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大开眼界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张恒并不知道开枪的人是谁,但是那个神秘枪手所使用的应该就是之前袭击托尔和魅魔小姐的弑神子弹,因为普通的子弹显然无法造成这样的伤害。

张恒已经认出了拦路的人是希腊神话中的火与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对方在现代的名气虽然远不如托尔宙斯,但也不算是无名之辈,结果被一发子弹就给撂倒了,这颗子弹的杀伤力甚至还在他之前见过的初版弑神子弹之上。

而这还不算完,随着张恒继续前进,枪声陆续响起,而且居然还不止一把,似乎有一个武装小队正跟在他的身边,默默为他护航。

只是张恒不明白,自己和那个神秘组织之间并没有太对的交集,而且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人类公敌,对方为什么要出手帮助他。

不过这只小队的出现,的确让他接下来的逃亡之路变得通畅了起来,他甚至都不用出手,迎面而来的那些超自然生物都一一倒在了那只小队的枪口下。

但是枪声同样也暴露了他们所处的方位,那些神明并不是蠢货,很快就意识到想要拦下张恒就要先解决他身边的那只小队。

于是一刻钟后枪声忽然变得密集了起来,而且战场中心也从张恒的身上转移。

张恒犹豫了一瞬,他知道自己出手或许可以救下一些人,但是这样一来他也很可能被战斗拖住脚步,不过张恒最终还是选择向枪声所在的地方跑去。

可他才迈出脚步,下一刻一发子弹就落在了他的前方不到半米的位置。

张恒也不得不停下了身子,他知道枪手这是什么意思,对方并不希望他插手到自己这边的战斗中来,而张恒见状也没有拖泥带水,果断利用这只小队为他争取到的时间,继续向前跑去。

与此同时,就在距离他不到半里外的一片山崖间,还有另外一场战斗也悄无声息的展开了。

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女人,赤足站在一块儿最高大的石头上,一头黑色的长发垂到腰间,腰间别着一把长剑,看起来英气逼人,然而奇怪的是唯独她的一双眼睛居然是被布蒙着的。

她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捉摸,对着身前的另一个女人道,“你确定要拦我?”

“老师这段时间已经很辛苦了,不如今晚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我选你做我的代理人,并不只是因为看好你的战斗力和才智,最重要的是你的心中和我有着相同的信念,这个世界上追逐正义的人有不少,但是能坚持到底的却寥寥无几,因为有些时候正义回报你的只有痛苦,就好像现在,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很好,甚至还在心里喜欢他,但是这是你必须迈过的关卡,因为只有迈过了这一关你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正义。”

沈熙熙摇了摇头,“我曾经承诺过他,如果他真的在黑暗中迷失了,不管他走丢了多远,犯下什么罪恶,我都不会永远不会放弃把他找回来,更何况他本来就没有任何错,又不是他自己选择成为拉莱耶之主的容器的。”

“我早就告诉过你,有些人生来便带着罪恶,你只是还不相信这一点。”白衣女人道,“从他被拉莱耶之主盯上的那一刻,他的人生就和毁灭紧紧的绑定在了一起,对他来说未来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毁灭世界,要么毁灭自己,相比之下,还是后一种结果所带来的恶更小一些。”

“恶就是恶,没有大小之分,而且我也不觉得他像你所说的那样已经走投无路了。”

“他躲进这座深山里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意味着他也已经放弃了拯救自己,偏偏却又没有勇气自我了断,只是你对他的爱蒙蔽了你的眼睛。”

白衣女人的眼中闪过一抹轻蔑之色,“早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应该动手的,只是被柯罗诺斯那老家伙给中途打断了,现在是时候去做完之前我没能完成的工作了。”

但是她说完这句话后沈熙熙却并没有让路,她只是重复道,“老师已经为这个世界做了很多,该休息一下了。”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任性也要有个限度。”白衣女人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你应该清楚我虽然选你做我的代理人但其实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学生,让你喊我老师,我对你的期待远不止让你帮我赢下这场游戏,甚至把我的天平都送给了你。”

“正是因为如此我今天才站在你的面前,老师,那家伙他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现在轮到我了。”沈熙熙微微躬身,提起了手中的天平。

“你的能力是我给你的,武器也是我送你的,你想用这些来抗衡我吗?”白衣女人的嘲讽之色更胜。

“不,还有一轮轮的游戏,是它们让我真正成长,认清了自己的内心。”沈熙熙道,“另外,我还有朋友。”

随着她话音落下,兔子和李白也从不远处的山道上走了下来,尤其李白,面对大名鼎鼎的正义女神朱斯提提亚还在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白衣女人却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她既然选择沈熙熙作为自己的代理人,对于沈熙熙的底细当然也是一清二楚,既然自己这个学生今晚会出现在这里,那自然也不可能不带李白和兔子。

然而下一刻,她却听到了第三人的脚步声,那个脚步声对她来说有些陌生,是个她从没见过的人。

“你们的师生温情互动环节结束了?”那个脚步的主人开口道,同样是个女生。

“如果你真的像他说的那么聪明,就该知道聊天同样也是种拖延手段。”沈熙熙的语气却有些奇怪,对于自己找来的帮手,似乎也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警惕。

樊美男笑了笑,“我这不是借着你们的气氛再胡扯几句嘛,万一你老师谈兴正浓,非要也给我进行下思想品德教育呢。”

樊美男还想再说下去,但是白衣女子已经出言打断了她,“别废话了,让我看看你们都准备了点什么吧。”

“好啊,”樊美男掏出了一盒橡皮泥,“接下来,保证会让你大开眼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