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黄昏。

天边是红色的,圆而耀目的太阳正迅速地沉下去。室内,所有的家具都染上了一层红色,沙发、桌子、椅子和饭桌上放着的晚餐,都被那朦胧的红色所笼罩着。忆陵把最后一个菜放在桌上的纱罩底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望了望窗外的落日和彩霞,她皱了皱眉头,神思不定地解下系在腰上的围裙,把它搭在椅子背上。然后,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她默默地发了一阵呆,猛然,她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

“不行!今晚绝不能去了!绝不能!”

走到客厅里,她的丈夫郑梦逸正坐在沙发里看画报,看到她进来,他不经心地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

“晚饭好了吗?”

“是的,”她说,“等小逸和小陵回来就吃饭!”

“唔。”梦逸应了一声,又回到他的画报里去了。

那画报就那么好看吗?她想问,但到底忍住了,只望着窗子出神。窗外的落日,已被地平线吞掉了一半,另一半也正迅速地隐进地平线里去。她坐在椅子里,双手抱住膝,感到一阵心烦意乱。把头发掠了掠,身子移了移,那份心烦意乱好像更强烈了。

“不行!今晚绝不可去了,绝不可去!”她在内心中反复说着,望着太阳沉落。

梦逸突然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把画报拿到面前,指着画报里的一排西式建筑说:

“你看,我最近设计的房子就想采取这一种,就是经费太高,公司里不同意,怕没有销路,其实大批营造并不会耗费很大,我们台湾的房子一点都不讲究格局、美观,也不要卫生设备,好像马马虎虎能住人就行了!”

忆陵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思想从很远的地方拉回来、又是这样!他的房子,他的建筑,他的设计!什么时候,她才可以不需要听他这些房子啦,建筑啦,什么哥特式啦,这个式那个式呢!她望了那画报一眼,确实,那照片里的建筑非常美丽,但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望着梦逸那等待答复似的脸色,她知道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于是,她不带劲地耸了耸肩说:

“本来嘛,公司里考虑得也对,现在一般人都苦,谁有力量购买这样的房子呢!”

“可是,这房子的成本不过十二三万就行了,假若公司肯少赚一点,标价不太高,一般人可以购买的!而且还可以采取分期付款的办法……”

哦,什么时候可以不听这些房子的事呢!忆陵懊恼地想着。房子!房子!他脑筋里就只有房子!梦逸把画报抛在桌子上,在室内绕了个圈子,仍然继续在发表着意见。忆陵重新把眼光转向窗外,思想又飞驰了起来。忽然,梦逸站定在她面前,审视着她说:

“你在想什么?”

忆陵吃了一惊、有点慌乱地说:“没什么,在想孩子们怎么还不回来!”

像是回答她这句话一般,大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十岁的小逸像条小牛般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边肩膀上背着书包,一边肩膀上挂着水壶,满头的汗,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头发被汗水弄湿了,垂在额前,满脸的汗和泥,忆陵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弄得这样脏?”

“在学校打球嘛!”小逸说,一面跳起来,做了个投篮姿势,然后把书包往地下一扔,嚷着说,“饭好了吗?我饿死了!”

“看你那个脏样子,不许吃饭!先去洗个澡再来吃!”忆陵喊,一面问,“妹妹呢?”

“在后面,”小逸说,得意地抬了抬头,“她追不上我!”

“你们又在大街上追,给汽车撞死就好了!快去洗澡去!一身汗臭!”

“我要先吃饭!”小逸说。

“我说不行!要先洗澡!”

大门口,小陵的小脑袋从门外伸了来,披着一头散乱的头发,也是满脸的汗和泥。她并不走进来,只伸着头,细声细气地说:

“妈妈,我掉到沟里去了!”

“什么?”忆陵叫了一声。

小陵慢吞吞地把她满是污泥的小身子挪到客厅里来,忆陵发出一声尖叫:

“哦,老天,看上帝份上,不许走进来!赶快到后门口去,我拿水来给你冲一冲!”

小陵转过身子从外面绕到后门口去了,忆陵回过头来,一眼看到梦逸悠闲自在地靠在沙发里,正衔着一支烟,在那儿微笑。忆陵没好气地说:

“你笑什么?”

“他们!”梦逸笑吟吟地说,“真好玩,不是吗?看到那个脏样子就叫人发笑,这是孩子的本色!”

当然,孩子的脏样子很好玩!忆陵心中狠狠地想着,反正孩子弄脏了不要他来洗,不要他来忙,他尽可以坐在沙发里欣赏孩子的脏样子,而她呢!忙了一整天的家务,到了这个黄昏的时候,筋疲力竭之余,还要给孩子洗阴沟里的污泥,她可没有闲情逸致来对孩子的脏样子发笑!带着一肚子的不高兴,她跑到后面,给小陵洗刷了一番,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又把小陵的乱发扎成两条小辫子,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可是,当她走进饭厅里,一眼看到小逸正据案大嚼,用那只其脏无比的手抓着一个馒头,狼吞虎咽地啃着。而梦逸却抱着手,站在一边,看着小逸笑。她觉得一股怒气冲进了头脑里,走过去,她劈手夺下了小逸手里的馒头,大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