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半小时后,心虹已经温暖地裹着一条大毛毯,靠在狄君璞书房里的躺椅上了。那毛毯把她包得那样严密,连她那可怜的、受伤的小脚也包了起来,那小脚!当狄君璞看到那脚上的血痕、裂口,和青肿的痕迹时,他是多么的心痛和怜惜啊!赤着脚走过这一段荒野,她经过了多么漫长的一段跋涉!真的,在她的生命上,这段跋涉也是多么艰巨和痛苦,她终于走过了那段遍是岩石与荆棘的地带了。

室内弥漫着咖啡的香味,狄君璞正在用电咖啡壶煮着咖啡。梁逸舟夫妇和心霞都坐在一边的椅子中。老高和高妈已护送那老太太去卢家了。那老太太,在经过一番翻天覆地的哭号和悲啼以后,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般瘫痪在栏杆边的泥地上,只是不停地抱头哭泣,身子抽搐得像一个虾子,当大家去扶她起来的时候,她已不再挣扎,也不叫闹,她顺从地站起来,就像个听话而无助的小婴儿。看着周边的人群,她瑟缩地、昏乱地呢喃着:

“我的儿子,云飞,他掉到那悬崖下去了,你们快去救他呀!”

“是的,是的,我们会去救他!”高妈安慰着,和老高扶持着她,“你先回去吧!”

“那……那栏杆断掉了!”她说,固执地、解释地,“我儿子,他……他……掉下去了!”

“是的,是的,”高妈说着,他们搀扶她走出了枫林。在这一片喧闹中,老姑妈和阿莲都被惊醒了,也跑出来,惊愕地看着这一群夜半的访客。狄君璞吩咐老高夫妇及时把卢老太太送回家,并要高妈面告云扬一切的经过。然后,看到心虹那赤裸的小脚,他就把心虹横着抱了起来,向屋中走去,一面对梁逸舟夫妇说:

“大家都进来坐坐吧!我想,我们都急于要听心虹的故事。”

就这样,大家都来到了狄君璞的书房里。老姑妈一看到心虹的脚那脚正流着血,就惊呼了一声,跑到厨房去烧了热水。他们给心虹洗净了伤口,上了药。又让心虹洗净了手脸,因为她脸上又是泪又是脏又是汗。再用大毛毯把她包起来,这样一忙,足足忙了半个多小时,心虹才安适地躺在那躺椅上了,那冰冷的手和脚也才恢复了一些暖气,苍白的面颊也有了颜色。狄君璞望着她说:

“你要先睡一下吗?”

“不不,”心虹急促地说,不能自己地兴奋着。“我要把一切都告诉你们。”

梁逸舟坐下了,在经过了今天晚上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之后,他的心情已大大地改变了。当他今晚第一眼看到心虹站在那悬崖边上时,他就以为自己这一生再也见不着活着的心虹了。可是,现在,心虹仍然活生生地躺着,有生命,有呼吸,有感情……他说不出自己的感觉,却深深明白了一件事,这条生命是狄君璞冒险挽救下来的。他没有资格再说任何的话,他没有资格再反对,她,心虹,属于狄君璞的了。

吟芳和心霞都坐在心虹的身边,她们照顾她,宠她,抚摸她,吻她,不知怎样来表示她们那种度过危机后的惊喜与安慰。狄君璞递给每人一杯咖啡,要阿莲和老姑妈去睡觉,室内剩下了他们,狄君璞望着心虹说:

“讲吧!心虹。”

心虹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轻轻地啜了一口,她眼里有着朦胧的雾气,身子轻颤了一下,似乎余悸犹存。她再啜了一口咖啡,正要开始述说,有人打门,云扬赶来了。

云扬已经从高妈口中得知了悬崖顶上的一幕,老太太自回家后就安静而顺从,他安排她上床,她几乎立即就熟睡了。听到高妈的叙述,云扬又惊奇又困惑,再也按捺不了他自己对这事的关怀,他吩咐阿英守着老太太,就赶到农庄来了。

坐定了,狄君璞递给他一杯咖啡。心虹开始了她的叙述,那段充满了痛楚辛酸与惊涛骇浪的叙述。

“我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她慢慢地说,注视着咖啡杯里褐色的液体,“我想,我私奔之前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我就从私奔之后说吧。那天我从家里逃出去之后,云飞带我到了台北,他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我们就同居了。在那间房子里,我和他共度了十天的日子。”她蹙紧了眉头,闭了闭眼睛,这是怎样一段回忆呀,她的面容重新被痛苦所扭曲了。再睁开眼睛来,她用一对苦恼的、求恕的眸子望着室内的人,“原谅我,我想尽量简单地说一说。”

“你就告诉我们悬崖顶上发生的事吧!”云扬说,对于他哥哥的劣迹,他已不想再知道更多了。

“要说明悬崖上的事,必须先说明那十天。”心虹说,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来说了。“那十天对我真比十年还漫长,那十天是地狱中的生活。我在那十天里,发现了云飞整个的劣迹,证明了我的幼稚无知,爸爸是对的,云飞是个恶魔!”她看看云扬,“对不起,我必须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