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醉马画会的会员们,只坐了一天牢,第二天下午,就全体被释放了。当这群“共患难”的兄弟们,带着子璇,走出那警察厅,一眼见到的,竟是芊芊。

“芊芊!”梅若鸿惊喜地说,“你在等我们吗?”

“是呀!”芊芊的笑,灿烂如阳光。她开始去数人头:“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个都不少,对不对?”

“嘿!”子默注视着芊芊,“原来是你!我说呢,怎么这么容易就把咱们放出来了?你用什么方法说服了那个冥顽不灵的警察厅长?”

“真的是你吗?”梅若鸿不相信地。“我还以为是我对那厅长的一篇演讲,把他给感化了!”

“我还以为是我陆大侠的‘英气’,把他给‘震’倒了!”陆秀山接口。

顿时间,你一言,我一语,热烈地讨论起在警察厅的种种。芊芊只是微笑着,望着大家。子璇走了过去,热情地握住芊芊的手,感激地说:

“若鸿真没有白白把你带到烟雨楼,第一次见面,你就肯拔刀相助,真是够朋友!”

“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呢?”大伙儿问。

“其实,你们应该去谢谢小葳!”芊芊笑着说,“他一回家呀,那份兴奋劲儿就别提了,绘声绘色、加油加酱地把你们这些英雄,怎样力战恶霸的情形,都告诉我爹了。我就顺势求我爹打个电话给警察厅长,因为他们是老朋友。我爹本来不肯,还训了我一顿。但是拗不过小葳,最后,还是打了。警察厅长接到我爹电话,松了好大一口气,说:啊!这些艺术家够麻烦的,又会说,又会闹,歪理一大堆,已经弄得他头昏脑涨了,而且,他这清官难断家务事,还是放掉算了,所以,你们就统统出来了!”

芊芊一口气说完,大家这才明白过来。笑的笑,谢的谢,问的问,围着芊芊,好不热闹。

钟舒奇的眼光,一直注视着子璇,这时,走到子璇身边,悄悄地问了一句:

“他们把你关在另外一间,有没有对你怎样?”

子璇愣了愣,就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有哦!”她夸张地说,“先是给我灌水!后来又夹我的手指甲,还用烧红的铁钳子烫我呢!”

钟舒奇的脸色沉了沉,眼光阴暗下去:

“我是真关心你!你不要嘻嘻哈哈地尽开玩笑,如果那些警察让你吃了亏,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为你讨回公道!”

子璇看到钟舒奇那么认真的样子,感动了。

“舒奇,你放心!”她说,“他们看到我有这么多‘男朋友,’吓都吓坏了,谁也不敢招惹我!”

“我料想他们也不敢!”叶鸣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挤掉了钟舒奇,“谁要伤害了子璇一根汗毛,我就和他没完没了!”

芊芊惊奇地看着这两位男士,公然对子璇献殷勤,真是见所未见。想想看,子璇还有丈夫呢!那丈夫虽然有些蛮横,看样子,对子璇依然在乎,不能忘情吧!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呢?她看着子璇:弯弯的眉毛,明亮的眼睛,挺秀的鼻梁,小小的嘴,匀称的身材,修长的腿……天哪!她真美!

“好了!芊芊!”子璇推了推她,嫣然一笑。“为什么盯着我看,你在我脸上找什么?”

“我……”芊芊一愣,脸就红了。“我在想,你……你……你实在是‘与众不同’啊!”

“岂止子璇是‘与众不同’的!”沈致文喊了起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与众不同’啊!”

“真不谦虚呀!”陆秀山笑着说。

“谁要谦虚?”梅若鸿豪气地问,“谦虚是什么东西?谦者,谦让也,虚者,虚伪也。这两样东西加起来,已经害了中国读书人几千年了……”

“对!对!对!”众人大叫,吼声震天。

“别喊了!别喊了!”子默伸手,作了个压制的手势,“你们再这么狂吼狂叫的,那位警察厅长又要给我们一顶‘扰乱社会治安’的帽子戴了!我看,大家兴致这么高,就去烟雨楼吧!为了庆祝大伙无罪释放,也为了欢迎杜芊芊加入本会,我们今晚吃它一顿,不醉无归,怎样?”

“好啊!”众人欢呼起来,叫得好大声,“好啊!好啊!庆祝重生,不醉无归!”

于是,芊芊跟着大伙,又到了烟雨楼。

那天,大家真是快乐极了。他们在烟雨楼那临湖的平台上,升起了火,大家围着火坐着,吃烤肉、喝酒、聊天。人人兴致高昂,个个欢天喜地。谷玉农的阴影,已被抛诸脑后。夜色降临了,火光映红了每个人的脸,月光照亮了每个人的笑。芊芊从没有参与过这样的“盛会”,喝了一点酒,就醺然欲醉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总是笑,不停地笑。子镟是海量,酒到杯干,和男孩子一样拼着酒,豪气干云。连喝了好多杯之后,她叫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