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没有星也没有月亮,只有绵绵的细雨和无边的黑暗。这种夜晚,在几个月前,她认为是静谧而温馨的。一盏台灯,一盘瓜子,一杯清茶,和他静静地对坐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必多说什么,她了解他,他也了解她。等到邻居的灯光相继熄了,他站起来,望望窗外问:

“我该回去了?”

“或者是的。”她答。

于是,他走到门口,穿上那件早已褪色的蓝雨衣,她送他到门前,他微笑着问:“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共度长夜?”

他没有向她正式求过婚,但这句话已经够了。她也从没有答复过这句话,只是淡淡地笑笑。可是,他们彼此了解。等他修长的影子消失在细雨中,她阖上门,把背靠在门上,闭上眼睛,脑子里立即出现无数个关于未来的画面,而每个画面中都有他。

同样的雨,同样的夜,她不再觉得静谧温馨,只感到无限的落寞和凄凉。仅仅失去了一个他,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感到像失去了整个的世界。他,叶昶,这个名字带着一阵刺痛从她心底滑过去。叶昶,这骄傲的、自负的、目空一切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他,似乎还是不久以前的事,虽然已经隔了整整三年了。那时候,她刚刚考进T大外文系,在一连串的迎新会、同乡会、交谊会之后,她已从她的好友李晓蓉那儿知道,男同学们给了她一个外号,叫她作“白雪公主”。她曾诧异这外号的意义,晓蓉笑着说:

“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长得美,皮肤又白,白得像雪;对人冷冰冰的,也冷得像雪,所以他们叫你白雪公主。”

“我冷冰冰的吗?怎么我自己不觉得?”她问。

“哦,你还不够冷吗?”晓蓉叫着说,“不是我说你,馥云,为什么你从不答应那些男孩子的约会?我听说从开学以来,已经有十四个半人碰过钉子了!”

“什么叫十四个半?这是谁计算的?”

“十四个是指你拒绝过十四个人,另外那半个是指我们那位李助教。据说,他曾拐弯抹角地找你聊天,刚说到国立艺术馆有个话剧的时候,你就说对话剧不感兴趣,吓得他根本不敢再说什么了,他们说这只能算半个钉子。”

“谁这么无聊,专去注意这些事情?”馥云皱眉问。

“你知道外文系最近流行的几句话吗?他们说:‘许馥云,美如神,碰不得,冷死人!’大家都说你骄傲,是女生里的叶昶!”

“叶昶?叶昶是谁?”

“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叶昶是外交系三年级的,能拉一手小提琴,并且是最好的男中音。只是为人非常骄傲,据说有个女同学把情书悄悄地夹到他的笔记本里,但他却置之不理,他说他不愿意被任何人所征服!”

“他未免自视过高了吧。谁会想去征服他呢?”

“哈,我猜全校三分之一的女同学都在暗中倾慕他,只是不说出来罢了!如果你见到他,一定也……”

“别说我!”馥云打断了晓蓉的话,“记住,我也不愿被任何人征服的!”

三天后,学校里有一个同乐晚会,因为节目单中有叶昶的小提琴独奏,馥云虽然对同乐晚会不感觉趣,却破例地参加了。由于听到太多人谈起叶昶,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倒想看看这位仁兄到底是一副什么样子。她走进会场时已经迟到了,台上正有两个同学在表演对口相声,她想找个座位,一个在她身边的男同学立即站了起来让她坐,她犹豫了一下问:

“你呢?”

“我喜欢站!”

她坐了下来,那个男同学靠着墙站着,个子高高的,微微地蹙着两道眉毛,用一种不耐的神情望着台上。馥云坐正了身子,台上的人正在说“影迷离婚记”,那装太太的同学尖着嗓子在一连串地说:

“我们真是一舞难忘、一曲难忘、一见钟情,我们经过一夜风流,我就成了未出嫁的妈妈了!”

台下爆出一阵大笑,馥云却听到她身边那让座的男同学在冷冷地说:“无聊!”馥云下意识地望了望他,正好他也在看她,于是,他耸耸肩对她说:

“我最不喜欢这种同乐晚会,一点意思也没有!”

“这人真滑稽。”馥云想。既然不喜欢,干什么又要参加呢?她不禁也耸耸肩说:

“你为什么要来呢?”

“为了叶昶的小提琴!”

又是叶昶!馥云忍不住再耸了耸肩,并且不满地撇了一下嘴,这表情似乎没有逃过那男同学的视线,他立即问:

“你认为叶昶的小提琴怎样?”

“我没听过,希望像传说的那样好!”

“其实并不好!”那人又冷冷地说。馥云诧异地看着他,既然认为叶昶的小提琴不好,为什么又要来听呢?这人一定是个神经病,要不然也是个少有的骄狂的人!他仿佛也看出了她的思想,对她微微地笑了笑,馥云才发现他很漂亮,很潇洒,那股“狂”劲似乎也很可爱。就莫名其妙地回了他一个微笑,他的笑容收回去,却定定地凝视了她几秒钟,然后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