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是他,是它们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沈熙熙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里的,她从背包里摸出了上船前买的那瓶安眠药,打开瓶盖才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于是之后她也只能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这么躺在了床上。

经过了一天高负荷训练,她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无比疲惫了,然而却依旧难以入睡。

沈熙熙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次幻觉的持续时间比之前几次都要强,现在的她无论看向什么地方,都会看到普通人的精神难以承受的诡异景象。

而沈熙熙尝试闭上眼睛,想象力反而会变得更加敏锐,那些难以名状之物充斥满她的脑海,就好像要将她给吞噬了一样。

沈熙熙在这时候却是又莫名的想到了张恒,后者应该也遭受过这种恐怖幻觉的侵袭,尤其是在那座大山中隐居的日子里,沈熙熙不知道张恒是怎么扛过来的,虽然和她相比,张恒的身上还带着。

可只有三次使用次数,而且张恒最后还剩下了一次,给那个和他相处过几周的小姑娘使用。

那之前的两次机会他都用在了哪里?

自从张恒死后,沈熙熙一直避免自己回忆起和张恒有关的事情,除了因为难以接受张恒的死亡外,也因为在她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心结——那就是张恒最后的选择。

沈熙熙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张恒,毕竟那晚他已经被逼进了绝境里,除了寥寥几个人外,整个世界都希望他死在那片山谷中,那么他自然也有足够的理由报复这个世界,这本是一件很公平的事情。

但是沈熙熙却又会觉得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张恒应该并不止于此,可是她的理智没法让她像樊美男和张父那样去说服自己,去相信一件虚无缥缈的事情。

于是她就只能将这件事情默默藏在了自己的心底,直到今晚,她的精神因为那些无法抑制的幻觉来到濒临破碎的边缘,却是不受控制的想起了很多事情。

那些以她的观察力本不应该被忽略的细节。

沈熙熙才发现张恒那晚的死亡有太多难以解释的因素,在人生最后的两周时间里,他为什么要一个人跑进深山,在这段时间里他做了什么?看他之前布置在山中的陷阱,显然已经预料到了会有那晚的一战,既然如此,他之前为什么不逃?

甚至就连之前通风报信的那个村民,以张恒的谨慎本来也不该忽略掉这个不稳定因素的。

沈熙熙将自己代入张恒的位置,想要去思考,去理解张恒当时的心态和想法,然而现在的她一直在被那些无处不在的幻觉所折磨,很难将注意力完全集中起来。

再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今晚海上的风浪格外大,深海猎人的船只在海浪中颠簸摇晃,里面的人就像是在游乐场里坐海盗船一样,就连很多原本已经睡下的人都被这场大风暴从床上给晃醒了,水手们也都在各自的岗位上紧张待命。

沈熙熙原本就觉得有些恶心,现在更是不得不从床上再度爬起,寻找垃圾桶。

结果就在沈熙熙刚刚吐完不久,突如其来的警报声就响彻了船舱。

从警报声的长短沈熙熙听出了这是敌袭!

于是下一刻她整个人猛的一个激灵,难道说是张恒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能解释今晚幻觉持续的时间为什么这么长了,是因为正主就在附近吗?

沈熙熙想到这里非但没有感到恐惧,反而隐隐生出了一股期待。

她自己的精神状况自己最清楚,一天比一天恶化,如果再拖下去,搞不好还没见到正主,就死在了这片茫茫大海上。

沈熙熙来到床下,拿出了朱斯提提亚送给她的那只小天平,推开门,向甲板走去。

走廊里现在很热闹,几乎所有房间的门都打开了,客房里的一众玩家,要么在穿衣服,要么在检查自己手中的武器,因为船只一直在摇晃,还有类似啤酒瓶和卫生纸之类零零碎碎的东西在地板上滚来滚去,各小队的队长则在清点小队人员,每个人的脸色都显得很紧张。

虽然在上船之前他们就已经清楚会有这么一天,但这并不意味着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能不为所动,坦然面对。

沈熙熙平时就很少和其他玩家来往,这会儿大战将至,更没有人顾得上管她,沈熙熙就这么一路走到了甲板上。

此刻的天空就像是被什么给捅了个大洞,大雨顺着洞口倾泻而下,密集的雨滴已经彻底连成了一片,再加上恐怖的狂风和雷声,甲板上的人即便相距只有几米,也需要通过大吼才能勉强交流。

沈熙熙扶着一旁的炮台来稳住自己的身体,同时目光飞快的扫过,在靠近左舷甲板上的几个身影中找到了花衬衫男人。

虽然船只在风暴和巨浪中不断颠簸,但是花衬衫男人的身影却牢牢的立在那里,就如同一块儿礁石一般,任由风出雨打,兀自岿然不动。看到他的身影,甲板上的水手似乎也没有那么恐惧了。

花衬衫男人握着望远镜,望向某个地方。

下一刻他的身后传来了沈熙熙的喊声,“他来了吗?”

“不是他,是它们。”花衬衫男人面色严峻,他将手中的望远镜交给了沈熙熙,沈熙熙接过,放在眼前,望向花衬衫男人之前眺望的方向。

然而现在海上的能见度很低,沈熙熙目光所及之处,只有翻涌的波涛,直到一道粗壮的闪电劈入大海,点亮了夜空。

借着那一闪而逝的亮光,沈熙熙在那片海水中看到了一群密密麻麻的黑影,那是一群半人半鱼蛙的丑陋怪物,数量不详,少说也有上千只,正在向着他们飞快的游来,有那么一瞬沈熙熙以为这也是自己的幻觉。

但是下一刻她就听花衬衫男人吐出了一个词,“深潜者!”

他的声音比落在皮肤上的雨滴还要冷,随后对身边的副官下达了战斗命令,“准备投放深水炸弹。”

“要全部扔下去吗?”

“不,用一半,还有一半要留着对付正主,”顿了顿,花衬衫男人又补充道,“如果我们能扛过这波袭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