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灵珊,你不要发昏!”灵珍坐在床沿上,呆呆地、吃惊地瞪着灵珊,压低了声音说,“如果你是在逢场作戏,我也不管你,反正,多交一个男朋友,也没坏处,但是,如果你是在认真,我反对,坚决反对!”

灵珊坐在书桌前的转椅里,她下意识地转着那椅子,手里拿了把指甲刀,早就把十个手指都剪得光秃秃的了。

“灵珍,”她说,“我把这事告诉你,只因为我们姐妹间从没有秘密,而且,我以为,你和我一样年轻,最起码,不会像长一辈的思想那么保守,那么顽固……”

“这不是保守与顽固的问题!”灵珍打断了她,诚挚地,恳切地说,“我们的父母,也绝不是保守和顽固的那种人,爸爸妈妈都够开明了,他们从没有干涉过我们交朋友,你记得我高中毕业那年,和阿江他们鬼混在一起,妈尽管着急,也不阻止,事情过去之后,妈才说,希望我们自己有是非好坏之分,而不愿把我们像囚犯一样拘禁起来。”

“妈受过囚犯的滋味。”灵珊说,沉吟地看着灵珍。“你和阿江的故事,不能和我的事相提并论,是不是?阿江是个小太保,韦……”

“韦鹏飞也不见得是个君子!”灵珍冲口而出。

“姐姐,”灵珊蹙起眉头。“你怎么这样说?”

“算我说得太激烈了。”灵珍说,沉吟地。“灵珊,你想一想看吧,你对他到底了解多少?认识多少?”

“很多了。”

“很多?全是表面的,对不对?他有很好的学历,很好的工作,派头很大,经济环境很好,这是你了解的。背后呢?他的人品如何?他的父母是谁?他的太太死于什么病?你不觉得,这个人根本有些神秘吗?我问你,他太太死了多久了?”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么可以不知道?”

“提他的太太,对他是件很残忍的事,我想,至今,他无法对他太太忘情。”

“哈!”灵珍更激动了。“提他太太,对他是件很残忍的事,不提他太太,对你就不残忍了吗?灵珊,你别傻,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能去和死人争宠!”

灵珊打了个冷战。

“妈妈常说,人都有一种贱性,”灵珍紧紧地注视着灵珊。“失去的东西,往往是最好的,得不到的东西,更是珍贵的。灵珊,”她用手指绕着灵珊的长发。“你要想想清楚,我不反对你和他交朋友,可是,别让他占了你的便宜,我有个直觉,他是很危险的!”

“他绝不是要占女孩子便宜的那种人,”灵珊不自禁地代韦鹏飞辩护,她的眼光迷蒙地看着桌上的台灯。“事实上,他一直在逃避我……”

“以退为进,这人手段高强!”灵珍又打断她。

“你怎么了?姐?”灵珊恼怒地说,“你总是从坏的地方去想,你不觉得你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

“他不是君子!”

“何以见得?”

“如果他对太太痴情,他不该来挑逗你……”

“他并没有挑逗我!”

“那么,是你在挑逗他了?”

“姐姐!”灵珊涨红了脸。

“好吧,我不攻击他!”灵珍躺了下去,用手枕着头,眼睛看着天花板。“我在想,他的故事里,总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从国外留学回来,发现太太死了,他太太应该尸骨未寒,而他,已经在转另一个女孩的念头了。”她转过头来,望着灵珊,怒冲冲地说,“我最恨朱自清!”

“这与朱自清有什么关系?”灵珊诧异地。

“朱自清写了一篇《给亡妇》,纪念那个为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太太,全文文辞并茂,动人已极……”

“我知道。”灵珊接口说,“最后,却说,他今年没有去上太太的坟,因为他续娶的夫人有些不舒服。”

“我们讨论过,对不对?”灵珍说,“其实,续娶也应该,变心也没什么关系,只不该假惺惺地去写一篇《给亡妇》。我讨厌假惺惺的人!”

“你是说,韦鹏飞假惺惺吗?”

“我不批评韦鹏飞,免得影响姐妹感情!”灵珍说,“我只劝你眼睛睁大一点,头脑清楚一点,你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我告诉你,那个韦鹏飞不简单,绝对不简单!你如果不是逢场作戏,就该把他的来龙去脉摸摸清楚,爱情会让人盲目!你不像我,我还和阿江混过一阵,你呢?你根本没有打过防疫针!”

灵珊瞪视着灵珍,默默地出起神来了,她觉得灵珍这篇话,还真有点道理。虽然有些刺耳,却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她咬着嘴唇,默默沉思。灵珍看到她的脸色,就知道她的意志已经动摇了,她伸手抓住灵珊的手,诚挚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