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后悔吗?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朱斯提提亚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位于下风口的她已经嗅到了空气中那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道。

明明相隔了有相当一段距离,可那股血腥味却依然浓郁,可想而知事发的地方死了多少人,而且朱斯提提亚能从中分辨出这些都是神明之血。

樊美男和沈熙熙互相对视了一眼,她们的目光也沉了下来,毫无疑问,张恒那边已经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她们两人和朱斯提提亚不同,并不知道这股血腥味道是属于谁的,但是看正义女神现在的样子,这股血腥气息应该不是来自张恒的。

然而两人却依旧高兴不起来,因为她们都算和张恒关系比较亲近的人,虽然不知道张恒的战力极限究竟在哪里,但是身为凡人,显然很难以一己之力硬抗这么多神明的围攻,更不用说完成反杀了。

但是如今空气中那几乎要凝固一般的血腥气息却在昭示着有些事情的的确确已经发生了,可是这样的结果,同样不是樊美男和沈熙熙想要的。

两人收起了手中的武器道具,而朱斯提提亚也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对两人再发起攻击,事到如今,这场战斗显然已经失去了再进行下去的理由。

正义女神的心思也早就已经不在这上面,她甚至都没再训斥沈熙熙,只是无比失望的又向着自己的学生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没人知道她那被布蒙起的双眼中究竟闪过了怎么样的情绪,随后就从两女让开的小路上匆匆离开了。

片刻后,樊美男再次开口道,“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我不知道。”沈熙熙摇了摇头。

兔子和李白一直以来都是沈熙熙的团队的主力成员,可很少看到沈熙熙现在这个样子,她的肢体语言充满了沮丧,而且脸上罕见的流露出一抹茫然之色,而她之前那句我不知道显然也是发自内心的。

停顿了片刻后,沈熙熙像是在问其他人,又像是在问自己,“我们……真的做错了吗?”

樊美男原本已经打算离开了,听到这句话却是又停下了脚步,“我还以为你来找我的时候已经想清楚了所有可能的结果了。”

“那你呢?”沈熙熙反问道,“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也有父母,弟弟,另外还有一个姐姐的吧,你不后悔今晚所做的事情吗?”

“我不后悔。”樊美男想都没想就摆手道。

“为什么,因为那些人在你的心里都没有他重要吗?”

“不,因为我足够相信他,就这么简单。”樊美男的身体和住院时相比已经好了一些,但是依然有些单薄,不过在医生宣布她已经痊愈后,她也很快就恢复了之前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相信他,相信他并不会毁灭这个世界,即便真的到了最后一刻,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相信他总是有办法反败为胜的,就像是他以前曾做过无数次那样。”

沈熙熙却是更加理性的一方,“我之前也查了……很多的资料,如果那座冰下城市里的东西真的占据了他的身体,那么现在他的灵魂已经被彻底毁灭了,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恢复如初,换句话说他……已经死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又该怎么反败为胜?”

“所以你后悔了?”

“我并不畏惧死亡,但是我没法接受……因为我的一个决定,而导致整个世界毁灭。”沈熙熙神色黯然道。

“很好,那就做点什么来阻止世界毁灭吧。”樊美男道,“做点沈熙熙该做的事情,不用在乎那家伙是怎么想的,因为他肯定能想到事情发生后你的反应,说不定他正巴不得你这么做呢。”

“那你呢?”沈熙熙问道。

“我嘛……只好继续保持我那愚蠢又盲目的乐观了。”樊美男道,“今晚的事情我大概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接下来我打算出去找个酒店好好洗个澡,之后上床睡觉。”

沈熙熙的情绪看起来依旧有些低落,但她依然伸出手去,“不管怎么样,谢谢你愿意在今晚出手帮忙。”

“不客气,我本来就打算来的,只是还没想好要干点什么,既然你来邀请我,那我当然没理由拒绝。”樊美男笑了笑,说完她就又向着山下走去。

沈熙熙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之后才又扭头看向兔子和李白,“你们是我的队员,也是我的朋友,我很感谢你们即便在这种时候也愿意和我站在一起,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但是接下里我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无论是从队长还是朋友的角度,我都不希望你们跟再跟在我的身边。”

李白闻言却是不以为然,“不就是克……”

结果他只吐出了一个字就被一边的兔子给捂住了嘴巴,后者另一只手扶住额头,“天啊,你是从来都不带脑子的吗,那家伙现在很可能已经从海底脱困,你敢念出他的名字,肯定会被它给注意到的,就算你自己想死,也不要拉我们垫背啊。”

“有那么可怕吗?”李白还在将信将疑,“前几天我也买了本书,看了上面几个故事,一点没觉得恐怖啊,反而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说真的,这书写的也太无聊了吧。”

“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不管看什么书不都是昏昏欲睡的感觉吗?”兔子翻了个白眼,随后又对沈熙熙认真道,“我有父母,还有朋友,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我都不希望他们出事,所以熙熙姐,你如果想要追下去,那我也要跟你一起,不为别的,就为了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

“对,我这人不太会说话。”李白也摸着头上的樱木花道同款红毛道,“兔子说的也是我想说的,反正不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和你在一起。”

沈熙熙闻言,也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们先去血腥味传来的地方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