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黄昏时,狄君璞就带着小蕾往霜园走去。那山中曲折的小径,那岩石,那野花遍地,那彩霞满天,以及那山谷中特有的一份醉人的宁静,使狄君璞再度陷入那种近乎感动的情绪里。而小蕾呢,她是完全兴奋了。不时地,她抛开了父亲的手,冲到草丛中去摘下几颗鲜红欲滴的草莓,或者,是一把野花。只一会儿,她两个手都满了,于是,她又开始追逐起蝴蝶和蜻蜓来,常常跑得不见身影。狄君璞只得站住等她,一面喊着:

“别跑远了,小蕾!草太深的地方不要去!当心有蛇!别给石头绊了!”

小蕾一面应着,一面又绕到大石头后面去了,坚持说她看到一只好大好大的黑蝴蝶。狄君璞望着她那小小的身影,心头不自禁地掠过了一抹怛恻。因为要去霜园吃饭,姑妈把小蕾打扮得很漂亮,白色绣花的小短裙、红色的小外套、长统的白袜子、小红皮鞋,再戴了顶很俏皮的小红帽子,颇有点童话故事中画的“小红帽”的味道。孩子长得很美,像她的母亲。大而生动的眼睛,小小的翘鼻子,颊上的一对小酒涡……都是她母亲的!可是,她的母亲在哪里?狄君璞还记得最后那个晚上,美茹哭泣着对他说:

“我爱你,君璞,我真的爱你。可是继续跟你一起生活,我一定会死掉,我配不上你。你放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吧!”

他当时的回答多么沉痛,她能听出来吗?

“我不想用我的爱情来杀死你!美茹,如果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么,你去吧!离开我吧,去吧!”

于是,她去了!就这样去了!跟着另一个男人去了。他表现得那样沉默,甚至是懦弱的。他知道,多少人在嘲笑他的软弱,也有多少人揶揄着他的“大方”,只有他自己明白,他那颗滴着血的心是怎样也留不住美茹那活跃的灵魂的!一切并不能全怪美茹,他能奉献给她的,只有一颗心!而美茹,她生来就是天之骄子,那样美,那样活泼,那样生活在群众的包围里!她说的也是实话,她是不能仅仅靠他的一颗心而活着的!她去了,奇怪的是他竟不能怨她,也不能恨她,他只是消沉与自苦而已。美茹,或者她并没有想到,她的离去,是将他生命里的欢笑与快乐一起带走了,竟没有留下一丝一毫来。

小蕾从石头后面跑回来了,她喘着气,一边跑,手里的野花草莓就一路撒着,她的小白裙子飞开了像一把伞,整个人像个小小的散花天使。但是,她跑得那样急,喘得那样厉害,她的小脸是苍白的。

“爸爸!爸爸!爸爸!”她一路喊着。

“怎么了?”狄君璞一惊,奔过去拉住那孩子。“你又喘了吗?准是碰到什么花粉又过敏了!”

“不是的,不是的!”孩子猛烈地摇着头,受惊的眸子睁得好大。

“是什么?你碰到蛇了?被咬了?”狄君璞慌张地检视着孩子的手脚,“哪儿?哪儿疼?”

“不是,爸爸!”孩子恐惧地指着那块大石头,“那后面……那后面有一个人!”

“一个人?”狄君璞怔了怔,接着就笑了。“一个人有什么可怕呢?小蕾?这山什么人都可以来呀!”

“那个人——那个人瞪着山上我们住的房子,样子好可怕哦!”

“是么?”狄君璞回过头去,果然看到农庄悬崖边的红栏杆和屋脊。这山谷就是他昨日碰到梁心虹的地方。他心中一动,立即问:

“是个女人吗?”

“是的,一个女人!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

果然!是那个名叫心虹的女孩子!狄君璞牵着小蕾的手,迅速地向那块巨石走去,一面说:

“我们去看看!”

“不!不要去!”小蕾瑟缩地后退了两步。

“别傻!孩子,”狄君璞笑着说,“那个阿姨不会伤害你的,去吧!别怕!”

拉着小蕾,他跑到那块石头后面,那后面是一片草原,开满了紫色的小野花,还有几棵耸立着的、高大的红枫,除此而外,什么人影都没有。狄君璞四面打量着,石影参差,树影仿佛,四周是一片醉人的宁静。

“这里没有人呀,小蕾,你一定看错了!”

“真的!是真的!”小蕾争辩着,“她就站在那棵枫树前面,眼睛……眼睛好大……好可怕哦!”

狄君璞耸了耸肩,如果心虹真在这儿,现在也早就躲起来,或是跑开了。他拍了拍小蕾的手,微笑地说:

“不要夸张,那个阿姨一点也不可怕,她长得蛮好看的,不是吗?头发长长的,是不是。”

“不,不是,”孩子忙不迭地摇着头,“那是个……是个老太婆!”“老太婆?”狄君璞是真的啼笑皆非了,心虹纵使看起来有些憔悴,也绝不至于像个老太婆呀!他对小蕾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样子,这孩子夸张描写的本能,一定遗传自他这个写作的父亲!将来也准是个摇笔杆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