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冰封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瀑布下的水潭中,两道比鱼儿还灵活的身影正纠缠在一起。

张恒和海马在水下缠斗了已经有快十分钟了,却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不过和十分钟前相比,张恒的身上多了几处伤,绝大多数都是淤伤,唯一出血的两处是因为后背撞到了石壁上尖锐的部分。

当然,张恒的代价也不是白白付出的,海马虽然没怎么受伤可他手中的三叉戟上却多了七道刀痕,大概就在三分钟前,张恒忽然一改常态,不再以他作为目标,反而开始攻击起了那把金色三叉戟。

海马的压力立场生效范围在他的身边一米,然而他手中那把威风凛凛的三叉戟长度已经超过了两米,换句话说除非他一直抱在身前,否则只要挥动起来,这把三叉戟就会离开他的压力立场,而这也给了张恒机会。

海马也不知道张恒手中那把刀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居然坚硬的不可思议,按理说三叉戟这样的神器不应该这么脆弱才对,但事实就是让他跌破了眼镜。

如果说第一次还只是意外,那接下来每一次那把刀和三叉戟相接触,都会在三叉戟上留下一道刀痕,被张恒砍了几刀后海马也怕了,主动又拉开了一些距离,硬生生将这把冷兵器给用成了法杖,只是这样一来,未免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又有些束手束脚。

海马也想过要不狠心一下,干脆牺牲下三叉戟解决掉眼前的强敌,毕竟张恒想毁掉这把b级神器也不容易,而他自己现在为了砍中三叉戟身上也带伤了,这么硬碰硬,张恒先倒下去的几率更高。

但是海马最终还是收起了这个有些诱人的念头,毕竟这把三叉戟并不是他的武器,而是波塞冬的,只是暂借给他使用,海马已经能想象的出波塞冬在看到现在三叉戟上的伤痕后大发雷霆的模样了,更别说三叉戟要是被毁掉了。

虽然拉莱耶的主人是波塞冬的大敌,但是解决完这件事,波塞冬也还有另一场生死存亡的大战要打。

他肯定不希望自己在这个要紧关头没了武器,所以海马才不得不再和张恒拉开距离,只是这样一来之前好不容易积累起的优势就被浪费了大半,好在海马的耐心并没有因此减少,这一战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干掉眼前的对手!

海马的顽强同样也赢得了张恒的赞赏,虽然有一部分是那把三叉戟的功劳,但是能打到现在还不分胜负,海马本人才是最关键的因素。单论战斗经验,海马也只是比他稍差一线而已,张恒看得出眼前这个颇具猎人气质的硬汉和自己一样也身经百战。

可惜,今天两人中大概只有一个能活着回到水面。

然而就在张恒准备展开下一轮攻击的时候,却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皱了皱眉头,同样停下动作的还有海马,作为波塞冬的代理人,大海之子,对于附近的水文环境自然也格外敏感。

他能感觉到就在刚刚,身后忽然多出了一道阴冷的寒流,一开始海马还以为张恒留了后手,但是当他抬起头却忽然呆住了。

因为他发现头顶的水面居然开始在结冰。

要知道现在还是在夏天,虽然深山中的气温要比外面低一些,但也就是几度而已,根本不可能到达冰点,可如今发生在眼前的一幕却又实实在在的告诉他水面的确正在被冰冻。

实际上不只是水面,那股来自身后的寒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向着水潭四处蔓延,大有要将整座水潭都冻住的架势!

…………

岸边戴着墨镜的男人同样也露出了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呆呆的望着那个蹲在水边的少年。

对方是原本是第二梯队的人,听到消息后和那批潜水服一起到的,而来了后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右手放进了水潭中。

再然后所有站在湖边的人都忽然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就见湖面上凝结出了一层薄冰,薄冰迅速向四周蔓延,过了不到半分钟,整个水潭都被冰封了起来。

而直到这时才有人意识到了什么,最先冲出来的是第二战线的人,冲着水潭边的少年怒吼道,“你tm在干什么?”

“帮你们这些一点效率也没有的家伙尽早结束这场战斗。”少年摘下了头上的beats耳机淡淡道。

“可我们的人还在下面!”

“我知道,我也很感谢他,如果不是他帮忙拖住西蒙,我也没法将这座水潭给冻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冻起来的不只是西蒙还有海马?!我劝你最好趁我们对你动手之前赶紧从这座水潭边离开。”

第二战线的玩家们神色不善道,海马虽然平时一直喜欢独来独往,满世界乱跑,也不怎么参加公会活动,但毕竟和他们也是一个公会的人,他们不可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给冻在水底。

然而少年闻言却依旧无动于衷,不紧不慢道,“你们之前的行动死了多少人了?”

第二战线的人闻言一愣。

少年继续道,“让西蒙脱困,之后世界上又要死多少人?牺牲一个人,继而拯救整个世界,这不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吗?”

第二战线的人有些哑然,但沉默了片刻还是强撑着道,“你不知道海马,他在水下无人能敌,就算不用你冻住这座水潭他也能干掉西蒙。”

“或许吧,希望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强,但是十分钟过去了,他还没有上来,这说明他的战斗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也就说是存在失败的可能,如果他挂掉了你们又打算怎么办,再派十个倒霉鬼穿着你们那可笑的潜水服下去送人头吗?”脖子上挂着beats耳机的少年环顾了一圈四周。

而这一次不说话的人更多了,就连墨镜男都停下了脚步。

“你们可要想清楚,机会并不是一直存在的,等到那个什么海马输掉的时候,就算我再想出手也来不及了。”少年悠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