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勇气10(感谢盟主星辰吖)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帆长这么大别说军刀了,就连菜刀都没摸过,他唯一用过的刀大概就是钻笔刀。

但是他提出要求要一把刀当然不是为了现场整活的。

实际上陈帆之所以敢这么说靠的是洛基送他的金手指——狐假虎威。

烧烤摊上,中年上班族大叔拖着下巴打量着面前那个显得很是拘谨紧张的少年,“诶呀呀,真是头疼呢,该送给你什么样的能力好呢?”

陈帆不喜欢洛基的眼神,因为那眼神他很熟悉,就好像一只猎食者正在盯着他肥美的猎物,“你的代理人的能力不是那个什么神奇橡皮泥吗?不,不对,我还没答应要当你的代理人呢。”

陈帆本能的察觉出了洛基找他当代理人没安什么好心,嗯,这种事情就算用脚趾也能猜到,毕竟坐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大名鼎鼎的谎言与恶作剧之神,洛基要是不搞事才会让人觉得奇怪吧。

但是谎言与恶作剧之神本人却似乎一点自觉性也没有,听到陈帆的反问后他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对面的少年。

陈帆在他的目光下没过多久就变得越来越心虚。

要知道他可是连校园不良都不敢反抗的咸鱼路人,更何况现在坐在他面前的是北欧神话中的邪神,而且陈帆不傻,在那句话脱口而出后他就知道自己又犯傻了。

在代理人这件事情上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不只是因为双方实力悬殊,最主要是因为相比于洛基对他的需要,他才是更需要洛基的那个人。

像他这样的路人菜鸡,开局如果没有金手指的话八成就直接迎来开门跪了,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光速投胎。陈帆绝望的想洛基是不是就是因为在一开始就看穿了这一点才会来找他当代理人的。

因为洛基清楚,就算陈帆意识到了自己手中握着的是一枚包着糖衣的毒药,他除了吞下去也没有其他选择。

“啧啧,不错,看来你对自己的处境已经有了清醒的认知。”洛基笑道,“你放心,就算是为了游戏变得更有趣一些我也会想办法让你活的更长一点的,而我能赋予代理人的能力也不只有伪装橡皮泥一种,实际上那只是最基础的能力,而且需要锻炼才能使用,你既然是我亲自来找的人,当然不能再拿那种入门货糊弄你。”

洛基一边说着一边又喝了口啤酒,“距离你第一个副本开启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钟了,我得给你一个能马上用上的能力,让我好好想想,我这儿都有什么存货,嗯……有了,没有比这个能力更适合你的了,伸出你的手来。”

陈帆犹豫了下,最后还是乖乖的伸出了手。

洛基抓起旁边的一串烤鱿鱼,直接粗暴的塞进了陈帆的手里,同时大喝了一声,“好好抓着!”

陈帆严重怀疑面前的这位谎言与恶作剧之神只是在拿他日常开涮,毕竟他从来没听说过哪个神明在赋予代理人超自然力量的时候是借助地摊上的烤鱿鱼完成的,尤其鱿鱼入手后黏滑油腻,触感非常不舒服。

但长久以来的听话教育还是再次发挥了作用,尽管陈帆觉得此刻抓着鱿鱼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叉,但是依旧没有松开手。

再然后他就惊恐的发现那串鱿鱼居然就这么一点点的融进了他的手掌中,看到这一幕的陈帆差点吓的尖叫出来,他下意识的想要扔掉手上的烤鱿鱼,但是却惊恐的发现那玩意儿似乎已经死死黏在了他的手上。

之后居然还加快了融合的速度,直到全部钻进了陈帆的手掌。

“我送你的这项能力,名字就叫做——狐假虎威!你发动狐假虎威后可以从任一指定目标角色身上随机复制到一项技能,技能的有效时间持续一个小时,一小时后不管你是不是还需要它都会自动消失,而狐假虎威每三个自然日可以发动一次,怎么样,这招逆天吧?”

洛基得意洋洋道,浑然不顾陈帆正沉浸在和烤鱿鱼完成合体的悲痛中。

陈帆也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才从那噩梦般的一幕中重新回过神来的,但是现在的他也不得不承认谎言与恶作剧之神送他的这个金手指的确很好用。

无需任何前置准备,也不需要什么练习,直接就可以使用,简直就像是为他这样身无长处的菜鸟新人量身打造。

陈帆原本是想对着一个炮手海盗使用狐假虎威的,因为看过原著的他知道优秀的炮手无论在哪艘海盗船上都是抢手货,绝对不会有人嫌多的,而且炮手在发生战斗的时候也不需要和人贴身肉搏,只要操纵炮台射击就好。

但是陈帆动手前又犹豫了,因为狐假虎威的随机性很强,从目标身上copy一个技能,但是什么技能他根本无法指定,换句话说如果他从炮手的身上没有copy到炮手技能,而是一个近战技能,毕竟海盗船上的炮手基本上关键时刻也都是可以加入肉搏战的,但是战斗力肯定没那些冲锋队的人强。

那么他是有可能还是没法被接纳,所以最后陈帆一咬牙干脆将目标对准了红发女海盗。

他也不知道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祷告有没有被哪个神明给听到,反正狐假虎威生效后,陈帆在自己的角色面板上赫然看到了一个lv3的刀术技能!

这也是他刚才为什么忽然大着胆子跟安妮要刀的原因。

陈帆知道这是他加入海盗团最后的机会了。

安妮没有理会周围海盗们那嘲笑与谩骂声,冲一旁的军需官道,“给他把刀。”

结果她话音未落就又听一个海盗道,“光让他自己挥砍也看不出什么来,不如我来做他的对手好了。”

说完他就用挑衅一样的目光望向了陈帆,陈帆现在别提有多害怕了,他一高中生平时能接触到最凶的人也就是教务处主任,哪有机会碰上真正杀过人的狠人。

不过当他下意识的握住了迪弗雷纳抛来的那柄英式军刀后,心中却是突然涌现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来,那种感觉,就好像那把刀已经等了他很久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