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幻觉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戴着beats耳机的少年一出手,墨镜男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玩家排行榜上第十六位的极寒幽魂!

和海马一样,极寒幽魂也是个很特别的玩家,他并不属于三大公会,加入的是一家名叫外卖爱好者的小公会,这家公会一共只有不到五十名成员,但是在玩家中的名气却并不小,因为这区区五十人全部都是代理人,而且有超过一半都进入到了之前那轮代理人战争的前200名。

换而言之,这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小型精英玩家公会,成员的平均素质可以说是所有公会中最强的,以极寒幽魂为例,他只是伸出一只手,花了不到半分钟就将整个水潭的对面都冻上了,而这还不算完,水面上的冰层还在继续变厚,就连那条瀑布都有被冰封起来的迹象,下面已经有一部分变成了水帘,与此同时冰层也在向着水下延伸。

位于潭底的海马和张恒都注意到了头顶的变化。

海马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怒意,他当然知道冰封水潭的人没安什么好心,趁着他还在和张恒战斗的时候出手,分明就是打算把他也一起给封在水潭之下。

然而海马眼中的怒意只是闪了一下,就被他给强行压下了。

张恒注意到对面那个男人的目光重新变得坚毅了起来。

海马出乎意料的并没有选择逃跑,是的,即便在发现水面已经被人给冻住,并且冰层还在变厚的情况下他依旧没有停下对张恒的攻击。

倒不是说海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而是身为猎人的战斗嗅觉告诉他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

不能轻举妄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他和张恒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平衡,在这种时候一旦其中一方绷不住了,那战斗的天平就会迅速向另一方倾斜。

到时候不但他之前的努力全都会白费,而且搞不好在逃上水面前就已经先一步被对方给干掉了,这才是海马真正选择硬着头皮战斗下去的原因。

然而不管怎样,张恒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对手的确是个实打实的硬汉,因为清楚正确的选择是一回事儿,做到又是另一回事儿,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还能继续战斗下去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海马此刻的举动完全是反本能的。

因为,为了表达自己的敬意,张恒也再次握紧冲向了海马,战斗进行到这种时候,已经不只是战斗技巧和武器之间的比拼了,同样也是一场精神与意志的较量!

两个人都很清楚只有结束了眼前的战斗,或者至少逼迫一方做出逃跑的举动,自己才有可能安全离开这座水潭。

所以这一次两人都没有再留手,张恒舍弃了之前一直在用的小山明心流刀法,改用攻击性更强的佐佐木严流主攻,而海马也不再心疼手中的三叉戟,为了最求伤害最大化甚至不惜和张恒手中的主动交锋。

战斗的强度也再度提升!

海马能感觉到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的温度变得越来越低,那片冰层原本还只是薄薄一层,三分钟后却已经快要接近他的头顶了,只是抬头望上一眼就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抑感。

三叉戟的顶端甚至已经隐隐有结冰的迹象,而更要命的是他身体内热量的流失速度惊人,手脚一片冰凉,连带着动作也变得有些迟缓了起来。

海马也意识到了不对了,因为相比于他,对面的张恒却是似乎一点没受到水温下降的影响。

他的身形依旧和最初时一样灵活,原本海马还能在速度上压制张恒,但是现在他已经渐渐的游戏跟不上张恒的节奏了,而且和他铁青的脸庞不同,张恒的脸色是真的没什么变化,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对方的确并没怎么受到寒气的影响。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海马感到有些难以理解,他没想到自己没输在意志的比拼上,最终却是输在对环境变化的适应上。

不过他已经想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再这么斗下去,他不知道张恒会怎么样,但是他肯定是死路一条了,于是想通的海马不再犹豫,挥动手上的三叉戟,努力将张恒逼开了一段距离,随后,他就开始控制水流让自己上升,来到了那片巨大的冰层下。

海马挥出三叉戟,疯狂的破坏着冰层,与此同时还要回头应付张恒的纠缠。

三叉戟砸在冰层上,将冰层砸出了一道道裂纹,然而让海马绝望的是相比起冰层本身的厚度,那些深度超过两米的裂纹却远远不足以将冰层给砸开。

同时张恒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烈,三叉戟和每一次相撞都会让三叉戟上的金光黯淡几分,但是此时的海马已经完全顾不上保护这把神器了,他也只能在心中祈祷这把神器足够坚硬,能扛住张恒的攻击。

可惜当他将目光移动到三叉戟上的时候才发现这把神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变得伤痕累累了,全身上下几乎到处都是刀痕,而且深度一道比一道惊人,尤其是刚刚被砍中的地方,居然只差一点就被削断了其中一根尖刺。

海马呆了呆,继而眼神终于变得惊恐了起来,他已经明白这把从波塞冬那里借来的B级道具,今天恐怕要和他一起葬身在这座水潭中了。

而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测,当张恒下一刀斩来,海马下意识的挥出手中的武器格挡,却感觉自己握着三叉戟的手猛地一震,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三叉戟中央位置的一道裂痕在四周疯狂蔓延。

最终,这把威风凛凛的金色武器,就这样在他的手中化成了碎片,但是这会儿的海马甚至来不及为这把被毁掉的神祇而悲伤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像是要变成冰碴了,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失去的热量太多,甚至让他产生了幻觉,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坐在火山口一样。

于是他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往冰层上面贴,想要给自己降降温,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仅仅十秒钟后,他的身体就被冻进了冰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