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造物者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魔鬼?”老妇人听到这个词愣了愣,随后讥笑道,“你们这些未经允许就进入别人家,还假扮成服务人员的家伙不正是魔鬼吗?”

“就算如此也比臆想出阿姨和自己一起生活要来的正常的多吧。”张恒平静道。

“你说她是被臆想出来的?”阿加莎有些惊讶道,不过这位推理女王旋即也反应了过来,恍然道,“是了,这座庄园只邀请了作者进来,而且每人一间房,既然这座房间的主人另有其人,那他的阿姨就不可能也在这里,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当张恒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对面的老妇人就沉默了下来,就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再没有任何的动作表情。

而等阿加莎也说完,她的身影就越变越淡,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然而当她消失后,屋内那种阴郁压抑的氛围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越发强烈,强烈到住在同一栋楼的其他作者也都有所感应。

一些本来精神就有些问题的作者,被这股氛围所感染情绪顿时变得低落了起来,脑袋里不受控制的闪过一些可怕的念头,之前的那个飞行员男人就开始在房间里不停的踱起步来,菲茨杰拉德将自己写到一半的情书揉起,扔进废纸篓,然后在床上沮丧的抱起了脑袋,甚至就连一向硬汉的海明威也好几次将目光投向自己床前的那把猎枪,神色变幻不定。

而首当其冲的阿加莎感受更为强烈,她的脸色一变,“怎么会这样?”

沉默了半晌后张恒开口道,“我之前可能猜错了,我还以为他的阿姨是导致他精神出现问题的罪魁祸首,因为这套房间大概率是还原的他之前和他的阿姨生活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这里这么破旧,同时又会有他的阿姨的幻象。那个霍比特人女管家曾经告诉过我每套客房都会最大限度的满足住客的需要,而他选择将自己的客房改造成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大概是因为这能带给他安全感。”

“你说的不错,他来庄园这么久,却没有一个人见到过他离开自己的房间,他应该是一个极度内向自闭的家伙,这样的人在选择客房风格的时候的确最有可能选择自己生活过的地方,哪怕这里很简陋寒酸,而他本可以挑选更好的生活环境。”

阿加莎说到这里顿了顿,“等等,你……似乎认识住在这里的人?”

“没错,他是它的创造者。”张恒道。

“谁是谁的创造者?”

然而张恒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于是阿加莎又问道,“你之前说的阿姨又是怎么回事儿?”

“是我先入为主了,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个老阿姨展现出了很强的控制欲,我以为这是他的精神出现问题的原因,但是现在看来,他的阿姨其实一直在努力帮助他,解决他的精神疾病,而他之所以在这里也臆想出他的阿姨,是为了帮助自己稳定精神状态,这也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庄园都没什么情况的原因,直到刚才我们戳破了他的幻想。”

“等等,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精神出现问题,整个庄园的人都会受到影响?”阿加莎疑惑道。

“这事儿一时半会儿很难解释的清楚,我和他之间有些渊源,能让我跟他单独待上一会儿吗?”张恒问道。

“好。”阿加莎看出来张恒似乎格外在意这套房间的住客,所以也没有犹豫,果断答应了下来,之后退了出去。

而等她离开,张恒关上了房门,向着书房走去,他能感受到那股阴郁压抑的气息在书房最为浓郁,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从那里流出的。

张恒也没想到,原本他是来515号房寻找庄园主人,结果庄园主人没找到,却意外的找到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张恒知道这间房里的人就是冰下城市中那只怪物的造物主,而有鉴于他身体中也流淌着那只怪物的血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也算是他的半个造物主,所以,接下来的这一次会面也将变得非常奇妙。

张恒将右手搭在了书房那个已经被磨褪色的黄铜把手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动手掌。

书房的门并没有上锁,这很正常,因为这套房的主人在平时的时候都将自己的房门牢牢关严,所以用来工作的书房自然也就不必再上锁。

而推开门后,书房内的景象也一目了然。

这里和外面的会客室一样简陋与寒酸,不过藏书数量却并不少,就像是一个小型图书馆,还有不少旧报纸,被按照日期排列好,堆在房间的角落里。

而房屋中央的位置则摆着一张旧桌子,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正背对着屋门对着桌上的一台黑色打字机在快速敲击。

打字机的嗒嗒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桌前的瘦高男子似乎也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不过并没有回头,只是说了句,“安妮姨妈您先吃吧,我写完这篇就去客厅。”

然而身后的人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继续催促他。

瘦高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从书桌前转过了头去,看到身后站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那个男人此刻正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了一张稿纸。

那是一篇小说的结尾,张恒注意到了纸张最下方的署名——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

随后他又飞快地扫过了稿纸上其他地方的文字,将它递还给了对面地男人。

后者接过自己地稿件磕磕巴巴地道了声谢,随后犹豫了下,有些忐忑地问道,“您是谁,安妮姨妈的朋友吗?”

“不,我是来看你的。”张恒道。

“看我?”洛夫克拉夫特显得很是惊讶,随后又有些害羞道,“可是,我并不认识你,平时我和朋友们都是通过信件交流。他们也很少来找我。”

“没错,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尽管一直以来我都很欣赏您的才华。”

“真的吗,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洛夫克拉夫特闻言显得有些激动,那张原本有些木讷的脸庞上也浮现出了一抹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