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无路可走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张恒没有上网,所以并不知道三大公会已经就寻找他达成了共识。

但是就算不上网他其实也能猜出自己的身份曝露后,其他人对他的态度,这也是为什么他一早就和樊美男、韩璐等人完成分割的原因,也是只让沈熙熙帮他解决掉福楼的狙击手却阻止她更进一步,继续帮他做其他事情的原因。

因为张恒很清楚,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是一场逃亡。

既然是逃亡,那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反而还会把其他人一起拉下水来。

从他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比危险的路,这一次的旅程将会比他以往任何一次旅程都要来的辛苦,甚至就连张恒自己也不知道在终点等待着他的是什么,但是他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会沿着这条路走到底,哪怕下面是万丈深渊。

…………

不过张恒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到哪里了。

他沿着那条泥泞的小路进山已经是四个小时前的事情了,之后他甚至还开过了一段悬崖,被车轮崩飞的石子坠落进道路另一边的山谷中。

而中间还有一段路,甚至已经被两天前的滑坡给冲毁了,但是张恒硬是靠着出色的车技,将polo从已经变成废墟的道路上一点点开了过去,也是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小村庄。

张恒并没有停留,就在一群小鬼的欢呼与追逐声中,从村庄已经中央径直穿了过去,继续向着大山深处行驶,而这时他眼前的路甚至已经不能被称之为路了,充其量只是人畜踩出来的小道,而张恒就在这样的道路上又开了两公里,遇到了一个刚从田里劳作完往家走的农夫。

农夫放下了肩上扛着的出头,好心提醒张恒道,“小兄弟,前面已经没路了。”

“谢谢,我就是随便逛逛。”张恒礼貌道。

“天色不早了,该回家了。”农夫劝道,“你爹娘也在等你吧,别让他们担心。”

“我知道,”张恒道,“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我就回去。”

“唉。”农夫见劝不住,也只能叹了口气,眼睁睁的看着polo消失在了夜色中。

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对于张恒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戴上后,眼前三百米对他来说就像白天一样,然而张恒在开出大概七公里后却终于还是停下了车。

不是他不想开,而是眼前确实没路了。

他的左手边是悬崖,右手边是一片密林,而眼前则横着一条小溪,说是小溪,其实已经能称作河了,张恒下车量了下水深,就知道自己的polo是无论如何也过去了,而且一个不好还有可能被冲到悬崖下。

看到这样的景象,张恒的脸上也没有什么沮丧的神色,他只是又转身走回车前,拿出了自己那只带着sim卡的笔记本,打开后却是检索不到任何网络信号。

张恒又换了几个位置和角度,确认这并不只是一个地方的个例后就将电脑收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一旁的树林中传来的动静。

张恒转过身去,向响动传来的地方望了眼,出乎他的意料,那居然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一个老人,不过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张恒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步步走到了伏地的老人面前,不过简单的检查过后他就松开了按着刀柄的手掌,这老人看样子应该是这附近的村民,已经有八十多岁的样子了,是从山上摔下来的,而且滚落的途中脑袋还磕到了什么地方,一条腿可能也骨折了。

张恒帮他把断了的腿简单接好,用木板和绳子固定了下,另外还用碘伏消毒包扎了一下途中被树枝石子划破的皮外伤,但是额头上的大包张恒就没什么好办法了,只能喂他了一点水,将他先放在了polo的的后座上。

老人是在两个小时后自己醒来的,睁开眼看到自己待的地方,神色有些惊恐,于是挣扎了起来,双手乱挥,拍打着玻璃,唯独没有去拉车门把手,最后还是张恒打开了车门,对他道,“别乱动,尤其是你那只伤腿,当心以后变成瘸子。”

老人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终于不再挣扎了,于是张恒又给他拿了瓶矿泉水,还拿了盒超市很常见的好丽友,“吃点东西吧,天亮我送你回家。”

老人闻言却没有撕开那盒好丽友,反而将它塞进了怀中,张恒怕他不明白自己说什么,还专门演示了一下怎么撕掉包装袋,结果老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过好在他之后倒是扭开了那瓶矿泉水,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至此,张恒也看出来老人应该不怎么和外界接触,而且随后老人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摆了摆手,张恒旋即意识到对方可能是个哑巴。

不过眼见老人可能没法说出自己的住址张恒也不着急,“我进山的时候路过个村子,那里应该有人认识你吧,要不明天我先把你送到那里?”

结果老人闻言又摆了摆手,之后似乎是想要从车里出来,张恒见状也上去搭了把手,把他给背出了车子,老人指了指张恒发现他的那片树林。

“你家在那里吗?”张恒回头问道。

老人这次点了点头。

张恒却是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对方是进山捡柴火或者挖野菜失足从山上掉下来的,没想到老人居然就住在这里,要知道这地方距离之前的那个村子可是有十几里地呢,而且之前那个村子已经够闭塞了,相当靠近大山深处。

从追车的孩子来看那地方平时根本没什么外来访客,但是总算还通了水电,而这里,却是真的一根电线杆也看不见,很难想象在绝大多数城市都已经满街商场,开满星巴克麦当劳的情况下,还会有人住在这种近乎纯天然的环境中。

“这山里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张恒好奇道。

老人再次点头。

“有多少户?”

老人却是又摇头。

“难不成这地方就你一户吧?你家里有几口人啊,老丈?”

老人闻言伸出了两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