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勇气11(感谢盟主日日晔晔)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帆握住军刀,试着挥舞了两下,结果这时候恰好赶上了一个大浪袭来。

海盗们作为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人,对于这样的风浪早就习以为常了,一个个站的笔直,身形不动。

反观陈帆脚下却是一个立马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于是海盗们又爆发出了一阵快活的哄笑,海上的生活无聊,船上又不能赌钱,平时能找到的乐子不多,这下就连一些原本不在这儿的海盗也被笑声吸引了过来,人数越来越多,到最后除了身上还有工作没法离开岗位的海盗,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

人们挥舞着拳头给那名主动申请出战的海盗加油,“托比,干死他!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你最好在三招之内就结束战斗!”

“看这个可怜的小子,他连站都站不稳,不会是第一次坐船出海吧!”

陈帆听着周围那漫天的谩骂和哄笑,下意识的缩了缩头,心中又升起了想退缩的念头,只看对面那家伙的体型几乎已经快是他的两倍了,而且一看就是久经战阵,这一战无论如何也赢不了吧。

陈帆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一到关键时候就忍不住犯怂,即便他现在的刀术技能已经达到了lv3,陈帆没记错的话张恒当初离开黑帆副本的刀法技能也就是lv3。

虽说lv3和lv3之间也是有差距的,尤其自己练成的和他这样靠作弊直接得到的,真正的威力肯定截然不同,但是他现在面前的对手也不是张恒,只是一个路人甲海盗。

托比这名字陈帆在原作中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知道是后面才加入的,还是一直在海盗团里,但是没什么戏份的小角色。

总之,他在原著中的定位和陈帆大概是半斤八两,大家路人对路人,倒是很公平。

而陈帆现在金手指在手,如果这一战都不敢上的话那他不如干脆直接跳海得了。

因此虽然害怕,但陈帆依旧摆出了一个架势来,在lv3刀术技能加成下倒也有模有样,安妮看到了他的架势就眯起了眼睛来。

然而对面的托比却是依旧毫不在意,甚至把刀插回到了腰间,示意要空手和陈帆玩玩儿。

结果他刚做出这个动作就听安妮道,“小心点,他没你想的那么弱。”

托比虽然有些不服,但是船长发话他也不得不停止了自己的耍宝行为,重新抽出了腰间的佩刀,朝着空气比划了两下,之后也不再拖泥带水,就冲着陈帆冲了过去。

陈帆见状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整个人的大脑又变得一片空白,之前想好的迎敌策略,这会儿全都被抛到了脑后,眼中只剩下像蛮牛一样撞来的托比。

之前看小说,厉害的高手都有很强大的气场,可以在动手之前就压制对面的对手,陈帆却没想到托比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竟然也能给他带来类似的感觉,只能说他自己果然还是太弱了吗?

有那么一刹那陈帆觉得自己要完蛋了,而周围围观的海盗们也是同样的想法,因为陈帆看起来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可下一刻欢呼声戛然而止,众海盗们就如同是突然被人给掐住了脖子一样,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陈帆依旧站在那里,不停的打着哆嗦,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副就要完犊子的样子。

然而真正完犊子的人却是托比,后者这会儿正抱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趴在陈帆的脚边。

战斗结束的和大家预想的一样快,只是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几个和托比关系不错的海盗见状不由大惊失色,随后纷纷抽出自己的武器,就要冲过来把陈帆给砍翻在地,为自己的朋友报仇。

但他们还没动身就被安妮给制止了,“托比没事儿,只是被刀背打中了肚子,况且我们要遵守决斗的规则。”

众海盗这才安静了下来,随后安妮又看向了陈帆,“好刀法,我之前居然也看走眼了。”

“…………”

陈帆没有说话,倒不是为了装酷,而是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刚才的时候他是真的被吓傻了,那一刀纯粹是装备了lv3的刀术技能后身体的本能反应。

“而且看样子你的刀法走的竟然和我是一条路子,也许以后有机会我们也可以切磋下。”红发女海盗的眼睛亮了起来,感觉自己的手也有点痒了。

陈帆被吓了一跳,他的刀法本来就是利用狐假虎威能力从安妮身上偷取的,才一招就已经被正主发现了端倪,真要是跟安妮打上一场肯定会露馅儿,而且狐假虎威的能力每隔三天才能发动一次,每次只有一个小时的生效时间。

