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二天一早,由九太爷带头的曾氏八大长老,全体到了曾家。

他们进了曾家的祠堂,在里面和奶奶,牧白,文秀做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咨商。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然后,雨杭和梦寒被带进了祠堂里。两人抬头一看,只见八大长老威严地在祠堂前方,坐了一排,奶奶,牧白,文秀坐在两边,人人都面色凝重,表情严肃。

梦寒这才明白,她是上了“法庭”,等待“审判”和“处决”。

“梦寒!”九太爷严厉地开了口,他白发飘飘,白须冉冉,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你的婆婆已经向我们揭发了你的罪行,现在我亲自问你一句,你承不承认?”

梦寒低垂着头,被这样“公开审问”,她实在羞惭得无地自容。

“我承认!”她低低地说。

“大声说!”九太爷命令着。

梦寒惊跳了一下,脸色苍白如纸。

“我承认!”她不得不抬高了音量。

“你承认和江雨杭发生不轨之恋情,罔顾妇道,伤风败俗,逾礼越法,紊乱伦常,是也不是?”

梦寒被这样的措辞给击倒了,额上冷汗涔涔,身子摇摇欲坠,还来不及说话,雨杭已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喊着说:

“都是我勾引她的,诱惑她的!你们数落她的罪状,应该都是我的错!你们别审她,审我吧!何必去和一个弱女子为难,要怎么办,就都冲着我来吧!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我在主动呀……”

“放肆!”一个长老大声说,“这是咱们曾氏宗族的家务事,自有九太爷定夺,你没有资格说话!”

雨杭着急地看着这八个道貌岸然的长者,忽然觉得,他们和曾家门外那七道牌坊长得很像,只是,七道牌坊不会说话,而这八大长老会说话。如果自己要去和这八大长老说道理,就好像要去对石头牌坊说道理一样,笨的不是牌坊,是对牌坊说道理的那个“人”!他一肚子的话,此时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梦寒!”九太爷再说,“关于你的情形,我们八大长老已经做了一个决定!因为你的公公再三陈情,咱们才网开一面,给你两条路,让你自己选择一条路走!”

梦寒一语不发,被动地、忍辱地听着。

“一条路,剃度出家,一生不得还俗,不得与江雨杭见面,从此青灯古佛,心无杂念,了此残生!”

梦寒咬紧了嘴唇,脸色更加惨白了。

“第二条路,”九太爷继续说,“以‘七出’中,淫荡之罪名被休,自曾氏族谱中除名,要出曾家门,得从七道牌坊底下过去,向每一道牌坊磕三个头,说一句:‘梦寒罪孽深重,对不起曾家的列祖列宗!’过完七道牌坊,从此与曾家就了无瓜葛,再嫁他人,咱们也不闻不问!”

梦寒睁大眼睛,雨杭也睁大了眼睛,两人都像是在黑暗中见到了一线光明。梦寒这才抬头看了看九太爷,怯怯地问:

“此话当真?只要通过牌坊,磕头告罪,那……就可以还我自由之身?”

众长老冷然地点头。奶奶盯着梦寒,激动地说:

“梦寒!为了维持我家清誉,选第一条路!即使是青灯古佛,你还是书晴的娘,如果你选择了第二条,你和书晴就永无再见之日!”

梦寒惊痛地抬头,哀恳地看着奶奶,凄楚地喊:

“不!你不能这样待我,请你不要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你们都有过失去孩子的痛楚,为什么不能体谅一颗母亲的心?”

“如果你真的爱书晴,你就会为她的未来,为她的荣誉着想,那么,你怎么忍心去选择过牌坊?那是会被万人唾骂,遗臭万年的一条路!”奶奶严肃地说,“选第一条路吧!”

“梦寒!”雨杭急切地喊,“你什么路都不用选!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怎么可以私审私判?”他抬头怒视着八大长老和奶奶,“梦寒目前没有丈夫,她有权利爱人和被人爱!你们停止去膜拜那些石头牌坊吧!停止用人来活祭那些石头牌坊吧!你们看不出来这是很愚蠢很无知的事吗?……”

“雨杭!”牧白急喊,“不得对族长无理!”

“我有第三条路,”雨杭叫着,“我带梦寒走,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跨进白沙镇一步!行吗?”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要断,就要断得干干净净,不管你的看法怎样,梦寒是曾家的媳妇,就要听曾家的安排,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九太爷威严地说,语气和态度都充满了权威,“你就是去告诉省里县里,官府中也要顺应民情!”

雨杭瞪视着九太爷,知道他的话并无虚言,不禁着急大叫:

“梦寒,你什么都不要选,看他们能把你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