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是他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现在在哪里?我们在这附近为什么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诸神中一个拥有褐色头发的女人问道。

“耐心点,他的时停能力已经没法使用了,而且之前我们耽搁的时间并不算长,他还没法从这座大山中离开。”

“诸位,我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时候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虽然她的所说的话语中充满了臆测与不确定,但听到这句话后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愣。

因为说话的是新神之中的塔罗牌之神,塔罗牌是一种占卜类道具,起源颇为神秘,虽然历经时间的洗礼,却能依旧经久不衰,而且在现代愈发流行,有很多人为之痴迷,希望能从中窥探到自己的学业、爱情的走向。

这也是塔罗牌之神能够诞生的原因,因此她的神职中也天然的带有预言属性。

当她开口的时候,即便只是一句听起来像是猜测的话语,也足以引起所有人的警惕。

于是众神的目光集中到了一个大个子男人的身上,他穿着一双铁做的靴子,一身盔甲,还带着一把阔剑,面容看上去颇为俊朗,偏偏之前却又始终一言不发,沉默的像是一块儿石头一样。

但恰恰这个像是石头一样的男人,是这次搜捕行动的主力。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森林之神维达尔。

在黑夜女神被九头蛇缠住的情况下,这座大山就是他的主场,他所过之处,只需要询问一下当地的松鼠野兔就能知道张恒在不在这里。

不过一直到现在他们都快要走出大山了,维达尔也没有让大家伙停下。

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维达尔破天荒的开口回了句,“他不在这里。”说完就又陷入到了沉默中。

“我们肯定遗漏了什么。”另外一名神明开口道,“他没道理跑的这么快的。”

“我早就说我们应该分开搜索的。”有人抱怨道。

“分开的话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另一人立刻答道,“当初让大家集结在一起的也是你,如果我们当时不是站的那么近,就不会一起中招了。”

“好了,现在再说这种事情也没有意义了。”博菜之神开口道,“尽快找到目标才是如今的当务之急。”

“我说了我们肯定漏掉了什么……”说话的神明说到这里忽然一顿,随后眼睛亮了起来,“我知道了,他之前一直向着这个方向逃,所以也让我们误以为这里有什么东西或是布置,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检查了一圈,这里什么也没有,会不会一开始这就是他给我们的误导?”

“那现在问题来了,剩下的三个方向,你觉得他会去哪里?”有人又问道。

“如果我是他的话,哪个方向都不会选,因为不管他往哪个方向逃都有可能遇到危险。”博菜之神的眼睛也亮了起来,“这本来就是一道最简单的概率选择,留在原地对他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留在原地?”医药与金字塔的守护神伊姆荷太普疑惑道,“留在原地对他来说不是死路一条吗,因为我们在其他地方找不到他迟早会摸回去的。”

“我不知道。”博菜之神耸了耸肩,“我只是从他过往的行动轨迹中推测出他最有可能的选择而已,而想要验证我的猜测也很简单,我们只要再回去一趟就行了,反正我们的身边有这位……唔,不怎么爱讲话的小哥,只要回到那里,让他问问那里的动物就什么都清楚了。”

诸神闻言没有什么异议,正准备起身返程,没想到塔罗牌之神却是忽然又开口道,“不,我不回去。”

“你确定吗?”医药与金字塔的守护神伊姆荷皱眉道。

“没错,我想在这里再待上一会儿。”塔罗牌之神道,“一个人。”

“好吧,但是你最好不要待太久,毕竟你只有一个人,如果不小心碰见了他,很可能会陷入危险中。”博菜之神好心提醒道。

“谢谢,我会保护我我自己的,你们也是。”

塔罗牌之神本身并不以战斗见长,所以就算少她一个人,也不影响诸神这边的战力,但是考虑到塔罗牌之神的特殊能力,这一趟返程诸神虽然嘴上没说,但心中的确也有些惴惴不安。

但是出乎他们的预料,当他们回到那片小山坡上,甚至都不需要森林之神维达尔再去和山中的动物沟通,因为张恒就站在一棵大树下,伸手在轻轻抚摸着树干。

诸神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四周,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在,悬着的心这才终于放了下来,虽然中途几经波折,但是好在结局和最初并没有什么不同。

接下来只要杀掉张恒,就可以保证世界的安全了。

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此刻的张恒似乎依旧沉迷在那古怪的摸树环节中,对于去而复返的他们就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一样。

其中一个神明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弯弓搭箭,直接一箭射向了张恒。

而张恒果然也像是对于即将降临在自己头上的死亡毫无察觉,直到那只金色的箭矢飞到了自己身前,下一瞬就要刺穿他的脖子时,张恒才伸手,轻松的握住了那只箭,就好像是伸手,抓住一片从树上飘落的树叶。

随后也终于将自己的目光从树皮上收了回来,只是他收回目光的动作让在场的诸神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普通人移动目光只要转动眼珠就可以,然而张恒的眼珠就像被固定在了眼眶中一样,他将自己的脑袋转动了一百八十度,望向了射箭的人。

而那对儿瞳孔中所闪烁的根本不是人类的感情,他只是轻轻的看了一眼,射箭的神明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后整个人的皮肤就开始融化脱落,直至变成一颗满是鲜血的肉球,然而那颗肉球居然还是活着的,还能听到里面不断发出的凄厉痛呼。

“小心!”博菜之神的冷汗已经浸湿了身上的衣服,因为恐惧他的双腿都颤抖了起来,声音中可是充满了绝望,“是他,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