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次打猎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硬汉男人和张恒做事都很有效率,一刻钟后两人已经抱着猎枪走进了树林中。

等硬汉男人蹲下,研究地上动物的足迹时张恒也开口问道,“为什么是我?是因为我选择了流行小说的原因吗。”

“我对那种无聊的事情一点不关心,”硬汉男人摇头道,“之所以选你,是因为看你的样子和里面那群书呆子不同,应该会用枪,而打猎需要用枪。”

这个理由张恒很难反驳,不过顿了顿还是道,“第一个上去的飞行员应该也会用枪,为什么不找他?”

“他?我不喜欢他,就像我能看得出来他也不喜欢我一样,准确的说是所有成年人他都不太喜欢,而且你别看他的故事讲得很温暖,他本人其实这里问题挺严重的,”硬汉男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当然,要不是因为一直被抑郁困扰,他也写不出那种能治愈人心的文字,天赋有时候也是一种折磨,尤其对做我们这行的人来说,大部分精神方面或多或少都会有点问题,我也不例外,和他在一起待久了,我怕我会直接用手里的猎枪轰开自己的脑袋。”

硬汉男人将自己的靴子从泥浆中拔了出来,又继续道,“而且,你是刚来这里的新人,我猜你应该会接受我的邀请。”

“…………”

硬汉男人的言下之意是说凡是在这座山庄待久的人都不会答应他的打猎邀请。

不过想想也正常,哪有疯子会在大晚上天都黑了以后还出来打猎的,更别说今天还刚刚下过一场暴雨,森林里很是泥泞。

两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一条小道上,追踪着一头麋鹿留下的足迹,而张恒这时候已经能确定硬汉男人的身份了。。

这并不难猜,尤其对于拥有出色观察力的他来说。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

作为生活在二十世纪的作者,海明威还是留下了不少照片的,虽然山庄中的他换了个发型,而且还难得的剃干净了胡子,但是没办法,他身上的个人特质还是太强烈了。

作为一战的亲历者,他身上有不少军旅留下的印记,除此之外他还做过战地记者,拳击手、斗牛士,甚至传言还被克格勃招募过,成为了一名间谍,可惜在这一行上他的确没什么天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都没传出来过。

他一生中数次大难不死,其中还包括了一次飞机失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人生甚至比他笔下的故事还要传奇,最终这个嗜酒如命,经历了数任妻子的男人选择在62岁的时候饮弹自尽。

其中很多经历,张恒都能在他的身上找到相应的证明,比如飞机失事给他留下的伤痕,还有那些军事和间谍训练对他的影响,包括手上的婚戒……

如果这样再猜不到的话,张恒就白跟福尔摩斯在贝克街221号同居那么久了。

海明威握住一串小树枝,仔细看着上面被啃咬的痕迹,眼神中难得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随后又喝了随身携带的威士忌,压低了声音道,“它就在附近了。”

不过就在他打算借着月光继续向前摸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张恒的声音,“我来陪你打猎,你打算怎么回报我。”

“回报?”海明威愣了愣,“什么回报,猎是咱俩一起打的,你不也能享受到其中的乐趣吗?”

“我来这里是有正事儿的,不是为了陪你打猎的,而且说实话我对打猎也没太大兴趣。”

“是因为你的水平太差,打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猎物吗?”

“不,恰恰相反,是因为我枪法太好,打什么都没有难度。”张恒淡淡道。

海明威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心里的想法。

张恒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用行动证明了自己,举起手中的猎枪。

海明威望向他瞄准的地方,可是在那里他什么也没有看到,虽然今晚有月光,但是落在林间也是稀稀疏疏的,能见度并不好,海明威还想再看,但是下一刻枪声已经响起了。

再然后海明威就看到草丛里似乎有什么晃了晃。

等两人走上前去,这位美国硬汉注意到了倒在草丛中的麋鹿。

上过战场,而且不止一次的他自认为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能让自己惊讶的事情了,毕竟这世间除了生死外都是小事,可看到眼前的景象他还是忍不住长大了嘴巴。

海明威本人也是一个神枪手,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更清楚张恒刚才那一枪的难度。

在这种能见度下,又隔着那么远,结果却一枪毙命。

“这……你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你和那个女管家一样,是谁笔下的角色,孤胆神枪手?还是那个写机器人三定律的家伙所创造的仿生人?”

“很遗憾,我只是个刚接受邀请来到山庄的新人作者。”

“真的吗,今天我听了这么多故事,但要说大开眼界,都不如你刚才那一枪。”

硬汉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体,仔细欣赏着麋鹿脑袋上的枪口,同时嘴里还在念念有词,说着诸如类似这太不可思议了之类的话。

“你教我写作,我教你打猎怎么样?”张恒眼见成功勾起了海明威的兴趣,就收起猎枪,直截了当道。

然而硬汉男人闻言却摇了摇头,“我教不了你写作。”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别误会,我并不是歧视你们这种以流行为导向的创作方式,毕竟我自己的小说也挺流行的,但是实话实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它们为什么流行,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意愿,自由的进行创作而已。”

“大概是因为人类在很多感情上是共通的吧。”张恒道。

“你说得对,就比如孤独,无论贫穷还是富有,上到王子贵族,下到贫民流浪汉,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人都无法避免的,”海明威道,“我就经常觉得我自己实在是太tm的孤独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在酗酒的原因,我曾经迫切的希望能够收到来信,无论是谁的,只为了确认这个世界上我并不是孤身一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希望你成为第二个我,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