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雨杭的暂时离开,使曾家很多的人都松了口气。牧白怀着有关雨杭身世和爱情的双重秘密,已经不胜负荷,整天都提心吊胆,所以,这次是真的希望他早些走。奶奶自从知道雨杭可能是曾家的骨肉以后,对雨杭的感情就非常矛盾,一方面不自禁地要去喜爱他,一方面又不自禁地要去怀疑他。再加上那份隐隐的不安,生怕梦寒和他之间,发生不可告人之事,所以,也弄得整天精神紧张。现在,他走了,她才能定下心来仔细地想一想。梦寒虽然离愁百斛,无限相思,可是,他走了,她总算不必躲躲藏藏,到处避嫌了。也不必连视线眼光都受监视了。更不必害怕,他会从假山后面跳出来,或深更半夜一直吹笛子了。这才有机会喘一口气。

这样,两个月过去了。曾家,不管私下里怎样暗潮满涌,表面上,却相当平静。人人都借此机会,休养着疲惫的身心。

靖萱好不容易,总算挨到放暑假了。这天下午,她又借着学画之便,和秋阳见面了。她和秋阳,从小,就有一个秘密的会面之处,他们称它为“老地方”。那是在一个幽静的小山坡上,有一片树林,林子里有很多的合抱的大树。在其中一棵上面,秋阳十七岁那年,在上面刻下了一株萱草,一个太阳,对她说:

“红楼梦里说,贾宝玉和林黛玉,前生一个是石头,一个是仙草,仙草因石头帮它遮风蔽雨,无以回报,便誓言转世为人,将用一生的眼泪来还!”他指着大树,笑着说,“现在你看,这太阳是我,萱草是你,咱们不像他们那么苦,因为太阳是温暖的,光明的,它会让萱草苗壮成长,朝气蓬勃!咱们之间,没有恩,没有债,没有眼泪,只有爱和阳光!”

说得那么好,怎么可能没有眼泪呢?没多久,靖萱就发现,眼泪和爱情根本是个连体婴,分都分不开的。在他们这些年的恋爱里,她还真的流了不少的泪,因为,她好爱哭,欢乐的时候要哭,离别的时候要哭,害怕的时候要哭,等待的时候要哭,久别重逢时,又忍不住要哭。

现在,两人在树下相逢,靖萱当然又控制不住眼泪了。这年的秋阳,已经念到大三了,再过一年,就要大学毕业了。他早已长成为一个身材挺拔、皮肤黝黑、健康明朗、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了。

两人在大树下一见面,就忘形地拥抱在一起了。秋阳找到了她的唇,就给了她一个又热烈又缠绵的吻。吻完,他才激动地、迫切地说:

“我收到你的信,真是吓得魂飞魄散,奶奶怎么会那么疯狂,居然要把你和雨杭大哥送作堆!还好事情过去了,但是,我的危机意识也产生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远在北京念书,对你鞭长莫及,你家里随时会把你嫁掉,我们一定要想个长久之计才行!”

“眼前这个难关度过了,我就放心不少,反正奶奶已经钻了牛角尖,家里只剩下我这个女儿,她一定会找个人来招赘的!平常的人奶奶还看不上!又要门当户对,又要肯入赘,哪有那么容易找呢?所以,我想,拖到你大学毕业,大概不难,等你毕业了,或者,奶奶会对你这个学历另眼相看,把我许给你也说不定!就像对雨杭大哥一样!雨杭什么都没有,家世,财产,门第……统统谈不上,就是有人才!”她抬头热烈地看着他,“好了!咱们不谈这个了!你,在北京半年了,有那么多女同学围绕着你,你……有没有……有没有……”

“交女朋友吗?”秋阳接口说,“当然有啊,大学里的女学生,和咱们这乡下地方是完全不同的,白沙镇保守得可以放进历史博物馆里去了!北大的女学生,都主动得很呢!有两三个,对我确实不错!”

“两三个吗?”她憋着气说,“她们很漂亮吗?很有才气吗?书念得很好吗?你跟她们到什么程度呢?”

“不过是拉拉小手,散散小步什么的……”

她的脚一跺,眼眶一红,转身就要走。秋阳一把抓住了她,把她牢牢地箍进自己的怀里,他紧紧地、紧紧地拥着她,在她耳边热烈地、真挚地、一往情深地低喊着:

“傻瓜!我的心里面,这样装满了你,无数无数的你,常常让我觉得,只要一不小心,你就会从我心里面,满溢到我的喉咙口,然后,从我嘴巴里掉出来……所以,我必须小心翼翼,万一你掉了出来,我还得把你抱牢,免得摔痛了你,再把你装回心里面去……”

听他说得如此稀奇古怪,她不禁抬起头来,惊奇地瞪着他。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整个脸都绽放着阳光。

“我每天这样忙碌地呵护着我心里那无数个你,你认为我还有时间去交女朋友吗?即使我交了,她们看到我这样魂不守舍,张皇失措的,老是忙着照顾心里的那个你,你认为,她们还会要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