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师妹初长成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长寿啊,为师昨天传授给你的口诀可还记得?背来听听。’

‘李长寿!炼气士怎么能这么贪生怕死,都不去拼一把,怎么能得到机缘!’

啧,怎么师父变脸变得这么快。

好像这两段记忆相隔了几十年吧,自己刚入门的时候师父是那么的和蔼可亲;而几十年后的师父……

超凶。

李长寿哑然失笑,随后就发觉,自己的道躯似乎在沉睡,此前连续修行的疲倦感还在。

这是……在做梦吗?

好久没做过梦了吧,修为高了之后,睡觉的次数就减少了许多,每次睡觉也都是像这般,因为长时间高强度修行,积累了太多疲倦,哪怕法力保持充盈,也需要睡一觉缓解神魂的压力。

‘老田,老田,你别特么装睡!给老子起来啊老田!’

又听到了那家伙声嘶力竭的呼喊,警笛声由远而近,依然如此清晰……

李长寿面露苦笑,像是在黑暗中转了一次身,直面那些纷沓而来的记忆。

他如走马观花般审阅着一幅幅画面,仿佛是在看另一个人的人生故事。

这个故事中,没有飞天遁地的修士,没有高高在上的神灵。——或许也是有神灵的,只是一直不为人知晓。

故事的主角叫田祖光,发生在一个名为地球的蔚蓝星辰上。

田祖光,从名字也能看出,起名者对他有浓浓的期许,盼着他能为祖上增光添彩。

他也努力了,二十八岁前过得一帆风水,但二十八岁时突然被查出了不治之症……

生命最后一刻,他靠在轮椅上轻轻呼了口气,感觉到了最后一点力气在被抽离自己的身体,意识像是要跌入无尽的深渊。

他心底突然有了浓浓的不甘,就宛若是生命之火最后的那一扑腾,他扶着轮椅的把手用尽全部力气站了起来,但还没来得及向前迈出一步,就直接扑向了地面……

所以就有了这句,来自于上辈子最铁哥们的呼喊:

‘老田,老田,你别特么装睡!给老子起来啊老田!’

记忆戛然而止,出现了少许断档;

这个断档持续了大概三年,后面的画面就变得更加清晰了起来。

一个穿着开裆裤、扎着羊角辫的小男孩奔跑在草地上,然后迅速成长,一直到七八岁那年,被一位老神仙碰到,收做了徒弟……

这大概就是孽缘吧,孽缘。

李长寿轻轻的一叹,将这些记忆封好,放在了心海最深处。

不管如何,这些都是自己最珍视的东西,虽然在被岁月慢慢的磨去痕迹。

不可懈怠,不可松懈,自己周围的环境并不如看起来这么安稳。

李长寿念及于此,就在黑暗中转过身来,感受着自己已经渐渐没了疲倦的身体,灵识铺展在自己身周,发现也没什么异常,一时间也不愿醒过来。

许久未见的惰性出现了吧。

虽然能再活一世挺好的,也很感谢那个为自己开了个后门的、不知道是不是真正存在的‘大神’,但……

能不能给他整个现代生活?

就算现代回不去,那搞个盛唐、强明这种时期的古代也行,他还能安安稳稳的混混日子,开开心心度过一生,顺便三妻四妾什么的。

一下,就给他发配到了一个修仙世界,还是修仙世界中,最冷酷、最无情、最无理取闹的——

上古洪荒!

拜师之后十五年,通过度仙门内的典籍,以及自己师父讲述的各种见闻小故事,李长寿总算弄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大环境。

也就是那天开始,他点亮了‘自闭按键’的绿色按钮。

没错,他来到了后世所说的上古,神话故事传说中的洪荒,降生在洪荒两次大劫之中的一个小时代。

朝着洪荒历史轨迹的前路眺望,巫妖大战的影响还在持续,人族虽然大兴,但妖族余孽的势力还相当强横,且有人族圣母、六圣之一的女娲作保,妖族赖在五部洲各处交界,做着中兴的美梦,跟人族炼气士连年战火。

六位圣人早已经归位,且彼此算计,为了一丁点面皮就能让无数生灵死来死去。

西方教的两位大佬,接引和准提实际控制了灵脉贫瘠的西牛贺州,到处宣扬自己西方教的教义,不断挖道门墙角。

道门三教人、阐、截早已兴起,阐教十二金仙刚刚名声大作,成为了最近几千年炼气士们的讨论热点。

截教万仙来朝的气势也已经摆出来了,各路出身的强人在通天教主的座下聚合,跟阐教这边天天吵来吵去,但好在还没真的摩擦起电。

这是道门最好的时代,三教大兴,三教护持的人族大兴,中神州遍地都是道门的山门,三千大世界中,到处都是三教弟子的踪迹,道门道承传遍三界,元神道和人族炼气士成为洪荒的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