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谁来了?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二战线的众人显然没想到之前失踪的西蒙居然会去而复返,再次回到这里来。

实际上不只是第二战线的人,营地里的其他玩家这时候也有人注意到了悬崖上的那个身影,不过他们离的稍远一些,有些看不清那人的面容,直到有人打起手电,照向那个身影,这才认出了悬崖上的人是谁。

随后就在营地中引发了一阵骚乱,众人找武器的找武器,穿衣服的穿衣服,原本回到帐篷里喝杯热水,稍事休息的指挥者也被人在第一时间找到,他重新戴上那副墨镜,快步走了出来,同时又拿起了望远镜。

“他在干什么?”

被问的人脸色显得有些古怪,“就……一直站在那里。”

“一直站在那里?”

“对的,一直站在那里,大家一开始以为他打算发起攻击,都赶紧找掩体躲避,但是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

“他八成还是冲着那个小女孩儿来的,去把那个小女孩儿带过来。”戴着墨镜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将望远镜放在了自己的眼前。

镜头另一边的人的的确确是张恒不假。

作为这次行动的目标,戴着墨镜的男人在出发前就已经做过很多功课了,当然不可能认错,但是他也说不出为什么,这次再见到张恒,和之前的时候相比,总感觉有种奇怪的陌生感。

同时大概是因为张恒在那个悬崖上站了太久,而又一点没有动作,让他的心中愈发不安了起来。

以他对对面那个男人的理解,对方从来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事情,没能看出对方的下一步的计划,只能说明他这个指挥者当的还不够合格。

但是戴着墨镜的男人来不及多想,不一会儿小女孩儿就被带回到了他的身边,经过了一天的折腾,小女孩儿看起来有些疲惫,还在揉着眼睛。

戴着墨镜的男人握着小女孩儿的手,也不由紧张了起来。

虽然相隔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他相信以张恒的观察力,没道理看不到他身边的小女孩儿,可是出乎他的意料,张恒居然一眼都没有向这边看过。

相反他的目光大都停留在那台起重机上,似乎这个工地上随处可见的机械更能吸引他。

终于营地中有人按捺不住,扣下了手中的扳机。

而就在同一时刻,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张恒的墨镜男这时候却是也发现了一些东西,他注意到了张恒脸上的表情,和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

几个小时前的张恒,无论发生什么眼中的神色都给人很镇定的感觉,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现在的这个张恒,不再控制自己的感情流露,只是那份感情太过丰富复杂,却是戴着墨镜的男人所无法理解的。

结合之前那份挥之不去的陌生感,戴着墨镜的男人终于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惊惧之色,他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几乎是在扯着嗓子嘶吼,“别,别开枪,所有人,收起手上的武器!”

然而他这句话终究还是说迟了一步,有子弹已经飞出了枪口,射向悬崖上的那个身影。

结果就在子弹即将击中目标的刹那,悬崖上的那道身影却是又忽然消失不见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下一刻手电筒的光束又开始四处游曳起来,大家都在努力寻找起张恒究竟跑到了哪里,直到一束手电筒的光束落在之前开枪的那个玩家身后,才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

只见张恒不知怎么做到的,居然就站在那名玩家的阴影中,他伸手,轻轻拍了拍那个玩家的肩膀,紧接着就见后者的脑袋就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就好像一颗成熟的果子从枝丫上坠落。

这一幕看起来无比的惊悚!

而他身边几个其他玩家见状被吓得纷纷调转枪口瞄向张恒,但是还来不及开枪,他们的脑袋也都跟着一起掉落在地,而这下营地彻底陷入到了恐慌中。

之前他们跟张恒的战斗虽然也无比艰苦,死了不少人的,但是至少还算有来有回,但是这一次,面对来去无踪,而且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让人脑袋落地的张恒,众人的心中只剩下了茫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抵抗。

戴着墨镜的男人手脚也是一片冰凉,他知道自己心中那个最恐怖的猜想已经变成了现实!在其他人还在尝试抵抗的时候,他这个指挥者却是直接抛下了自己的队员们,回到了帐篷里。

戴着墨镜的男人拿起了睡袋边的卫星电话,听着帐篷外传来的惨叫,却忽然又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直到电话接通,他的大脑还在当机状态,又多停顿了两秒钟,才用有些沙哑的嗓音对电话另一头道,“不要再派援兵过来,重复,不要再派援兵过来!他来了!”

“谁来了?”电话对面的女声问道。

但是另一边却是已经没有了回答,戴着墨镜的男人看到四周的帐篷正在扭曲变化,变成一张张可怕又丑陋的脸,向他一步步逼了过来。

于是戴着墨镜的男人也扔下了手中的卫星电话,掏出了腰间的手枪,向着四周的人脸疯狂射击。

只是子弹似乎对这种恐怖的生物根本没有效果,戴着墨镜的男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打光了弹夹里的子弹,于是他又抓起了床边的水果刀,疯狂挥砍了起来!

而现在营地中做着类似动作的远不止是他一人,实际上除了一部分精神崩溃的人,所有玩家都在努力奋战,只是如果此刻有第三方在场,就会发现他们正在搏斗的敌人根本就不存在。

而或许是因为这群发狂的蚂蚁已经让他感到索然无味,张恒也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只是又望了眼那台起重机就消失不见了。

而在那个被拖出的巨大冰块儿后,一双小小的眼睛正在默默目送着张恒的离开,她的手中握着一小节水晶,水晶上面有着奇异的纹路,只是现在那条纹路已经变得黯淡无光,水晶的中央处则多出了一道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