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时间,很缓慢很缓慢地流逝。对曾家每一个人来说,都有一段漫长的,“养伤”的日子,在这段日子里,大家和欢笑几乎都是绝缘的。只有童稚的书晴,常把天真无邪的笑声抖落在沉寂的曾家大院里。这笑声偶尔会惊动了蛰伏着的人们,引起一些涟漪。但,哀痛是那么地巨大,又迅速地压了过来,把那短暂的笑声,就给淹没了。这样,春去秋来,日月迁逝,三年的时间,就在日升日落中过去了。

最先从悲痛中醒觉过来的人是靖萱,她正值青春年少,随着时间的消逝,她越来越美丽,像一朵盛放的花,每一个花瓣都绽放着芬芳。她逐渐淡忘了靖南的悲剧,常常不自觉地流露出某种梦似的微笑。这微笑惊动了梦寒,不禁暗自猜疑,难道靖萱有什么秘密的喜悦?或者,是有什么人,牵动了她的心?似乎只有爱情的力量,才能让她的眼神中,充满了这样甜蜜的温柔。但是,靖萱养在深闺,根本没有机会和外界接触,唯一的一个人,是雨杭!

这个想法,使梦寒悚然而惊,真的吗?再想靖萱,对雨杭一直是千依百顺,崇拜备至。就算雨杭比靖萱大了十几岁,似乎也构不成妨碍爱情的阻力。这样想着,她的心就隐隐作痛起来。雨杭,三年来,他生活在曾家的屋檐下,总是郁郁寡欢,似乎一直在努力压抑着自己,每次见到梦寒,他的眼中流露的光彩,常常让她耳热心跳。可是,两人除了眼神的交会以外,都很小心地、很刻意地回避着一些东西。梦寒在七道牌坊的禁锢下,是什么都不敢想的。雨杭在恩情道义的包袱下,又能想什么?图什么呢?但是,尽管她和雨杭间,什么都“不能有”,却有一种什么都“似乎有”的感觉,温暖着她那颗伤痛而寂寞的心。现在,一想到这“似乎有”,很可能是自己的误会,她就满心痛楚。接着,她又为自己这种“痛楚”而生起气来。多么可耻的思想呀!她怎会有这样一个不贞的灵魂呢?于是,她拼命把雨杭的名字,逐出自己的脑海。但,那名字就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她竟然逃也逃不掉,避也避不开。这种生活,是一种煎熬,她就在这种煎熬中,苦苦地挨着每一天。

靖萱的苏醒和美丽,并不是只有梦寒发觉了,其他的人也都发觉了。然后,有一天,奶奶突然从靖南的悲剧中,把自己解放出来了。她振作了起来,走出了哀悼的阴影,再度挺直了她的背脊。她把文秀找到房间里,婆媳两个,关着门做了一番密谈。于是,这天晚上,当大家围着餐桌吃晚餐时,她就在餐桌上,兴冲冲地做了一个重大的宣布:

“雨杭!靖萱!你们两个听我说,我有个天大的消息要公布,相信你们也会很高兴的……我决定,让你们两个成亲!”

“哐当”一声,牧白手中的饭碗,落在地上打碎了。奶奶瞪了他一眼,很温和地说:

“你也真沉不住气,连个饭碗都端不牢!没有先和你商量,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雨杭这些年来,在我们家,功劳也有,苦劳也有,我一直想让他名正言顺地成为曾家人!自从靖南死去,我太伤心了,家里的事都不曾好好地想过,今天忽然有如大梦初醒,他们两个,男未婚,女未嫁,郎才女貌,有如天造地设……幸好这些年不曾将靖萱许配人家,想来也是天意如此!”她把眼光转到雨杭脸上,更加柔和地说,“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要求,我们招你入赘,你要改姓曾!反正,你那个江,也不是你的本姓,这点儿要求,你就依了奶奶吧!”

奶奶这篇话,使餐桌上的人,人人变色。只有文秀,是事先知情的,所以,笑吟吟地看着大家。见雨杭脸色苍白,神情惊讶,她有些儿困惑。就笑着对雨杭说:

“你别排斥招赘这回事!这些年来,你在咱们家,还不是和自家人一样!你想想,还有更好的安排吗?咱们不必把靖萱嫁出去,又不必给她找个陌生人来,你呢?本来就是牧白的接班人,现在,更是咱们的继承人了!”

靖萱的脸色显得非常苍白,睁大了眼睛,不知所措。

梦寒飞快地看了雨杭一眼,就不由自主地转开了头。心里像是突然卷过了一阵大浪,翻搅得五脏六腑都离开了原位。是啊,奶奶真是绝顶聪明,才想得出这样的安排,实在是合情合理。想必靖萱会喜出望外,雨杭呢?雨杭也不可能有异议吧?

“你怎么说呢?”奶奶追问着雨杭。“只要你点一下头,咱们就立刻安排喜事!你……说话呀!”

雨杭这才逼出一句话来:

“不!我不能……我不能答应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