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陪练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花衬衫男人没有撒谎,海上的生活在大部分时候的确都很无聊。

离开了近海后手机就失去了信号,于是整艘船就变成了一个封闭的小世界,船上的时间被无限拉长,每一天和之前的一天相比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区别。日子只是单纯的在无意义的重复而已。

花衬衫男人原本以为沈熙熙只是说说而已,结果没想到她真的没有找任何娱乐活动。别说敲响他的房门了,这么长时间过去甚至就就连鱼都没有钓过一次,船上很多人看她不顺眼,但沈熙熙似乎也并不放在心上。

她很少和人交流,每天就是按时去训练室里进行各种训练,花衬衫男人去看过几次,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花瓶,她对自己够狠,无论是力量训练还是爆发力、速度训练她的训练量都是旁人的两到三倍,而且她每天都会花好几个小时泡在训练室里完善自己的剑术。

船上的剑术老师被她打得心服口服,甚至已经被虐出心理阴影了,不得不请假三天,修养身体恢复精神。

而沈熙熙并没有就此放弃练习,只是没人陪练她只能自己对着镜子重复挥砍动作,不断修正自己的姿势,明明是很枯燥的事情,可是她的神色始终如一,似乎一点也不觉得乏味。

不过就在她刚刚完成一组动作的练习后,训练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沈熙熙有点意外,一般情况下,剑术训练室里在晚上九点之后就没有人了,所以她通常也是在这时候来训练,省的和其他人想看两厌。

下一刻,一套护具被丢到了她的面前。

随后对面那个已经穿上全套护具,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家伙开口道,“我来陪你练吧。”

沈熙熙听出了从头盔下传来的声音来自花衬衫男人。

但是她却没有捡起脚边的护具,只是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道,“我以为之前我说的足够清楚了。”

“我不是在泡你,”花衬衫男人打断了沈熙熙的话,“我知道我之前轻浮的举止可能给你留下了某些不太好的印象,但是我并不是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否则也不会上船这么长时间都没怎么打扰你。”

沈熙熙收起了手中的竹剑,等着花衬衫男人的下文。

“我只是喜欢时不时的去找点乐子而已,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就算你是我妈,也管不到我的私生活吧。”花衬衫男人耸了耸肩。

“那你为什么不继续去找乐子,而要来陪我练剑。”沈熙熙问道。

“拜托,你以为我真的忘了这一趟航行究竟是为了什么吗,我当然也希望在关键的时候,身边有靠得住的队友,虽说这一趟我们是九死一生,但能多增加一点生存的几率总是好的,否则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申请让你上船,你该不会是真觉得我是为了和那个已经挂掉的家伙争风吃醋吧,别废话了,赶紧开始吧!”花衬衫男人发出了邀战申请。

沈熙熙闻言也没有再犹豫,捡起了地上的护甲穿好,重新握住了手中的竹剑,整个人的气质也为之一变,“请指教!”

花衬衫男人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遥遥将他给笼罩,他算是明白了船上的剑术训练师为什么要请假了,不过见状非但没有畏惧,反而更加兴奋了,舔了舔嘴唇道,“放马过来吧!”

之后整整两周的时间,两人都一直互为对方的陪练。

最高兴的人莫过船上的剑术训练师,因为他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假期居然延长了,而且脱离了之前的陪练地狱,同时也在心里为花衬衫男人默哀,因为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男人能经受得住沈熙熙的摧残。

但事实证明,花衬衫男人同样也是一个对自己足够狠的疯子。

沈熙熙现在对花衬衫男人的观感也的确改善了不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后者身上那股浪荡气质更像是一种伪装,如果你被他的外貌所迷惑,真的因此而轻视他,那也正中了他的下怀,势必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训练室里,两道身影正在保持着高速的移动,一边格挡着对方的攻击,一边也在寻找着对方招式间的破绽!

战斗的强度从最开始起就一直很大,训练服早就已经被汗水给打湿,可两人依旧全神贯注,竹剑撞击所发出的噼啪声回荡在训练室中。

沈熙熙的双眼不离花衬衫男人的肩膀。

是要攻左手侧吗?不,这只是佯攻!真正的目标应该是自己的咽喉,但是沈熙熙在看穿对方的动作后却并没有收剑阻拦,而是让剑尖微微左摆,做出上当准备防御左手侧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是准备在挡下花衬衫男人这一击后迅速回刺对方握剑的右手腕。

战斗从来都不是简单的速度与力量的比拼,同时也少不了精神上的较量。

而像这样的较量两人这段时间已经进行了上千次了,却是互有胜败,谁也解决不了谁,但是下一刻沈熙熙觉的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居然没能避开花衬衫男人对着咽喉的一刺。

不过花衬衫男人显然也察觉出了沈熙熙此刻的异常,在关键时候硬生生收住了动作,随后关切道,“你没事吧。”

经过这段时间的比拼与较量,两人早就已经成为了朋友,当然,这种朋友并不是那种男女关系的朋友,只是单纯的互相欣赏,外加愿意相信对方的实力。

花衬衫男人虽然出招前放出了一个小诱饵,但是他并不觉得以沈熙熙的实力会完全看不穿他的诱导性动作,更不要说刚才沈熙熙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就像是失了神一样。

“我没事,只是可能有点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能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吗?”沈熙熙揉着额头道。

“好。”花衬衫男人也不废话,起身道,“最近辛苦了,你可以多休息一下,什么时候想练剑再来找我就行。”

“谢谢。”沈熙熙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然而等花衬衫男人离开,沈熙熙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抱着训练室里的垃圾桶就吐了起来,因为刚刚她看向花衬衫男人戴着头盔的脑袋,却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章鱼头,实际上不只是花衬衫男人,沈熙熙现在一个人待在训练室里,看到头顶的天花板上,只觉得天花板也变了样子,上面布满了贝壳,还有什么东西在不断蠕动。

沈熙熙清楚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更准确的说是在经过一个半月对那些神秘社团的追踪和清理行动后她的精神就出现了问题。

只是她一直撑到了现在,没有告诉任何人。

沈熙熙现在只希望这最后一战来的早一点,赶在她的精神彻底崩溃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