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谈话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沈熙熙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家小诊所的床上,兔子趴在她的床边,已经睡着了,不过她的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不久。

而李白则在一旁用手机追网文小说,他听到了病床那边传来的动静,抬起头来,看到沈熙熙在努力支起自己的身体,顿时惊喜道,“熙熙姐,你醒了!”

沈熙熙轻轻嗯了一声,低头想要看看自己哪里中刀了,结果却并没有在身上找到伤口。

李白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开口道,“你晕倒后我和兔子就在第一时间冲到了主卧,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惊险了,我们看到那个疯女人就骑在你的身上,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我和兔子给制服了。”

“那我手上这针头?”

“你一直不醒,医生就给你挂了个点滴。”

兔子这时候也被两人的说话声给吵醒了,揉着眼睛,看到沈熙熙一个没忍住,顿时又哭了出来,之后更是直接一头扎到了沈熙熙的怀里。

沈熙熙摸着她的头发,“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对了,那伙人……”

“我按照你教我的,让屋里的三个人把自己做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然后把他们和录像一起扔在了警察局门口,至于其他人,则用警察的身份教育了他们,不让他们再参加类似的活动和社团,之后让他们回家了。”

“做的不错。”沈熙熙赞道,随后拔掉了手上的针头,用另一只手按着针眼,“走吧,我们毕竟冒充了警察,说不定公安已经在找我们了,不要再在这个城市里继续待下去了。”

“我们去哪儿?”

“深圳,福康集团出现员工连续坠亡时间,我怀疑那里也有类似的社团。”沈熙熙一边说着一边又穿上了运动鞋。

然而等她站起身来,却发现兔子和李白都没有动。

“怎么,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沈熙熙问道。

兔子和李白对视了一眼,随后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道,“熙熙姐,实际上我们早就想和你谈谈了。”

“你们有事想和我谈?好啊,那我们回车上吧,一边赶路一边聊。”沈熙熙似乎并没有将兔子的谈话请求太放在心上,一直以来她都在团队中扮演者领导者的角色,她做出的决策无论兔子还是李白从来没有质疑过。

有时候三人在一起并不像是玩家团队,而更像是一个姐姐带着一个妹妹和弟弟。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一向乖巧的兔子这次居然破天荒的提出了反对意见,“不,我们不想在车上谈。”

沈熙熙闻言一怔,转过身来,重新打量着兔子和李白,终于意识到两人这次是认真的。

于是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先出去吧。”

“没问题。”兔子和李白见沈熙熙终于答应,也都松了口气。

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大部分咖啡馆和饭店都已经关门,三人最终找到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网咖,要了一个包间。

前台还多送了一个果盘,等到服务员离卡房间,兔子再次开口道,“熙熙姐,我和李白都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再这么下去,是指?”

“是指继续追逐这些和那家伙有关的事情,我们知道你因为那天的决定一直心怀愧疚,但是不管你再怎么拼命弥补,都没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

“所以,我就应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吗?”沈熙熙问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是想说……”第一次质疑沈熙熙兔子显得有些紧张,原本准备好的话也说的结结巴巴。

“我们是想说,你现在在做的事情除了折磨你自己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李白突然接过话来,“这些社团是处理不完的,就连警方都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三个人这一个多月来回奔波,白天晚上连轴转,也才打掉了十几个,和总数相比根本不值一提,而且你自己其实也知道的吧,这些信徒们在派出所根本关不了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后写个保证书就又可以大摇大摆的回家。

“而那些被你放走的普通人,他们或许现在没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迟早也会变的和被抓进去的人一样,以你的才智不可能忽略这些事情,然而一直到现在你却连提都没有提过,是不是因为你也没法解决?”

沈熙熙张开了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被李白伸手制止了,“让我说完吧,熙熙姐,平时都是你指东我绝不往西,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也能多思考思考吗,这次我难得想了这么多。”

“嗯,那你接续说。”

“你一定觉得我们不想再继续下去是因为看不到希望,是怕吃苦,可不是这样的,让我们真正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的原因是你。”

“我?”

“对的,我们都知道……拉莱耶之主的特性,你接触的和他有关的东西越多,精神受到的污染也就越大,用之前那个比较流行的桌游概念,就是那个什么……什么值降的越快。”

“san值。”兔子小声补充道。

“对的,赛值,那晚他降临在那座小山谷的时候我们都在,之后这一个多月我们也一直在追踪那些崇拜他的社团,尤其是你,作为团队的指挥者和大脑,一直在搜集和研究相关信息,精神已经到达极限了,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下午你在卧室里会突然昏倒的原因,你老实和我们说,熙熙姐,你最近有没有在做噩梦?”

“没有。”沈熙熙回答的很快,就像根本没有思考过一样。

李白紧紧盯着沈熙熙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点什么来,但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他所擅长的,所以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了,继续苦劝道,“收手吧,熙熙姐,趁着一切还不算太晚。”

“可一切已经太晚了。”沈熙熙道,“你有句话说的很对,如果这么下去,很快所有人都会成为那家伙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