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勇气9(感谢盟主TiMUSW)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安妮!是安妮!!!

之前看小说的时候,虽然评论区里西蒙的人气是最高的,但是陈帆最喜欢的女性角色却是安妮。

原因很简单,因为红发少女的身上有他最渴望的东西——勇气!

相信凡是看过小说的读者都很难忘记这个帅气洒脱,勇敢追求自由的少女。

唔,当然现在的安妮恐怕已经不能再被称作少女了。

陈帆这时候也已经反应了过来,之前背景介绍里所说的王应该指的就是张恒了,毕竟张恒在离开副本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七海之主,几次大败大英海军,他的大名早就已经家喻户晓,所以如今陈帆所经历的副本时间应该就是黑帆篇张恒离开之后。

虽然张恒和安妮刚见面的时候,后者才只有十几岁,但是黑帆副本的时间跨度非常之长,超过十年,现在的安妮至少也是二十七八岁往上了。

不过能见到自己喜欢的女性角色,陈帆还是很激动,当即就脱口道,“我要入伙,我要入伙!”

他不是没听到之前迪弗雷纳的话,现在并不是成为海盗的合适时机,但问题是现在站在他眼前的可是张恒当年一手建立起的那只海盗团啊!除了红发女海盗安妮外,还有军需官迪弗雷纳,比利、哈利等一票有名有姓的角色,陈帆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和他们离的这么近。

如果错过了眼下这个机会,那下一次不知道就要到猴年马月了。

安妮听到他的话扬了扬眉毛,“你要入伙?”

“嗯嗯。”陈帆忙不迭的点头,结果就见红发女船长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而是用目光将他从头到脚扫了个遍,陈帆的脸腾地一下又红了起来,他是自家事自家清楚,因为缺乏锻炼,他的身体在普通人里都算不上强健,更不用说是在一帮身经百战的老海盗里了。

简直就是鸡立鹤群。

果然之后他就听军需官迪弗雷纳开口道,“你能做什么?”

“我能……”陈帆哑然,严格来说21世纪的高中生放在18世纪还是挺多才多艺的,但是如果把岗位限制在海盗船上能做的事情就很少了,战斗他肯定是不行的,航海测绘就更别提了,厨艺他也没有……

不过陈帆想了一圈倒是还真的被他找到了一个自己能做的工作,“我,我会记账!”

“记账?”迪弗雷纳的神色稍微缓和一些,的确,记账员是所有海盗船上都必不可少的,每次劫掠后得到的战利品都需要清点统计,船上的公共资金支取使用也要有人来记录。

“但我们不缺记账员了,老巴利干的挺好的,他还收了个叫做本尼的学徒,如果老巴利出了什么事,本尼可以顶上来,而且除了记账,真正有麻烦的时候他们也都能拿起武器加入战斗。”军需官接下来的话却如同一盆冷水,将陈帆浇了个透心凉。

“抱歉,小子,我们的船上恐怕没有你的位置。”

陈帆呆立在原地,看着一众海盗将这船上值钱的货物,熏肉、饼干和酒水都搬到他们的海盗船上,只给船上的众人留下了大概二十天的水源和食物。

“这是海盗王定下的规矩,你们身处贸易航线上,来往的船只还是很多的,只要不是运气太糟糕,这些物资足够你们等到救援了,所以,感谢他的仁慈吧。”红发女海盗说完,就要带着人手也回到自己的船上。

结果就在这时候她的身后却传来了一个急切的声音,“等等!”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主动请愿加入海盗团的陈帆,陈帆没理会周遭人那怪异的眼神,那些人在听红发女海盗说给他们留下了食物和水后似乎都松了口气,也没有刚被俘虏时那么紧张了,甚至不少人的眼中还带着隐隐的喜色,似乎是在为自己能逃出虎口而高兴。

但是陈帆却不像他们那么乐观,作为资深怂逼,他才不想在茫茫大海上赌命呢,虽然按照安妮的说法这里是主要的贸易航线,有其他船只经过的几率还是挺大的,可万一他们运气不好,在二十天里没遇到呢?

陈帆刚听到这次副本的名字时就忍不住升起一股寒意,他才不相信系统会让自己这么简单就完成任务,而且他要是真的跟着这艘商船安全回到伦敦,那他的麻烦才大了。

他之前申请加入安妮的海盗团的时候可是被不少双眼睛都看着的,这些商人,水手这次损失惨重,他们未必能拿远在天边的安妮等人怎么样,但是冲他这个无依无靠的东方人撒撒怒火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搞不好回去后就会将他算作海盗同伙,检举揭发,而英格兰现在对于海盗的态度又尤为很严厉,之后等待他的怕不就是绞刑了。

为了避免这样的惨剧的出现,陈帆无论如何也要混到眼前这群海盗里。

安妮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去望着陈帆,不过她虽然没有一走了之,但眼里的神色也很明了了,如果陈帆不是真的有什么要紧事叫住她,那她也不介意给这小子一点教训。

陈帆被红发女海盗这一瞪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也是这时才意识到,抛除那些粉丝滤镜的加成,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手上沾满了无数鲜血,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女海盗头子,人命在她的眼里或许真的不算什么。

但此时的陈帆已经无路可退,他只能硬着头皮道,“我……我其实还能战斗的。”

结果他这句话一说出口,对面的那群海盗就都哄笑了起来,主要是陈帆那小身板配合他这句话喜剧效果实在是太强烈了,瞬间就把气氛给搞热了。

“你能战斗?我敢打赌我的奶奶都比你能打!”

“这家伙是喝多了吗?要我来帮他清醒一下吗?”甚至已经有海盗在摩拳擦掌了。

陈帆整个人更是被吓到忍不住哆嗦了起来,他几乎是用出了所有的力气才强撑着没有后退,随后咬紧牙关,用发颤的声音道,“给……给我一把刀,我能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