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夜好深,夜好沉,夜好静谧。

心虹静悄悄地躺着,倾听着周遭的一切,她已经这样一动也不动地躺了好几小时。她知道,全屋子里的人都在注意她,都在窥伺她,现在,夜已经很深很深了,她料想,家里的人应该都已睡熟了吧?

这是多么漫长而难熬的一个晚上!她的世界竟被几句话辗成了粉碎。首先,是有关“母亲”的那个大秘密,一个被她认为是后母的女人,在二十年漫长的光阴之后,竟一变而为生母!她曾迷失地找寻过母亲,她也曾把梦儿访遍,她曾夜夜呼唤,也曾日日凝伫!她虚拟了母亲的形象,也在脑中勾划了几百种母亲的轮廓,却原来,母亲始终在她身边!二十年来,朝朝暮暮,母亲竟没有离开过她!这可能么?这可能么?她,心虹,她是多么愚昧无知而又盲目呵!

这动摇了她对人生的一种基本的看法,摧残了她的自信。母女相认,给予她的温暖却远没有给予她的痛楚多。而紧接着,她还来不及从这份痛楚里苏醒,一个大打击就又当头落下,这一年多来,她始终自认是个纯洁的少女,也因此,她敢于奉献给狄君璞她那颗真挚的心,却原来,自己早已和人私奔,再也谈不上纯洁和璞真!不但如此,更可怕的,她竟杀了那个男人!她,心虹,她到底是个怎样可怕的女人?

她不怀疑父亲是说谎,不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因为,她了解自己那份热烈如火的情感,爱之深,恨之切!怪不得,她不是在各处都留下过杀人的蛛丝马迹吗?从床上坐起来,她一把抢过床头柜上的一本词选,打开来,她找着了自己的笔迹:

利用感情为工具,达到某种目的的人,该杀!

玩弄感情的人,该杀!

轻视感情的人,该杀!

无情而装有情的人,该杀!

她迅速地合起了书,把它抛在床边。是了!她是个凶手!她早就决心要杀他了!这就是证据!她一定约好他在那悬崖顶上见面,然后乘他不备把他推落悬崖!啊!一个失去记忆的人,茫然地找寻着自己,最后找到的自己竟是个杀人凶手,她该怎么办?啊,怪不得全家谁都不愿她恢复记忆,怪不得镇上的人见了她就窃窃私议,怪不得卢老太太要向她索命……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

她心惊肉跳,额上冷汗涔涔。想想看,自己的手上染满了鲜血,自己的身上,带满了污秽,自己的心灵,充满了罪恶,而今而后,该当若何?她推开了棉被,赤着足走下床来,轻轻悄悄地,她无声无息地走到窗前,站在那儿,她望着外面那黑暗的原野,和广漠的穹苍。

天际,星河璀燦,月光迷离。星河!她想起狄君璞的小诗,她摸索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颗星星!呵,君璞,君璞,我不是你心目中那颗小星星,我只是一块污泥,刻成了星形,镀上了白金,我是个虚伪的冒充者,混淆了你的视线,欺骗了你的感觉。呵,君璞,君璞,善良如你,天当佑你!罪恶如我,天当罚我!

她打了个寒噤,夜凉如水。她极目而视,暗夜中,山也模糊,树也模糊。星也迷离,月也迷离。四周好静,听不到虫鸣,听不到鸟语。只有低幽的风,在原野里徘徊呜咽,穿过树梢,穿过山谷,发出那如泣如诉的声音。她侧耳倾听,忽然间,她听到在那风声中,夹杂着什么其他的声音,低低地,沉沉地,哑哑地,在呼唤着:

“心虹!跟我走!心虹!跟我走!”

她颤栗,她发冷,她又听到这呼唤了!她更专注地倾听那声音,那在一年多以来,经常出现在她耳边的声音:

“心虹!跟我走!心虹!跟我走!”

夜风里,那声音喊得悲凉。是了!她脑中如电光一闪,整个身子都僵硬地挺直了起来。这是云飞的声音!那坠崖的孤魂正游荡在山野间,那无法安息的幽魂正在做不甘愿的呼唤!

“心虹!跟我走!心虹!跟我走!”

他在索命呵!

“心虹!跟我走!心虹!跟我走!”

那呼唤声更加迫切了,更加悲凉了,更加凄厉了!她的背脊挺直,眼光直直地瞪着窗外。

“心虹!跟我走!心虹!跟我走!”

“我来了!”

她对窗外低低地说。是的,血债必须由血来还!我来了!她转过身子,像被催眠了一般,她轻悄地走到门边,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扭动着门柄,打开了房门,她没有惊动任何人。赤着脚,她走出房间,她甚至没有披一件衣服,只穿着那件白绸的睡袍。没有鞋,没有袜,她下了楼,走进客厅。避免去开客厅那厚重的拉门,她穿进厨房,开了后门,走进花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