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在刘家,这是一次极严重的家庭会议。

晚餐之后,大家都坐在客厅里,刘思谦,刘太太,灵珍,灵珊,连十六岁的灵武都列席了。灵珊深靠在沙发中,只是下意识地啃着大拇指的指甲。刘思谦背负着双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像个演员在登台前,要背台词似的。灵珍和灵武都默不开腔,室内好安静。最后,还是刘太太一语中的,简单明了地说:

“灵珊,凭几个月的认识,就冒昧地决定婚姻大事,是不是太快了?”

“我觉得这不是时间问题,”灵珊仰起头来,清晰地说,“认识一辈子,彼此不了解,和根本不认识一样。如果彼此了解,那怕只认识几天,也就绰掉有余了。”

“你知道,婚姻是……”刘思谦开了口。

“婚姻是个赌博!”灵珊冒冒失失地接口。

“什么意思?”刘思谦问。

“爸,”灵珊正视着父亲,一脸的严肃与庄重,她诚挚地说,“你不觉得,婚姻就是个大赌博吗?当你决定结婚的时候,你就把你的幸福和未来都赌进去了,每个参加赌博的人,都抱着必赢的信心,但是,仍然有许多人赌输了!爸,你和妈妈是赌赢了的一对,像高家伯伯和伯母就是赌输了的一对。婚姻要把两个背景不同,生活环境不同的人硬拉在一起去生活,本身就是件危险的事!”

刘思谦站住了,呆呆地望着灵珊。

“没想到,你对婚姻,还有一大套哲学呢!”他愣愣地说,“既然知道危险,你也要去冒险吗?”

“知道危险就退避三舍,那不是你教我们的生活方式!”灵珊望着父亲。

“算了,算了!”刘思谦说,“你别把我搅糊涂,跟我玩绕弯子的游戏!我们在讨论的是你的婚事,是吗?”

“是的!”

“你承认你如果嫁给韦鹏飞,是件危险的事?”

“爸,我是说婚姻是件危险的事。换言之,我嫁给任何人都很危险。但是,嫁给韦鹏飞,是危险最少的!”

“为什么?”

“因为我爱他!”

“灵珊,”刘太太忍无可忍地插进来。“爱情这件事,并不完全可靠,你知道吗?”

“我知道。”灵珊坦白地说,“可能比你们知道的都更深刻。”她眼前浮起了那本“爱桐杂记”,浮起了阿裴,浮起了陆超,又浮起了那条媚人的金蛇。“以前,我总以为爱人们一旦相爱,就是件终身不渝的事。现在,我了解,爱情也可能转移,要做到终身不渝,需要两个人充满信心,去不断地培养。爱情是最娇嫩的花,既不能缺少阳光也不能缺少水分,还要剪草施肥,细心照顾。”

“哦!”刘太太张口结舌,看了看刘思谦。“看样子,她懂得的比我们还多呢!”

“我听不懂什么阳光啦,水分啦!”灵武忽然插嘴说,“二姐,简单一句话,你要去当那个韦楚楚的后母吗?”

灵珊怔了怔。

“也可以这么说。”

“你不用赌了,”灵武说,“你一定输!”

“何以见得?”灵珊认真地看着灵武,并不因为他是个粗枝大叶的小男孩,就疏忽他的意见。

“这还不简单,”灵武耸了耸肩。“你说婚姻是个赌博,别人的婚姻是一男一女间的赌博,你这个赌博里还混了个小魔头,这个小魔头呵……”他没说下去,那副皱眉咧嘴的怪样就表明了一切。

“还是小弟说得最中肯!”灵珍拍了拍沙发扶手,一副“深中我心”的样子。“灵珊,你或许能做个好太太,但是,我决不信你能做个好母亲!”

“楚楚很喜欢我……”灵珊无力地声辩。

“没有用的!”灵珍说,“你又不是没念过幼儿心理学!这种自幼失母的孩子最难教育,你现在是她的阿姨兼老师,她听你,等你当了她的后母,她就会把你当敌人了!你信不信?”

“姐,”灵珊懊恼地喊,“就是你这种论调,使很多女人,听到当后母都裹足不前!你难道不明白,这种孩子也需要母亲吗?”

“真正的母亲和后母毕竟是两回事!”刘太太慢吞吞地说。“有一天,你也会生孩子,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孩子和楚楚之间,会不会有摩擦?到时候,你偏袒哪一个?”

“我可没想那么远!”灵珊烦躁地说。

“你知道婚姻是个一生的赌博,而你不去想那么远?”刘太太紧追着问。“我听阿香说,楚楚死去的母亲很漂亮……”

“她母亲并没有死!”灵珊静静地接口。

“什么?”刘太太吃了一惊。“没死?”

“没死。她只是和鹏飞离婚了,孩子归父亲。”

室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面面相觑,默然不语,每人都在凝思着自己的心事。好半晌,刘思谦冷冷地说了一句: