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故事的开始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张恒吃完了那碗牛河,对厨师长和厨房的其他服务人员道谢,随后起身离开,来到了后院里。

那里阿加莎已经穿上了刚刚偷出来的一套服务员装,她还给张恒也准备了一套,看着后者直接换好,然后推着一辆同样从后厨顺来的餐车,来到了那间神秘的515号房前。

两人的计划很简单,既然那间房只有送餐的服务人员可以进,那两人就装扮成送餐员。

阿加莎掏出怀表看了眼,推理社经过半个月的追踪研究已经确定了515号房每天的送餐时间都是固定的,而现在距离晚餐配送其实还有大概一刻钟。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真要是把时间对的特别准,那两人势必会碰上真正的送餐员。

因此阿加莎和张恒对视了一眼后就伸手飞快敲响了面前的房门。

“尊敬的客人,您今日的晚餐已送达。”阿加莎模仿着送餐员的声音道。

结果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

阿加莎不由也紧张了起来,担心他们这个简单的计划已经被屋里的人给看破,正想着应该说点什么话圆过时间上的问题时,没想到下一刻面前的屋门却是缓缓的打开了一道缝隙。

阿加莎见状眼中闪过了一抹惊喜之色,不过她担心自己表现得太过急迫会让门后的人升起疑心,所以还是努力按捺下了心中的激动,站在门外又耐心等了大概一分钟。

然而一分钟后,那扇露出了一道缝隙的房门并没有继续打开,后面也没有任何人和声音。

阿加莎清了清嗓子,“我们要进来了。”

说完她终于伸手推开了面前那道一直无人能够推开的大门。

门后是一套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客房,按照霍比特人女管家的说法,庄园里的客房都会最大限度满足每个客人的需求,就比如张恒的房间,就是完全现代的装修风格,里面各种电子产品都配备齐全,又比如奇幻畅销书女作家的房间,更是比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还要豪华。

但是这间房,看起来却有些寒酸,年久失修的地板,踩上去咯吱作响,头顶的天花板和墙壁上能看到小片霉菌,家具也都很简陋廉价,不过意外的是屋子里竟然还算干净,显然是有人在定期打扫。

阿加莎将餐车推进客厅,放在了餐桌边,之后却没有离开,而是好奇的打量起四周来。

从屋子的装修和家具来看,应该是20世纪前期的风格,阿加莎还挺熟悉的,因为她就是生活在同样的时代里。只不过这套房间内的气氛明显有些阴郁,就好像是她写过的那些凶案现场一样。

普通人可能待不到几分钟就会觉得心中压抑,也难怪这里的主人从不接待任何客人。

不过无论张恒还是阿加莎都不是普通人,看两人的样子也都没什么离开的打算。

机会难得,下一次再能进来就不知道时什么时候了。

虽然在客厅里没有碰到人,但是阿加莎并不气馁,很快她就将目光移动到了书房紧闭的房门上,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走到那里,一个声音就从她的身后响起。

“你们想干什么?!”

那是一个满脸皱纹神色看起来很严厉的老妇人,无论是阿加莎还是张恒竟然都没有注意到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的手里还攥着只扫把,一脸警惕的样子,就像是把张恒和阿加莎当成了小偷。

“啊,您就是这里的住客吗,我们是来给您送晚餐的。”阿加莎指了指一旁的餐车,连忙辩解道。

老妇人攥着扫把的手稍微松了松,闻言不置可否,只是依旧板着脸道,“东西放在那儿就行,赶紧离开这里!”

阿加莎也没什么办法了,他们本来偷穿服务人员的衣服悄悄混进来就是有错在先,现在这里的住客赶人他们当然也没什么理由继续留在这里。

不过就在阿加莎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张恒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他望着面前那个凶巴巴的老夫人道,”你不是这里的住客。”

“为什么这么说?”一旁得阿加莎来了兴趣。

“因为这明显是一个男人居住的房间。”张恒道,“我们之前刚进门的时候,鞋架上有两双鞋,看鞋码都是男性的,而且很大概率是同一人的,另外,虽然这间房打扫的还算干净,但是角落里和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还是有蛛网和灰尘,显然打扫者不够细心,是男性的概率更大。”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张恒指着左手侧的窗户道,“你能看出来吗。”

阿加莎仔细地打量着那扇窗,眼中闪过一抹思索之色,片刻后恍然,“这扇窗户上面的部分没有下面亮,是因为住客的身高有……唔,六英尺,清理的时候只能擦到下面,这位……这位夫人,身高只有不到五英尺,而如果踩着凳子的话上下玻璃又应该一样亮。”

“但是,”阿加莎又皱起了眉头,“如果她不是这里的住客又是谁,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

按照庄园的规定,每套住房只能住一位客人。”

“我是他的阿姨,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由我照顾他的日常起居,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真正关心他。”老妇人道。

“这就是为什么他从不离开房间的原因吗?”

“没错,外面的世界太过险恶,人心叵测,到处都是陷阱,我们在这里生活的很好,不需要出去。”老夫人梗着脖子道。

“可你知道他的心里住着一只魔鬼吗?”

张恒问道,和阿加莎不同,他刚走进这间房其实就已经知道这里住的是谁了,因为那种感觉太熟悉了。

就仿佛是重新回到了那个充满阴霾的海边小镇,又或者是那座海底宫殿中,尤其现在的他和那个存在的联系前所未有的紧密,因此当他踏进这间房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也格外的强烈。

因为他知道,这里就是一切的起源,所有故事开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