里的盒子。

“皇上这些日子,食欲不佳,为了赈灾的事儿又宿夜辛劳,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臣妾才想着给皇上送点儿参汤来补一补?”瞧瞧,这话说得多体贴,多贤惠,这天下还能有比她更适合做皇后的么?亭幽很自得。

楚恪笑了笑,由着亭幽伺候,喝了一盅参汤,“你先回去吧,朕待会儿还要宣去北边赈灾回来的马玉进来,今晚朕争取早点儿回内殿,陪你用膳。”

亭幽心里一沉,可面上丝毫不显,每回这样说,每回都不作数的。宣了马玉肯定又得聊许久,指不定有新情况出现,还得连夜召阁臣入宫。

且,亭幽心里失望得紧,她今日都主动来前殿了,楚恪却如柳下惠一般,这可与他往日行径大不相同。

不过,亭幽要是没有丝毫准备,也就不来打这场仗了。

只见得亭幽收拾好碗碟,行了礼要告退,不经意地拿手理了理鬓发,却弄掉了右耳的珍珠耳坠,地上听得清脆一声响,眨眼就不见了耳坠。

“我的耳坠。”亭幽惊呼,伏□开始在地上找。

“朕让王九福进来替你找。”楚恪站起身。

“不用,臣妾自个儿能找到。”亭幽心想,让王九福进来,我这戏还怎么演呐。

美人伏跪在地上,衣襟又裹得不牢实,从那领口能很好地欣赏两团颤巍巍的玉、兔儿,何况自生产后,亭幽那丰润又长大了一指,让人想忽略都不行。

“找到了。”亭幽欣喜地道,奈何跪得有一会儿了,腿酸得紧,只能撑着定熙帝的腿才能站起来。

亭幽才刚刚站起来,就被楚恪拉入了怀里,一阵乱吻,衣衫很快就被剥离,樱桃就被含入了人家嘴里。

两个人的呼吸都重了起来,偏亭幽还得继续矫情着,否则事后还不知楚恪会怎么得瑟呐,矜持,矜持是最重要的。

“不,不要——你,待会儿——还得——召见——”亭幽的话说得断断续续,这过程里夹杂着让人悸动的喘息和呻、吟,说比不说还来得招人。

楚恪哪里受得了这个,手已经探入了亭幽的亵裤,揉着那珠子,咬着亭幽的耳朵道:“都这样了,还跟朕装呐?”

亭幽拧了拧腿,绞得更紧了些,嘴里还不依不饶地道:“大白天的——”

楚恪在亭幽胸口上拧了一把,“朕都听见水声了。”

亭幽的脸顿时就羞红了,推了楚恪一把,“臣妾要回去了。”话音才落,就又听得亭幽尖叫一声儿,“不要,那儿——”

楚恪慢悠悠地将手指抽出来,上面晶莹露润,在亭幽跟前晃了晃,一把水全抹在了亭幽的胸、脯上,懒懒地道:“也好,你先回去吧。”说罢还掸了掸自己还算整齐的衣袍。

这下轮着亭幽愕然发愣了。

“不是说要回去么,怎么还不走?”偏楚恪还可恶地多问上一句,又在亭幽臀上拍了一掌。

亭幽正被楚恪撩拨在弦上,压根儿没料到他还能抽身。

这下轮到她自己泫然欲泣了。

楚恪拿手捏了捏亭幽的下巴,“还跟朕装不装,嗯?”

亭幽嘟嘟嘴,不说话。

“别弄乱了朕的书桌,自个儿去椅子上趴在。”定熙帝楚恪简直是颐指气使呐。

亭幽直了直背脊,打算很有骨气地离开,却被楚恪咬住了耳垂,吮而吸之,一柳细腰被楚恪掐着,半主动半被动地撑在了龙椅上,方便楚恪从背后行事。

“阿幽可是想朕想得紧了?”楚恪在亭幽背后,握着她那一对儿玉、兔,吃吃笑道。

亭幽被定熙帝冲撞得前后摇动,仿佛暴风雨里的一株纤细海棠,哪儿还顾得上楚恪的调笑,只能“嗯,嗯”地答着,顺着他的意思。

“喜欢朕这么对你吗,我的儿?”楚恪作恶似地猛冲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