陈帆也没法保证下一次自己还能抽到刀术技能。

但是不管以后怎样,至少他是过了眼下这一关。

趁着这会儿海盗们都到的比较齐,安妮直接对接纳陈帆和另外两个新人入伙发起了投票,结果让陈帆没想的是托比居然是最先投出赞同票的人。

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一脸野蛮人的样子,而且刚刚败给了陈帆,但是却出乎意料的讲道理,而且恩怨分明,他觉得陈帆之前只用刀背击中他的肚子是手下留情了,所以这会儿也投桃报李。

而有他起头,其他海盗们对于接纳陈帆也就再没有什么异议了,最终陈帆成功混上了贼船,如愿以偿的见到了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没能见到传说中的寒鸦号。

据说那艘船之半个月前和四艘海军战舰周旋,最终不但成功脱困,而且还击沉了一艘海军战舰,送一艘海军战舰直接回船坞修补,不过作为代价寒鸦号也有一定程度的受损,这会儿正在海盗们的秘密基地里维修。

“我曾经在海盗港口遇到过一个和你有着同样肤色的男人。”

在投票结束后,安妮却没有马上离开回到她的船长室里,而是对刚刚登船的陈帆道,“他告诉我他只是个过客,但是他出现在这里的确有着……某种目的,你呢,你这么拼命的想要来到我的船上,又是为了什么?”

“我……”陈帆张嘴,本来想说是我是为了努力活过六十天,但是话到嘴边他却又咽了回去,因为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改口道,“我曾听过您的威名,知道您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人,而我正好相反,我是一个很胆小的人,我,我想从您的身上学到怎么勇敢起来。”

说完这句话他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的望着红发女海盗。

然而安妮闻言却是摇了摇头,“你想学习怎么勇敢,那你来错地方了,刀法和炮手的技艺或许可以传授,但勇敢这种东西是教不来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有人觉得海盗们都很勇敢,因为他们无惧死亡,在茫茫大海上追踪猎物,和风浪搏斗,甚至敢于和海军作战。”

“无惧死亡难道还算不勇敢吗?”陈帆疑惑道。

“当然不是,”安妮淡淡道,“大部分人都只是白痴而已,他们轻视自己的性命也轻视别人的性命,这跟勇敢根本挂不上钩,充其量只能算是莽撞罢了。”

“啊,那……那什么才是勇敢?”陈帆茫然了。

“真正的勇敢其实源于恐惧。”红发女海盗望着少年的眼睛,“你有没有想过,你究竟在害怕些什么。”

“我……害怕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陈帆讪讪道。

“不,我是说你真正害怕的东西。”

“呃……所有那些我打不过的家伙?”陈帆想了想,握住了拳头,“我要是像张恒和您那么厉害,我就不会再害怕什么了。”

“力量当然重要,但它并不是勇气的来源,因为不管你再怎么锻炼,这个世界上总有比你更强的力量,等到遇上它们你打算怎么办,痛哭流涕的跪地求饶吗?”

“总比我现在这样随便遇到个什么路人黄毛,就痛哭流涕跪地求饶的好吧。”陈帆又想起了三天前的那个傍晚,厕所前自己那丢人的表现,不由气馁道,“我这个人是真的很怕挨打,怕疼。”

“没人不怕疼,但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疼痛更可怕的事情。”安妮道。

陈帆心中一动,他又想起了这些天来他自己的那些后悔和沮丧,它们几乎无处不在,如同潮水般填满了他生活中的所有空隙,就快要把他给吞噬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或许也不会接受之后的邀请,冒着生命危险来参加这场危险的游戏。

而且明知道洛基给他挖了坑,还要往里跳,就算有狐假虎威的金手指,鬼知道他究竟能撑过几轮游戏,陈帆可不觉得自己一个路人甲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每次都能抽到自己要抽的技能。

而红发女海盗的眼睛就像是能看穿他心中的想法,她开口,缓缓道,“看,这就是退缩的代价,记住那时候自己的心情吧,当你下次再想向后退的时候就回想一遍,看看究竟哪种更疼,是敌人的拳头,还是你后退后会让你失去的那些宝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