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动员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辆四轮战车从夜空中疾驰而过,最终将落在了一栋别墅前的停机坪上。

这栋别墅光是楼体的占地面积就超过了一千平米,除此之外还拥有一个种满了各种名贵花卉的院子,停机坪、游泳池,地下车库样样俱全,不远处还有一个私人码头。

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正在楼上的私人酒吧里喝着红酒,结果下一刻就见自己的屋门被人给一把推开,看到来人的刹那她的脸上写满了错愕与不解。

“抱歉打扰了你的休息,普露托,只是情况紧急,我们想要借你的住处用一用,主要是我们很难找到比你这里更大又不受打扰的地方了。”黑夜女神开口道。

名叫普露托的女人紧了紧睡衣的衣口,被人这么贸然闯入她当然高兴不起来,但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勉强从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来,尤其当她看到黑夜女神身后跟着的几人后,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不知道你们借我这个小地方想干什么?”

“召集大家。”

“召集大家?干嘛,你们要在这里开派对吗?”

“不,在这里讨论怎么才能生存下去,拯救世界。”阿努比斯道。

“拯救世界,呃,你们是在拍复仇者联盟5吗?那我的说你们的阵容还真挺不错。”

“不,我们是认真的。”随后进来的电力之神开口道。

“哦,”普露托的脸盘上明显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来,“一个新神,怎么,他是你们的俘虏吗?”

“不,他是我们的同伴。”战神阿瑞斯道,“我们现在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做什么?”普露托被惊到了,阿瑞斯一向是旧神中的主战派,早在这场大战开始前他就一直主张这一战不可避免,既然如此,早打总比晚打好,而他对新神的态度也一直强硬无比,很那相信同伴两个字会被他跟新神的那些家伙联系在一起。,

结果其他人还没回答,就听到了悠长低沉的号角声响起,一共四声,两长两短,号声中充满了战事来临前的紧张与压抑。

“海姆达尔?他也来了?”普露托彻底傻眼了,“还在我的楼顶吹响了他的那个号角?他这是要把北欧诸神都叫来吗。”

“不只是北欧诸神,之后我和阿努比斯也会分头通知希腊和埃及诸神。”阿瑞斯神色严肃道。

“新神那边我在马车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通知了。”电力之神也补充道。

“你们这是打算把所有人都叫来吗,可是敌人呢?等等,”普露托说到这里像是想到了什么,“今晚你们不是去对付那个叫做张恒的人类的吗?结果怎么样。”

“他已经死了。”阿努比斯道。

“所以,这意味着我们的麻烦也消失了对吗?”普露托扫过在场众人的面庞,但是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面露轻松之色,相反,所有人的表情都显得很是凝重,这让普露托也不由紧张了起来。

“他不是我们杀的。”

“那是谁?其他人类吗。”

“不,拉莱耶的主人已经完成了神降,彻底夺取了那具身体,他的灵魂也被碾碎了。”

普露托呆了呆,手里的酒杯也从指间滑落,跌落在了地毯上。

“我们需要立刻召集其他人!”阿瑞斯再次重复道,“趁着那家伙刚脱困不久,大家一起联手,还有战胜的可能,他会以恐惧为食,拖的时间越长,他的力量就会变得越强大!”

“诸位,”黑夜女神用悲怆的语气道,“世界的存亡就背负在我们的身上了。”

…………

就在海姆达尔等人开始着手召集诸神的时候,距离别墅一千公里外的塑料模具加工厂中却是有一场作战会议已经在进行中了。

会议的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不到二十人,主持会议的是一个秘书模样的女人,推了下眼镜,神色谈定道。

“我先来跟大家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我们昨天派出去加入追捕队的人现在已经全军覆没了,而且我问了同去的其他几家公会,他们和他们的人也失去了联系,现在玩家这边唯一的消息是银色之翼的指挥者在晚上00:49分发出的,大家可以自己听一下。”

秘书模样的女人说完,按下了身边一台录音机的播放键。

录音记录的是一段电话通话,不知道为什么另一头人却是停顿了两秒钟,这才用沙哑的嗓音道,“不要再派援兵过来,重复,不要再派援兵过来!他来了!”

“谁来了?”电话对面的女声问道。

然而另一边的人却是已经不再说话,随后就是卫星电话掉在地上的声音,还有密集的枪声和嘶吼声,就仿佛拨打电话的人陷入到了一场厮杀中,但是没过多久,就又传来了一声惨叫声。

之后帐篷内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不过依稀还能听到一些帐篷外的枪声和喊杀声。

会议室内的人都听得很认真,直到录音结束,才有一个人开口问道,“我们的人呢,我们的人有信息传回来吗?”

虽然秘书模样的女人之前已经说过这是玩家这边唯一传回来的消息,可会议室内的人似乎依旧对己方的人有足够的信心。

而随后秘书模样的人也同样点头道,“当然。我们的人发回了一句,不,确切的说是半句话,有理由相信他在发回这句话的时候精神状况很糟糕,就像是,那些故事里的人一样,但是我们之前的科学训练产生了效果,他强忍着精神上的不适,将这句话发给了我们。

“我帮你们重新组合了一下——行动失败,(缺少主语)离开拉莱耶的牢笼。

“这句话结合之前的那通卫星电话,还有搜捕队全军覆没,且遭遇严重精神攻击的事实,我恐怕,最糟糕的情况已经发生了,那只怪物已经摆脱了群星的束缚,离开了那座海底监狱。”

秘书模样的女人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虽然脸上的神色依旧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是她微微颤抖的右手食指还是出卖了她的真实感情,会议室里同样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之前提问的人开口想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口,就在不安的情绪开始在会议室中蔓延的时候,门外却是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